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健康精英汇——凝聚共识 引领医改
  医改攻坚,时不我待。作为改革的先驱者,公立医院尤其是大型公立医院院长们,在改革与发展中所做的每一个决定、推行的每一项措施、推进的每一个变革,都会在医改的历史回廊中留下印记。为有力推进医改和卫生事业的健康发展,健康报社定于2015年9月18日~19日在湖北省武汉市举办第二届大型公立医院发展高峰论坛。论坛由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承办。
  本届论坛的主题为“改革、发展、创新”。围绕主题,论坛将邀请国家卫生计生委官员、上海申康医院发展中心和北京医管局主要负责人、二十余位国内顶尖大型公立医院院长,就深化公立医院改革的难点热点问题展开深度研讨,并给出政策建议。
精彩演讲  
医疗服务价格将部分放开
“不可能把所有医疗服务价格全部政府定价,部分价格要放开。”国家卫生计生委体改司相关负责人在论坛上表示,随着定价机制变化,医保支付标准如何制定是当前需要解决的问题,近期相关部门会就医保支付标准出台指导意见。
公立医院平均住院日考核将发生重大改变
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医疗资源处处长焦雅辉透露,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文件将在近期出台。其中为配合分级诊疗体系的建立,公立医院考核指标将进行调整,三级医院门诊量不再作为考核正向指标,三级医院平均住院日必须低于二级医院。
申康十年
上海申康医院发展中心主任陈建平回顾了申康十年办医经验。申康既是公立医院国有资产投资、管理与运营的责任主体,又是政府办医的责任主体,同时,按照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原则,积极探索对公立医院实行非行政化、灵活高效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使医院成为独立、非营利性的医疗市场主体。
北京医药分开改革试点
北京市医管局局长封国生表示,自2012年7月分别在友谊、朝阳、积水潭、天坛、同仁等5家医院开展医药分开试点以来,改革效果显著,门诊患者次均医疗费用减少54元,下降12.6%;次均药费减少83元,下降27.6%;住院患者例均医疗费用减少1706元,下降9.6%;医院药占比下降10个百分点。
武汉协和医院
武汉协和医院院长王国斌在论坛上介绍了医院近5年发展思路:立足本部,优化布局,深化改革。目前,医院正在着力打造疑难重症中心,完善医疗服务体系,探索现代管理制度,改善看病就医体验。
大数据时代,医院在医疗质量和患者安全方面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院长王杉作为分论坛主持嘉宾,与解放军总医院院长任国荃、北京天坛医院院长王晨、北京协和医院副院长王以朋、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院长郭小毛、健康报社社长邓海华,就大数据时代,医院在医疗质量和患者安全方面面临的机遇和挑战进行探讨。
大数据时代与医疗质量安全
解放军总医院院长任国荃介绍,301医院联合多家大型医院,围绕15种重大疾病,集成5年诊疗资料,启动重大疾病临床诊疗大数据服务体系建设。基于这些数据可以进行相关疾病信息检索、分析,在推动疾病诊治的同时,实现早期干预,避免疾病的发生发展,为患者谋得更大福祉。
大数据时代与医疗质量安全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院长王杉说,大数据时代,医院更有能力在患者、药品,设备、手术流程管理等方面实现全面质量管理,包括全员追踪、全程追溯、科学统计分析、个体化纠正。如何利用大量的数据,从中总结规律,用于健康、疾病诊疗,是我们面临的巨大的机遇和挑战。
大数据时代与医疗质量安全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院长郭小毛介绍,肿瘤防治的数据库建设,更加强调规范性,以期实现肿瘤的精准预防、诊断和治疗。大数据建设不能由一家医院来做,要多中心,甚至全国联合建立,这样才会有意义。
大数据时代与医疗质量安全
北京协和医院副院长王以朋介绍,医院管理的数据应用也非常多,协和医院正在开发科研电子病历,希望以后不同专业学科带头人都能保存门诊或住院患者的有效数据,完善科研电子病历全流程管理。在大数据利用过程中,他特别强调,要注意保护好病人隐私。
大数据时代与医疗质量安全
北京天坛医院院长王晨说,要以开放、包容、学习的态度,先易后难地进行探索。在采集和移动交换的基础上,实现人工智能分析。首先要做好标准数据单元和数据规范,否则无法实现数据交换和共享。其次,医学和IT复合型人才奇缺,呼吁在大学课程中设立医学信息学专门学科。
下午,论坛继续。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院长李为民作为分论坛主持嘉宾,与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院长刘玉村、浙大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院长王建安、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郑州大学附属郑州中心医院院长郝义彬一起探讨如何放大优质医疗资源。
放大优质医疗资源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院长刘玉村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资源是没法扩大的,现在采取的某些办法,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扩大资源,而是在稀释和分散资源。他认为,优质的资源,应该培育和内生的。特别是在人才培养上,大医院要修炼好内功,发挥示范作用,下级医院更要舍得花功夫,舍得花力气。
放大优质医疗资源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院长李为民介绍了自己的探索:一是发挥优质的教学资源,建立人才培养基地;二是在线在位相结合,推广适宜的医疗技术;三是采用核分裂的效应,放大医疗服务的能力;四是利用互联网+医疗助推医疗资源的放大;五是以需求为目的,积极推动医疗资源下沉。
放大优质医疗资源
浙大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院长王建安表示,优质资源下沉,首先要统一同质化的医生培养体系,其次要避免用行政思维决定医疗资源分布,再就是要解决利益分配问题,真正建立利益纽带。
放大优质医疗资源
“大家为什么要往大城市大医院跑?关键问题是信任问题。”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说,为此,北京儿童医院分了几步走:首先是把北京三级医院的儿科联合起来,其次推出全国省级的儿科医联体。在帮助当地儿科的医疗水平提高的同时,百姓的信任度也会随之提升。
放大优质医疗资源
郑州大学附属郑州中心医院院长郝义彬认为,做分级诊疗,区域性的中心医院同样可以发挥作用。通过培育放大优质资源,客观上是带动了区域的发展,为医改服务,实际上也是促进了医院的发展,这两者完全可以结合起来。
互联网+医疗服务会给大医院带来哪些机会和挑战?
