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老教授的心声:“此生从医,无怨无悔”

2019-01-14 16:19:56 来源:健康报
  近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举行终身荣誉教授授予仪式。汤钊猷、陈灏珠、杨秉辉、王玉琦、诸俊仁、吴肇汉、周康荣、王吉耀、郑俭璧共9位专家获得中山医院这一最高荣誉。仪式现场,老教授们追忆往事,倾吐心声,令人感动。

  从1994年至今,中山医院共授予22位专家“终身荣誉教授”。“他们从事的领域和工作岗位不同,但都彰显了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的精神,是大家学习的榜样。”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山医院院长樊嘉说,“一名优秀的医生除了有精湛的医疗技术,还应有厚重的医学人文精神,才能走得更远、飞得更高。”

  仪式现场,老教授们追忆往事,倾吐心声,令人感动。

  “这种享受是医生独有的,其他人感受不到”

  “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灏珠最喜欢鲁迅的这句诗,他赞叹说,“真是胸怀广大,气象万千”。作为中国现代心脏病学主要奠基人之一,一生培养博士后、博士、硕士研究生多达79位的他,又何尝不是胸怀广大。而与他一同站在台上的那些老教授,也何尝不是气象万千?

  “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中国工程院院士汤钊猷说。他在国际上最早系统提出“亚临床肝癌”概念,使肝癌手术切除后5年生存率提高一倍,肝癌从“不治之症”转变为“部分可治”,为无数患者带来生的希望。他始终记得,刚刚从事肝癌研究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在5分钟里接连“走”了两位病人。他说,那一刻,“永生永世都忘不了!”从1968年开始,他在图书馆查阅文献,一看就是5年——每天一下班就去,雷打不动,直到图书馆关门。

  他的努力付出与刻苦钻研终于有了回报。“医生首先是一个奉献的职业,但奉献中也有享受。去年,我去昆明看一位病人——103岁的老寿星,是我40多年前给他开过刀的肝癌患者。像这样的病人可以活到103岁,对我来说,是一种很大的享受。这种享受是医生独有的,其他人感受不到。”他笑着说。

  “把要做的事情做好、做得像样”

  “大家都知道动脉粥样硬化主要是因为脂肪多了,所以要研究血脂。但在早些年,医院还没有专门的心内科的时候,国内对此没有比较权威的研究,我们就很看重这件事。我只要感兴趣的东西来了,精神马上就好了,就算少睡几小时也没关系。”中山医院心内科教授诸骏仁笑着说。2007年,他们的心血汇聚成中国第一部血脂指南——《中国成人血脂异常防治指南》。作为中国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GCP)起草人之一,他最早致力于推动我国药品临床研究与国际接轨。“如果有精力的话,我还要再做一点有意义的事。”他说,“这一辈子都是这样过日子的,就是希望把要做的事情做好,做得像样。”

  诸骏仁的执着,也是很多老教授的坚持。“我高三时看了电影《李时珍》,非常感动,觉得学医很好。”中山医院外科教授吴肇汉回忆起自己学医的原因。成了外科医生后,他们发现,病情比较简单的病人治疗后就能恢复,但有些病人情况非常复杂,不能吃、不能喝,怎样维持营养状态?面对这一难题,吴肇汉全身心投入临床营养研究,创造性采用家庭肠外营养支持方法,使小肠缺失患者健康生存长达30年,创造世界先例。

  “中山医院80余年发展和进步,离不开这些教授几十年如一日的奉献,离不开他们培养下一代医生和人才所付出的心血和努力。医院设立终身荣誉教授,也是希望将‘一切为了病人’的理念传承下去。”中山医院党委书记汪昕说。

  “做医生,一生要经历无数大大小小的战役”

  “我考研究生到中山医院,跟随导师进行心律失常临床研究,随后参加了卫生系统组织的第一场‘大战’——消灭血吸虫。我是做心血管研究的,为什么要参与这个?因为那时用的驱虫药是锑剂,锑能杀灭血吸虫,但同时也会对人的心脏造成损害,锑剂中毒会引发‘阿斯综合征’,引起心律失常,如果不抢救会非常危险。那时,在整个江南地区,我们这个抢救组是最强的,还带动当地人一起,救了不少人。到现在,我们还记忆犹新。”中山医院老院长王玉琦教授回忆,“做医生,一生要经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役。”

  作为血管外科专家,王玉琦教授开创了国内首家血管杂交手术室,对我国腔内血管外科发展有突出贡献。而作为医院管理者,他又带领医院经历众多突发事件的考验。“我还记得2003年非典,我们呼吸科、急诊科……从上到下,所有同事,没有一个请病假说不来了,大家都做出了牺牲的准备。确实如此,如果传染了、死了,那是‘死得其所’——我这样告诫自己。”他说。

  而在中山医院另一位老院长杨秉辉教授看来,他的一生也是“转战”多个“战场”。他创建了国内第一个心血管病毒研究室,还在中山医院建立了全国唯一的全科医学科。近年来,他致力于医学教育工作,在青少年中播撒医学的种子,同时大力推动医学科普和健康教育。

  “我在中学时得过一场病,治愈后,我感到医学非常神奇,从此立志做一个医生,治病救人——用我的知识、我的精力、我的能力,解除病人的痛苦。后来做了院长,我也从没有脱离过临床。退休后,我集中力量做科普。因为医学比较艰深,而我现在有的是时间,所以想把医学普及给民众。”杨秉辉教授说,“中山医院一直坚守为民众服务的精神,从没有动摇——我也是这样。如果重新让我选择职业,我还是会选择做医生。”

  “此生从医,无怨无悔。”这正是杨秉辉教授的人生格言,也是在场所有老教授的心声。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健康报"或"健康报网 ** 电/讯"或带有健康报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健康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分享到:
0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