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我要终生守卫农牧民的健康

2017-12-07 20:12:06 来源:健康报网
  1980年,我24岁,因工作需要由正蓝旗医院(相当于县医院)调入桑根达来镇卫生院任院长。那时候我年轻气盛,觉得当个基层卫生院院长也不算是件什么难事。上任没几天发生的一件事情改变了我的想法。一天夜里,我睡得正香,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这样的敲门声,我长那么大还是头一次听到。我一边穿衣服一边往外走,一开门进来一个穿着皮袄、头戴狐狸皮帽子,满脸挂着白霜的人,他着急地说老婆要生孩子了,我是来请你接生的。我一听傻眼了,我是搞蒙医的,我连生孩子都没见过,怎么能接生呢?我说我不会接生,他不相信,大声喊着:“你这个大夫是干什么吃的,天寒地冻的你不想出诊吧?”他认为是个医生都会接生,说实话,那个时候我们卫生院真没有专业产科医生。随后,我和同事连忙把产妇送到附近的一位接生婆那里,庆幸的是孕妇平安顺产。
 
  这件事深深地震动了我,卫生院不能只是打针发药,农村牧区太需要妇产科医生了,这是关系到众多家庭母婴生命安全的大事,必须要建立个妇产科。从那以后我就着手培养妇产科医生,采买器材,设立了妇产科,经过努力建立起了常规标准产房。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信任我们卫生院,信任我这个医生,我也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一样对待。1987年的腊月,牧民布和因结核病复发来我院治疗。当时病人的病情非常严重,身体瘦弱行走困难,一咳嗽就是一大口鲜血,我当即让他住院治疗。可是他家情况特殊,家庭十分困难,妻子因结核病去世,家中还有四个未成年的孩子无人照看,当时我院病房由病人家属自己生炉子做饭,加之他住院费、药费根本就拿不出来,邻居把他送到医院后已经返回去了。他的处境太可怜了,我就叫他住在我家里,一天三顿饭都由我爱人做给他吃。当时我们家就两间土坯房,他住里面的一间,我和爱人、两个小孩还有我的老父亲住外面的一间。那个时候两个孩子还很小,我父亲身体也不太好,大年三十的时候我爱人问我:怎么办呀?我就说:还能怎么办呢?就让他在咱家过年吧,病情刚刚好转,现在让他回家的话不就半途而废了吗?要是回去他不可能再来治疗的。他又没有钱,回去就是等死。我是一个医生,不能见死不救呀!就这样,布和在我家一住就是二十多天直到病情显著好转后回了家,而且每天3元多的医药费也是我给他交的,那时候,我一个月的工资是36元。现在回想起来,我还是有点后怕。大家都知道,结核病是传染性很强的病,当时病死率也非常高。我也知道,他是一个开放性肺结核活动期的病人,虽然根据我家的条件,做了简单的隔离消毒,但是我家每个人都面临着被传染的危险,那时候,如果我们一家老小被传染了,我可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真的不敢想。但是我不后悔!因为我知道,医生就是救命的!
 
  现在老乡们都叫我草原120,我的手机是24小时不关机的,家里有时候信号不好,我就把手机放在家里最高的地方。那是2007年的秋天,正是农牧民打草最忙的时候,一位老额吉(老奶奶)找车送自己的孙子去旗里上学,途中发生交通事故,12岁的小男孩昏迷不醒。接到求救电话后,我带着救护车连忙把孩子送往盟医院,路上一边抢救一边联系盟医院的急诊。一到医院,我就背起孩子满头大汗地冲进急诊室,一边跑一边喊“快救孩子,孩子是重伤。”当时医护人员都以为我是孩子的家长,一会儿让我缴费、一会儿喊我拿药。午夜,从重症监护室传来好消息,由于抢救及时,孩子转危为安。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老额吉当场在大厅里向我跪下,喊出了“大夫万岁”、“大夫万岁”的肺腑之言。当时,我的眼睛湿润了,从医工作中的一切劳累和付出顷刻之间都觉得值了。
 
  基层卫生院是农牧民防疫工作的第一道屏障。防疫这件事,丝毫不能马虎,我已经当了30多年防保组组长,经常下乡到农牧民家接种疫苗,有一年冬天,我骑马下乡接种疫苗,出发时天气还不错,走了几个浩特(自然村)后刮起了白毛风,还有两个浩特的孩子没打完针,当时我有些犹豫,是回家呢?还是一鼓作起打完呢?就剩下两个浩特了还是继续打吧。打完之后天也黑了下来,白毛风刮的更大了。返回途中,雪地里突然窜出了一只野兔,我骑的马受惊,我从马背上被重重的摔了下来,鼻子眼睛嘴里全都沾满了雪,浑身疼痛难忍,挣扎了几次才勉强站起来,此时马已跑得不见踪影。这该怎么办?离家还有二十多里路,我只好背着药箱步行往回走,真是又渴又累又饿,渴了吃上几口雪,饿了也是吃上几口雪,累得厉害时停下脚步喘口气,就这样坚持着走到家,回家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当我像个雪人一样走进屋里,家里早已乱成一团了,我的两个孩子看见我回来,抱着我的大腿哇哇大哭。“老马识途”这个成语大伙儿一定不陌生,我们草原上的马是很聪明、很可爱、也很有灵性的,主人一旦发生什么意外,它就会第一时间回来报信的。就这样,家人见马跑回来了,以为我肯定出了意外,都吓坏了。我爱人对我说:“恩和啊,你不干这防疫大夫行不行啊,这么大的白毛风,你要是摔晕过去,用不了两个小时你就得活活冻死!你要真有个三长两短,我和孩子可咋办呀?!”说着说着,我们一家四口紧紧地拥抱在一块哭了起来。我对爱人和孩子说:没事儿的,我命大,做好事会有好报的!
 
  2014年8月2日,我们草原上小小的镇卫生院迎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在时任自治区党委书记王君的陪同下到我院视察工作。我清楚地记得,刘总理亲切地握着我的手语重心长的说:你是一名扎根基层,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好医生。
 
  有时候躺在炕上,望着天花板,工作中的一幕幕像电影一样在眼前回放,从意气风发到年近花甲,一种幸福感一直在陪伴着我,那就是乡亲们能把他们的健康大事放心地交到我手上。在善良朴实的农牧民心中,我是一个他们值得托付生命的人!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