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安龙县“麻三代”的深山守望

2017-12-05 18:51:01 来源:健康报
  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安龙县招堤街道办事处大海子村,四面环山,山势险峻,而在大山的怀抱中,有一个500多亩的坝子坐落其间。这里,收治着一个特殊的群体--来自全国各地的麻风病患者。
 
  上世纪70年代高峰时,在这里生活的麻风病人多达700余人。张丽娇的爷爷张光禄、父亲张焕波和她本人一门三代不间断投身于这些病患的医治。几十年间,一些患者治愈出院,回到亲人身边,逐渐被社会接纳;一些年岁已高,又无亲无故的,在大海子走完一生;一些与本地人组建家庭,繁衍后代。到现在,大海子麻风院还居住着98个麻风患者,张丽娇以及20名医务工作者和管理人员照顾着他们的生活起居,为他们看病治疗。
 
  麻风治疗引路人
 
  张丽娇的爷爷张光禄曾是一名卫生兵,1950年从部队转业后,主动要求去最艰苦、别人最不愿意去的地方,走近一种人人谈之色变的疾病--麻风病。张光禄不怕艰苦,不怕被传染,把麻风病人当亲人,用自己的所学之长,从山洞里救出一群被歧视的麻风患者,关心治疗他们,建立了兴仁麻风村。
 
  1959年,按照当时省民政厅和卫生厅的要求,将兴仁麻风村迁入安龙海子麻风村,合并成安龙麻风院。张光禄带着100多名麻风病患者,人背马驼,翻山越岭大迁移,来到安龙麻风院。从此,张光禄带领麻风患者修路、挖井、盖房、种田种地,定期帮助他们治疗,周而复始的从事着治疗--劳动--休息这样的单调生活。就这样,这个卫生兵在此与麻风疾病战斗一辈子,视每名患者为亲人。据介绍,很多人患上麻风病后,受到亲人和寨邻排挤\歧视,甚至连水井都派人把守,不让麻风患者靠近和饮用。一些麻风患者迫于无奈,跑到深山或洞穴里居住生活。每当听说哪里有麻风患者,张光禄都会跋山涉水去将他找到,要是患病严重,周围群众歧视得厉害,难以继续在当地生活的,就将他们接到大海子来居住治疗。据不完全统计,经张光禄治愈的麻风患者上千人,很多治愈的麻风患者都称他为活神医,给他们创造了一片蓝天。
 
  在张丽娇的印象中,爷爷什么病都会治,因为麻风患者平时有个伤风感冒、肚子疼痛、头痛脑热之类的疾病,其他医院是不接收的,只能由麻风病院治疗。
 
  当时农村信息闭塞,很多人不了解麻风病,对传染防控更是知之甚少,所以谈到麻风病为之色变。很多亲人知道张光禄从事麻风病治疗后,对他避而远之。就连外出考察交流,拿着麻风病院开具的介绍信去住旅店,旅店都不让住。这一情况直到上世纪80年代,国家普及麻风病可防可控可治的知识,将麻风病院更名成疗养院后才有所好转。
 
  即便是这样,张光禄也没有退却,反而迎难而上,坚持救治麻风病人。其子女从小耳濡目染父亲的从善从医,三个儿女都主动报考卫校,毕业后全部回到麻风院参与治疗麻风病。
 
  “麻二代”继续战斗在一线
 
  1983年,张丽娇的父亲张焕波19岁卫校毕业后,分配到安龙皮防站(皮肤疾病预防治疗卫生站)工作,主要负责麻风病的社会防治、筛查和诊断治疗。他经常肩上挎一个药箱,开始一天的走访工作。以前安龙县经济落后,很多乡村不通路,他就靠两条腿,跑完安龙所有的乡镇,去到每一位麻风患者家。尽管条件艰苦,皮防站还是在1985年争取到了民政部门支持,建立了麻风病实验室。当时的实验室非常简陋,只有一些显微镜和试剂片。为了确诊,张焕波经常要来回跑患者家三四趟,去取患者组织来进行化验,尽管麻烦,但他用严谨的工作作风,细致对比、判断,几十年如一日,从没有误诊过一例。从三联化疗开始,张焕波每到周末都要到患者家里,为他们送去化疗药物。每当送药到病人家,张焕波都会与患者拉家常,关心他们的生产生活,问他们粮食够不够吃,吃药后有什么反应,有没有受到亲戚邻居的歧视等。要是碰上天气好的周末,张焕波还会带上女儿张丽娇一起去给患者送药,让她从小懂得关心关爱麻风病人。据初步统计,张焕波确诊治愈的患者达400多例,帮助他们回归社会,回归家庭。
 
  只为创造一个没有麻风的世界
 
  为创造一个没有麻风病的世界,张丽娇带着爷爷的期盼,从父亲手里接过接力棒,继续投身麻风病的医治工作。
 
  也许是冥冥之中的注定,2009年张丽娇从安顺职业技术学院毕业换了几份工作,辗转几个地方于2016年4月考入安龙疗养院,从事对麻风患者的护理工作。,她最终还是接过爷爷和父亲的接力棒,继续与麻风病魔作斗争。
 
  据张丽娇介绍,目前在疗养院居住的患者平均年龄都在60岁以上,很多患者都是因未及时得到治疗,导致现在身体畸残,有的双手手掌、双脚脚掌已经失去活动能力,连基本的生活都不能自理;有的患有冠心病、肺气肿等多种疾病,走路都困难。作为一名护理人员,除了帮助他们做治疗,还要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这98名麻风病患者,基本都是被亲人遗弃的,已在此生活20年以上,每月领着700元左右的低保,除去生活开支,所剩无几;有的虽然是退休干部,有退休工资,由于患过麻风病,雇不到护工,只能由医务人员来承担。张丽娇说,在安龙疗养院,她与病人既是医患关系,更是陪护关系。在她心里,早已把这群麻风患者当成爷爷奶奶,叔叔阿姨,甚至自己的亲人。
 
  当笔者在疗养院走访时,看到张丽娇一会忙着给手脚不便的孙奶奶送药,一会搀扶患肺气肿的唐爷爷出来晒太阳,一会推瘫痪的李大爷出来转转,一会帮刘奶奶折衣服、叠被子,忙得不亦乐乎。据张丽娇说,前段时间一直下雨,今天趁出太阳,推他们出来转转,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在疗养院,因为麻风病人几乎与世隔绝,很多病人沉默寡言,为了增加他们生活中的乐趣,张丽娇和同事们教麻风病人下棋、打牌、打乒乓球等,加强病人与病人之间的交流,为麻风人带来无限的乐趣。她希望在她这一代人的不懈努力下,消灭掉麻风疾病,创造一个没有麻风的世界。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