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人间世》告诉我:如何努力地好好生活

2019-04-16 14:53:28 来源:健康报
  《人间世》播出结束,在豆瓣上再次收获了9.6分的好成绩。对《人间世》第二季总导演之一、制片人范士广而言,这一季亦承载了自己和团队更多的心血。近日,面对记者,范士广讲述了很多《人间世》背后的故事,并分享了这两年拍摄过程当中的体悟与思考。——编者

  我们要探讨什么

  2017年4月,第二季《人间世》开始拍摄,一共有10集。2019年1月1日,《人间世》开始在东方卫视和网络平台上同时播出,播出期间刚好赶上春节。

  “很多人诧异,《人间世》适不适合在喜庆的节日里播出?我们那个时候也很矛盾。”范士广说,但后来他跟同事们商量,每一集虽然都有一个悲伤的故事,但那也是爱的故事。

  10集《人间世》,每一集都有个抽象的名字和绚丽的海报,让人难猜背后究竟藏着怎样的故事。但编导们跟着一个个家庭,辗转全球、跟拍纪录的脚步,范士广记得很清楚。

  第一集《烟花》,讲的是得了骨骼瘤的患者,如何用自己的天真去对抗病魔。第二集《生日》,编导们在医院妇产科蹲守了一年多时间,“拍了形形色色的母亲,以及她们为了想要孩子付出的伤痛”。第三集《呼吸》,编导们在无锡市人民医院拍了一年的时间,讲述尘肺病人的故事。第四集《命运交响曲》,团队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的医患纠纷接待室,拍了整整一年多……“这也是媒体第一次深入医院这么内部的部门,去看医患纠纷。”范士广说。

  2年的时间,9个摄制组,50个人,200多个拍摄对象。《人间世》开播前,范士广准备了一张写满了名字的字幕,上面的人名是拍摄中一部分主人公的名字,也是范士广两年来的朋友。“但如今,再看这张字幕,很多人名都要画一个框,他们已经离开了人世。”这对范士广来说,是另一种煎熬,“整整两年的拍摄当中,摄制组送出去的花圈就有十几个。”

  在制作的过程中,范士广也开始反复思考——第二季《人间世》要探讨什么?“谈情怀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但也是很廉价的一件事。”他意识到,在这个泛情怀的时代,只讲情怀并不够,“我们可以比谈情怀再高一点,在《人间世》中,对公众进行死亡教育。”

  谈死亡,是在谈论当下的生活

  “《人间世》绝不只是一个冷冰冰的医疗纪录片。”范士广说,“它永远在歌颂人类崇高的情感,和人与人之间的善意。我们需要对这个世界表达善意。”

  比如第三集《呼吸》。范士广说:“摄制组讲的不仅仅是肺移植、技术如何高超、疾病如何凶险,其实讲的是父与子之间的情感,这其中折射出我们中国人的死亡观。”片中,父亲得了尘肺病,儿子一定要救父亲,把车、房都卖了,凑了60万。所有的家人都反对,包括他的父亲,父亲说:“你不要救,你不要给我换肺,换了之后如果感染,我可能死得更快。”

  但儿子坚持给父亲换肺,手术很成功,但在ICU住了10天后,父亲还是走了。“我们印象特别深刻,拍摄的现场,母亲仰天长啸说,老天爷,你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我们全家都是特别善良的人,为什么这样对我?”范士广和同事的内心,无一不受着震动。

  每次《人间世》更新的时候,范士广和同事们都会上微博搜索关键词,看看观众们的反应。

  很多人说:“哦呦,太惨了。不敢看!”也有一些人说:“你们拍那么多凄凄惨惨的故事干嘛?”范士广不解:“很多人对于真相的逃避,是不是已经成为了一种共识?”大家并不想看到真的有女性为生孩子豁出了性命,不想看到尘肺病人背后的社会伤痛,不想看到阿尔兹海默病人所面临的养老困境……

  “因为,这些赤裸裸的现实摆在面前,我们很难有勇气去面对。”范士广说,但《人间世》必须反映这个时代,记录这些难题,从而让人有所思考。“因为它和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范士广很庆幸,自己能在三十多岁的年纪,用自己的全部精神去拍了这样一部纪录片,做了一件最值得的事。

  经常有媒体采访他时问:“你们做《人间世》有什么感触?”这个问题,范士广慢慢寻找到了答案。他构建了一个场景。一个人去医院看病,上午刚刚被医生告知得了绝症,接下来“他要做什么事?他接下来的生活要干什么?”范士广说,“当然是吃午饭了。他即使想,我的病怎么办,也肯定要想,我中午吃什么,我的孩子中午吃什么。”

  在范士广看来,这些看似细枝末节,实际具象的事,是我们跟这个世界的连接。“我们在谈死亡的同时,其实更多的是要去谈论我们当下的生活。死是每个人的终点,认真度过中间的过程才具有积极的意义。在生死无常的世界里面,我们其实能够做的是好好努力地生活。”

  有缘遇见这么多人,体会逆境中释放的力量

  抛开生死,《人间世》还在讲述着人类最普遍的情感。

  “将近两年,我们拍了四十多个中国家庭的故事。”范士广细数着拍摄的一幕幕。儿子得了尘肺病,父亲挨家挨户借钱要给儿子换肺。儿科医生朱月钮为了抢救病人几天几夜没有回家,突然失声痛哭,觉得愧对自己的女儿。范士广在想,原来谁都难逃中年女性职场的尴尬。精神病院里的老阿姨给摄制组看她收到的一封封情书:“天高地阔,比翼齐飞,人面不知何处去,余心依旧爱斯兴。”范士广说,情书句句真情,她告诉我们无论身处何地,爱情总会生根发芽。

  在看素材的时候,范士广尽量保持专业视角,很少触动真情。第八集《儿科医生》中一段发生在ICU里的故事,让范士广潸然落泪。“我从来没想到,在冰冷的ICU里会发生这么温暖的对话。”

  ICU里,一个小姑娘躺在床上,她心情不好,想离开ICU,回去找小伙伴。这个女孩在前一天眼睁睁地看到了同房一个孩子的死亡,受到了刺激,心里害怕得不得了。她跟妈妈说:“我情愿在家里疼死,我也不要进去了!”她本来疼得拉不出大便,但在护士跟她说“拉不出就不能走”后,她竟然忍着剧痛拉出了便便。

  她一看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小儿重症监护室的主治医师朱月钮,就兴奋地说:“阿姨,我拉出屎来了,我明天能走了吗?”朱医生看着这个小姑娘,摸着即将入睡的她,慢慢地跟她说了生与死。

  “树上的叶子会掉下来,但有的树上的叶子还是长着的。那些掉下来的叶子,是因为它们坏掉了,或者是因为没养分了,所以才掉下来。但是更多的叶子会长在树上,你是会长在树上的那个。你会好好回家的。”朱月钮俯下身,说完了这段话。

  那天,范士广第一次看这段素材。“这不仅仅是一个医生对一个小患者的安慰,我更认为这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安慰。”范士广说,这种对话在日常的生活当中非常稀缺,我们很少会有机会谈出这么严肃的问题,但在医院可能每天都会发生这样的对话。

  “我们有缘分遇见这么多人,体会他们在人生逆境当中所释放出来的力量。”随着《人间世》的播出和收到的探讨,范士广体悟着,他意识到,在日常生活当中大家彼此相仿,而在逆境当中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性。“这么多人的生命,其实教会我的,教会我们所有编导的就是,如何努力地好好生活。”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健康报"或"健康报网 ** 电/讯"或带有健康报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健康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分享到:
0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