互联网+医疗服务会给大医院带来哪些机会和挑战?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院长郭启勇作为分论坛主持嘉宾,与浙大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院长赵作伟、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王海峰、东软集团副总裁姚勇一起展开探讨。
互联网+医疗服务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院长郭启勇说,作为一个医疗人,他觉得互联网作为工具和平台,进一步和物联网结合,将大大改善患者的就医感受,提高医护人员的工作效率,极大的提高管理的效率,释放优良医疗资源。
互联网+医疗服务
浙大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介绍,从2014年开始,医院在门诊流程改造、远程医疗、互联网自媒体、互联网+物联网、健康云平台等多个层面借助互联网发力。“医院管理和医疗技术的发展,都离不开互联网。你如果失去互联网的机会,赶上人家都很难。”他说。
互联网+医疗服务
作为数字化医院改革的实践者之一,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院长赵作伟认为,医院的基础信息化平台建设,和“互联网+”概念一样,同样应该引起足够的思考,如果这两个能更好的结合起来,无论是互联网+医疗,还是医疗+互联网,都会给这个时代带来更多的变化。
互联网+医疗服务
作为医院管理者,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王海峰坦言,互联网+的时代,最担心的是信息安全问题。“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他说,无论是在医院的信息化建设,还是未来移动医疗建设,医院都应该有足够的投入,做医院自主的品牌,保证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参与度。
互联网+医疗服务
尽管近年来医院信息化发展迅速,但“信息孤岛”情况仍在增加。东软集团副总裁姚勇表示,他们曾对100家医院做过调研,发现只有7%-8%的医院,能把门诊病人信息与住院嘻嘻系统相连接,或者将网络信息与院内信息相对接。大部分的信息,依然处于相互孤立,互不联系的状态。
医疗人才培养与激励
武汉协和医院副院长姚尚龙说,人才培养永远是医院发展的重中之重。凡是学科发展做得好的,一定是有优秀的领军人才,这对我们在座的每位院领导都是一个启发。人才培养过程中不可避免会遇到难点问题,我们思考、探索,希望能为医院发展做出贡献,也希望能为医改探索一条新路。
医疗人才培养与激励
针对骨干人才的培养,武汉同济医院党委副书记胡俊波说,医院提供各类出国学习机会,比如设立国际交流基金,每年拨款数百万元,资助骨干出国留学;设临床新技术国际交流基金,资助临床工作人员到海外学习新技术。同时执行双轨制两步走职称晋升办法,以提高医生临床业务能力。
医疗人才培养与激励
湖北省人民医院院长唐其柱说,在促进人才成长方面,该院实行的策略之一是推行‘四化’医疗,即规范化、科学化、人本化和个体化。用让患者得到最适宜治疗,来促进医生的成长,这不光是针对年轻医生,也包括高水平医生和学科带头人,要与时俱进,及时调整自己思维能力和诊断手段。
医疗人才培养与激励
武汉市中心医院院长夏家红坦言,作为“夹心层”医院院长,他的体会是“傍顶尖人才,揽领军人才,重点用核心人才”。对顶尖人才,“不求所有但求所用”;引进领军人才时,强调其与本地人才的协调发展,形成良性竞争;同时为核心人才成长搭建平台,要特别注意青年人才的培养。
医疗人才培养与激励
少数民族地区三甲医院如何适应医改的需求?湖北恩施州中心医院院长李拓说,关键在于人才。该院在2002年启动了在业内具有影响力的胡萝卜工程,目的就是要留住核心人才。同时致力于培养自己的人才,并在2012年成为武汉大学临床学院,培养人才有了更加坚实的基础和支撑。
嘉宾简介  
现场图片  

Copyright(C) 1999-2015 健康报社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