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年迈患者和她的高龄家属们

2019-05-15 16:41:15 来源:健康报

我努力地对他们讲解为什么要住院,努力地告诉他们住院有很高的报销比例。有一刻我看到他们的目光亮了一下,但当我很保守地说出住院押金的时候,那期待的目光忽然又黯淡了下来。

夜班,和平时一样,我被各种外伤、腹痛的病人包围着,有点喘不上气来,不过这些我早已习惯。急诊医生基本可以做到一心多用,在此起彼伏的呼唤声中大脑已经经过了层层排查,反馈给我的信息为:目前没有重病人。

下意识地,我站起来看了看门外,想再确定一下,忽然发现在门外的一个角落里,农用车上坐着一个病人,家属正用卫生纸捂住她的头,纸已经被浸成了血红色。本能的我起身走出门外,走近了,发现压住伤口的卫生纸已完全浸透,血还在一滴滴地往下流着。

“年纪?”
“93岁”,家属回答。
“怎么伤的?”
“腿脚不利索,自己摔倒了。”
当我揭开伤口上的卫生纸,血“呼”地涌了出来——大面积的头皮撕脱伤,伤口长约12cm(每个外科大夫的手都是一把尺子),伤口呈弧形,因为伤者高龄,皮肤松弛,皮肤撕开的面积大,已经能看到白白的颅骨了。
迅速还原撕脱的头皮,弹力绷带包扎压迫止血,送至抢救室测量生命体征,开放静脉通道……
还好生命体征平稳,这时我才注意到来的有4位家属,1男3女——儿子、闺女、儿媳、妹妹,最小的看着也有60多岁了,都是双手粗糙,满脸皱纹,一看就是朴实的老农民。
“先照个头部CT吧,现在伤口已经不出血了,排除一下颅内有没有损伤”。我把检查单递给了家属。
“大夫,这个多少钱?”老太太的儿子有些犹豫。
我立刻明白了什么。“照一个吧,现在检查的费用都便宜了,必须要先排除一下,如果脑袋里面有损伤会出现大问题的”。我努力地去缓解家属的顾虑。
儿子看了看他老妈,看了看那3个女家属,去交费了。
回到诊室后,我发现刚才的病人都安静了,没有一个人再催促和抱怨了,有几个病人还关心地问起老太太的伤情。很快诊室的病人少了,老太太检查回来了。
结果很好,颅内并没有出现损伤。
“住院吧,老太太的伤比较重,年纪也大了,住院能恢复快一点,也能降低并发症的出现。”我给出了建议。
其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能猜到了家属的回答。
“大夫,我们不住院,我们家里穷,没钱,您给我老妈上点止血药吧”。我注意到那3位女家属都默默地低着头,我知道他们是真的掏不出钱来。
我努力地对他们讲解为什么要住院,努力地告诉他们住院有很高的报销比例。有一刻我看到他们的目光亮了一下,但当我很保守地说出住院押金的时候,那期待的目光忽然又黯淡了下来。
“大夫,我们还是不住院了,您就帮帮我们吧,这是我们剩的钱,一共不到600块,都交给您,您帮帮忙吧”。大儿子用哀求的眼光看着我。
93岁的老太太也一直在摆手,要回家。
“用不了这么多钱,我给您缝合伤口”,说出这话的时候,我忽然又有点后悔了。
“谢谢您,谢谢您,真是麻烦您了”,这次是儿子和3个女家属一起回答我的,我看到儿子笑了,快70的老爷子笑得跟个孩子一样。
我哪里还有退缩的理由?
“但是”,我补充道:“缝合完伤口让老太太在急诊观察一个晚上吧”。
我本以为家属会爽快地答应。
“我们还是回去吧,家离得远”,儿子有些支支吾吾。
“一个晚上没有多少钱,您的钱够用。”我知道他们是怕负担不起费用,于是赶紧补充道。
经过4个家属的短暂商量,还是决定要回家。我交代好了病情和一些可能出现的后果,家属表示都理解,并签了字。
600块钱,缝合伤口,伤口为撕脱伤,长约12cm,活动性出血,麻药,口服抗生素,止血药,破伤风,一共下来多少钱?
我把手术费收到了最低,把所有术中用来止血的用品全改成了结扎止血,因为缝合线是不收取费用的。
手术很快地在进行着,为了减少出血,我们在加快速度,并没有慌乱,但我还是不小心被缝合针扎到了手。
手术门开的一瞬间,四位家属全部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种感激,没有经历过你永远也不会理解。
然后我就盼着老太太破伤风千万别过敏,因为免皮试的破伤风费用很高。半小时后,皮试结果阴性,我松了口气。
“留一晚上,观察观察,明天早上再回去吧”。我再次建议,“这么晚了回去也不方便啊!”
“不了大夫,谢谢您,我开农用车来的,还是回去吧,您放心,老太太有什么事我们都不会怪您的,我们一家子都谢谢您,给您添麻烦了”,儿子回答着。
这时候我忽然意识到,老太太为什么披着军大衣,裹着厚厚的被子。
电视剧《急诊科医生》里第1集,当江晓琪看到何建一处理一个手外伤的病人时,指责何建一做法不对,何建一建议对受伤的手指直接截指,因为他看到伤者是农民工,接断指费用高,成活率低,有可能最后花了钱没有保住手指还是要截指。而刚从美国回来的江晓琪建议还是要尝试手术接指,哪怕有一线机会也要保住手指,因为伤者是家里的顶梁柱,是家里的唯一经济来源。
其实他们的建议都是好的,但是最后还是要看病人自己的决定。
就像这个老太太,我已经告知了一切可能,然后我尊重家属的决定。我想着这些的时候,门被轻轻推开了,老人的儿子进来了:“大夫,谢谢您,我们一家子感谢您,我知道您给我们省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健康报"或"健康报网 ** 电/讯"或带有健康报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健康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分享到:
0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