健康报网首页

“双通道”输送谈判药到患者手中

2021-05-13 10:04:48 来源:健康报
    □首席记者 叶龙杰

    国家谈判药品在大幅降价后进入了医保目录,却有患者反映买不到谈判药。这是国家医保局成立以来大力推进药品目录管理改革、建立健全目录动态调整机制遇到的新情况,也体现了进一步改革的紧迫性。5月10日,国家医保局、国家卫生健康委召开发布会,明确将建立完善国家医保谈判药品“双通道”管理机制,在确保患者“买得到药”的同时,也让患者能够获得报销。

    “先进医保,再进医院”带来新情况

    自国家医保局成立以来,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周期从原来的最长8年缩短至每年1次,甚至一些新药上市当年就被纳入医保药品目录。改革的快节奏,使得更多药品的可及性得到提升,但仍存在部分患者买不到谈判药品的情况。

    据了解,对2018年经谈判进入医保目录的17种抗癌药,国家卫生健康委建立了覆盖1400多家医院的监测网络。监测结果显示,2020年监测网医院配备谈判抗癌药的平均品种数比2019年增加了约15%。与2018年相比,谈判的17种抗癌药在医院的配备量出现大幅度增长,2020年监测网医院平均配备的品种数比2018年增长了75.6%,平均采购量比2018年增长了450.8%。从监测结果看,抗癌药的临床配备量和可及性都在不断提高。

    但不可否认的是,部分药品的配备仍然不充分。4月30日,国家医保局对外公布了19种新版医保目录谈判药品配备机构汇总表。根据汇总表,2020年新准入医保药品目录的19种药品,在配备机构数量上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比如,治疗卵巢癌、输卵管癌或腹膜癌的甲苯磺酸尼拉帕利胶囊,尽管在29个省份有配备,但全国范围内配备的机构数量仅为275个;治疗淋巴瘤的替雷利珠单抗注射液,全国范围内配备的机构数量为100个;治疗黑色素瘤的曲美替尼片,全国范围内配备的机构数量为76个。

    “部分谈判药品出现‘进院难’现象,在一定程度上是深化医保药品目录管理改革的结果。”国家医保局医药管理司司长黄华波指出,改革前,大部分药品上市后“先进医院,后进医保”,有足够的时间经历市场推广、临床使用经验积累、临床专家认可、广泛使用这一过程。改革后,变成了“先进医保,再进医院”,这对医疗机构快速准入和临床医生短期内广泛使用药品提出了更高要求,也造成了部分药品的进院速度达不到群众预期。

    “双通道”确保用得上、能报销

    保障患者合理的用药需求,需要拓宽患者获得药品的途径。谈判药品“双通道”管理机制经地方实践后证明,这一改革确保了患者用得上谈判药且能报销。

    “2017年,在推动36种国家谈判药品落地时,不断有参保人反映买不到药。”四川省医疗保障局医药服务管理处副处长王怡波介绍,为此,四川省将国家谈判药品中价格昂贵、用药人群特定、用药指征明确的药品纳入单行支付管理,执行特定的支付政策和经办服务。药品名单根据国家目录作出相应调整,从最初的37个增加到了目前的88个。

    据介绍,四川省对单行支付药品实行了定点医院、定点药店“双通道”供药报销制度,明确单行支付药品不纳入定点医院总额预算、不纳入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付费范围。同时,全省统一制定单行支付药品的适用病种和认定标准,建立全省协同机制,对各市(州)确定的单行支付药品认定、治疗和供药机构实行全省互认,解决了异地参保人员使用和报销单行支付药品的相关问题。

    “2020年3月,省内特殊药品异地直接结算系统上线运行,参保人员省内异地使用单行支付药品可直接结算,不再垫付费用。”王怡波表示,定点药店设置在医院附近,实现参保人员在医院开处方、到药店拿药并及时结算一条龙服务。此外,定点药店积极开展政策咨询、费用结算、药事指导、送药上门等服务。

    江苏省徐州市医保局副局长黄广振介绍,该市通过“两个供药渠道、一个待遇标准”的办法,即患者可在定点医疗机构和定点零售药店两个渠道购药、享受相同的待遇标准,满足国家谈判药品供应保障和临床使用,有效提升了群众用药可及性。“近年来没有发生因药品供应、使用安全等情况引发的群众信访投诉事件。”

    据统计,河南、湖南、安徽、内蒙古等省份也先后推进“双通道”改革。

    关键在于多部门做好工作协同

    建立完善国家医保谈判药品“双通道”管理机制是个系统工程,涉及处方流转、基金监管、优化经办管理服务等环节,需要各级医保、卫生健康部门加强组织领导、周密部署、细化措施。

    黄广振表示,在落实“双通道”的过程中,患者使用高值药品采取定医疗机构、定责任医师、定零售药店、定输注中心的“四定”管理模式。同步研究制定高值药品经办操作细则和“四定”职责、违规处理办法,保障业务经办标准化、待遇支付规范化。“双通道”下的“四定”管理,有效激发了两定机构和责任医师推进国家谈判药品落地的积极性。

    “对于医疗机构和责任医师来讲,使用国家谈判药品发生的费用在年初基金预算时单独列支,不用再担心其占用总控,避免了病源流失,责任医师的社会影响力和美誉度同步增加;对于零售药店来讲,不仅实现了国家谈判药品销售额的直接提升,还大幅带动了关联药品销售和关联群体流入,药店服务品牌和社会关注度都得到提升。”黄广振说。

    “本次政策的出台,将对患者、药企、药店、医保部门等多方产生积极影响。对患者而言,能在适宜的时间、适宜的机构拿到药品;对于药企而言,不需要挤医院这一根独木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药品政策与管理研究中心主任陈昊提醒,下一步关键在于多部门做好工作协同,“由于社会药房是基于商业化运行管理,对基金运行管理要求更高,对患者自律的要求更高”。

    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国家卫生健康委将继续加强组织管理和工作部署,做好谈判药品在医疗机构的配备和临床使用工作,同时也将配合医保部门落实好“双通道”的相关政策,结合处方流转工作,方便患者在定点零售药店获得所需药品。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健康报"或"健康报网 ** 电/讯"或带有健康报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健康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分享到:
0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公示公告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