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我在南极当队医

2019-04-08 16:35:32 来源:健康报
  □通讯员 贾忠英 本报记者 王运卓

  3月12日,中国第35次南极考察队完成考察任务,乘“雪龙”号极地考察破冰船返回上海。考察队由349人组成,其中唯一的青海人——青海省人民医院骨科主治医师祁腾民,作为这次南极考察内陆科考泰山队的队医圆满完成医疗保健任务凯旋。日前,祁腾民接受本报记者采访,讲述了他在南极的亲身感受。

  穿越“魔鬼西风带”

  在经过西藏地区高原培训以及青海省人民医院各种急救知识和高原病诊治能力的培训后,2018年11月2日,祁腾民跟随南极考察队出征了。

  大海的真正考验来了!“雪龙”号行驶到素有“魔鬼西风带”之称的南纬40度至60度的海域,这里邻近南极大陆,海面上常年盛行五六级的西风,四五米高的浪涌,使船舶航行异常困难,也给队员带来了难以想象的不适感,即使是身经百战的船员也饱尝了晕船的滋味。

  “那几天船舱内的东西都要用绳子捆好,以防来回滚动。晚上睡觉时根本不能侧身,因为海浪大得足以让你从床上滚下去,睡梦中都会下意识地抓住床边的把手,以至于第二天起床时,手和胳膊都是僵硬的。”祁腾民对此印象深刻。不久,同宿舍的队友在连续几天晕船呕吐后卧床不起。“估计有点电解质紊乱。”祁腾民判断。经过商量,他们给晕船的队友挂了点滴,情况才有所缓解。“晕船的滋味真不好受!”

  向南极内陆挺进

  11月30日,“雪龙”号在冰原中破冰前行。当天中午,祁腾民和队友乘坐直升机降落到被冰原包围的中山站。白茫茫的世界中,中山站的身影显得有些孤独。“不得不说,它的建立是这个荒凉世界的奇迹。”望着站里工作人员被晒伤的脸庞和发紫、满是水泡的嘴唇,由衷的敬意在祁腾民心中升起。

  第二天,他和队友去冰区干活,任务是打扫站里各种功能的集装箱舱室,清理油罐上的积雪。南极的紫外线很强,不戴墨镜根本睁不开眼睛,晒一会儿皮肤就感到火辣辣的痛。

  12月18日,祁腾民所在的车队从中山站向南极内陆挺进,目标是泰山站。泰山站位于中山站与昆仑站之间的伊丽莎白公主地,科考界里有一句话——“没到过内陆的人,就没有真正去过南极。”这是最具挑战的一段行程,是南极广袤的无人区。出发车辆排成“一”字,队员们都换上了中国红的内陆连体服,一个个显得威猛无比,这颜色和中山站上空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遥相辉映,自豪感油然而生。

  精湛医技赢得赞誉

  极昼,从祁腾民踏入南极大陆的2018年12月3日就开始了,持续74天。其间,队员们睡觉只能拉好窗帘、戴着眼罩,而这丝毫没有影响大家的干劲。

  12月23日中午,一名科考队员右手第二掌指关节出现外伤性损伤,祁腾民为其检查后,诊断为关节急性损伤,他立即用云南白药气雾剂和简易夹板为队员临时固定,大家继续行程。当天晚上扎营后,祁腾民再次为受伤的队员进行处理。

  12月25日,车队到达泰山站,另一队科考队员继续向昆仑站前行。留在泰山站的祁腾民和队员们一起开始工作。这里海拔3000米,一些队员出现了冻伤、缺氧和高原反应。白天室外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至零下30摄氏度,有时地表温度甚至达到零下40多摄氏度。“如果在室外吃面条,不到1分钟,面条就会被冻成一根根‘冰棍’;脱下手套照相,四五秒后手指就没有感觉了;迎着风根本无法呼吸,防护面具上结满了冰。”在这里,科考队员们还遇到了长达12天的暴风雪……

  在泰山站工作期间,一名科考队员被重物砸伤右侧胸壁,由于条件有限,祁腾民及时给予简易胸廓固定带固定等对症治疗。随后,伤者前往中山站做X线检查,由于前期处置得当,后来恢复良好。

  “我是青海省人民医院派出的第六名南极科考队医,前辈们无私奉献的精神感召着我,也深深影响着我。能够圆满完成此次任务,作为医生,我不辱使命,作为中国人,我无比自豪!”在南极工作期间,祁腾民以严谨的态度、精湛的技术赢得科考队员的赞誉。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健康报"或"健康报网 ** 电/讯"或带有健康报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健康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分享到:
0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