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延展阅读 > 正文

一名肿瘤医生对“尊严死”的思考

2016-04-15 16:11:36 | 来源:健康报网 | 分享

  顾晋  北京大学首钢医院院长,主任医生、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

  兼任: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北京医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担任《中华外科》、《中国实用外科》、英国LANCET杂志中文版、《中国医药科学》等多本杂志编委。京医会常务理事。

  从事结直肠癌的临床和基础研究,对直肠癌保留神经的根治手术,直肠癌全系膜切除手术以及术前新辅助治疗治疗进展期直肠癌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是国内按照国际直肠癌治疗规范开展手术的主要专家之一,同时对直肠癌系膜淋巴结的转移规律进行了较系统的研究。

  擅长治疗:直肠癌、结肠癌、贲门癌及胃癌等。

  作为肿瘤外科医生,我不得不面对许多终末期患者,他们之中有的被癌症折磨的痛不欲生,真真正正的“生不如死”。

  现实中,我们宣传的太多是医生的职责:“悬壶济世”、“妙手回春”、“手到病除”;而事实上许多病人,我们延长他们的生命是给他最大的痛苦。

  亲属们、子女们、同事们大都不能接受让病人放弃治疗,结果却是耗费了有限的医疗资源,病人受罪、家属受累,人们等待的是像熬灯油一样的治疗,坚持着医学的所谓的“永不放弃”,有谁能够理解饱受疾病折磨的患者此时的感受?

  我见过许多的癌症患者,到最后发展成为恶病质,极度消瘦,被癌症折磨的骨瘦如柴、滴水不进。对他们来说,死亡是期盼、死亡是希望、死亡是幸福。

  他们热爱这个世界,但是,疾病拼命地把他们拖走,此时的病人谁来给他们解脱?有人说,此时的医学绑架了癌症病人;许多人误解,说这是医院为了挣钱不让病人走。

  我是一个行医三十年的医生,见证过无数病人的生死时刻,我真的希望说这些话的人到医院看看,到病房看看,到病人的床前看看,了解一下什么是晚期癌症,什么是临终状态。

  亲属如是说……对于晚期不可治愈的癌症病人,谁来说“不治”?谁来说“放弃”?谁来说“让他走吧”?看着床上岌岌可危的病患,几个父母愿意离开?几个子女敢于放弃?我们想想,如果是你的亲人,你会怎么做?一辈子的相濡以沫,几十年风风雨雨,曾经的含辛茹苦,亲情友情,人们更加珍惜这离别的时刻,多想让亲人迟些离开!因此,对于癌症晚期,如果让病人家属决定,绝大多数病人家属选择的是坚持。

  病人如是说……记得一个晚期癌症病人,饱受着疾病的折磨,他曾经拉着我的手说:大夫,我现在是“生不如死,度日如年”。我相信他们的真实感受。特别是消化道的癌症病人,到了晚期不能进食,将是非常难熬的,鼻饲是一种技术,但是仅仅靠鼻饲维持生命的人一定是痛苦的。肺癌的病人,戴着呼吸机,没有了意识,实际上他已经离开了,因为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思维,连我们仅存的那点眼神的交流都看不到了。

  医生如是说……我们希望病人康复,希望病人活的有质量、有尊严、有品质、没有痛苦。医学不是万能的,对于癌症更是如此。就像特鲁多的铭言:“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对于晚期癌症病人,我们面临的大多数情况是家属不放弃,而我们是医生,我们要按照医疗常规去行事,保障医疗安全,我们要让病人少受痛苦,我们尊重生命,愿意帮助他们度过最后的时光。

  在医学高速发展的今天,我们有可能让病人在清醒的时候选择他们的未来吗?

  尊严死,是一种自然死,即不再做延命医疗措施。可以尊重植物人患者的意愿或观念,停止延命治疗,任由患者死亡。对于一些自我意识丧失而无治愈希望的病人,可由亲属凭他们的生前预嘱向医院、法院等提出停止治疗的要求因而死亡。

  这样的死使病人摆脱了凄惨状态,亲属也摆脱了沉重的精神负担,人们认为这样的死是高尚而尊严的。尊严死的观念涉及到伦理道德、文化传统等一系列问题,引起了广泛地重视和讨论。

  作为一个医生,我觉得应该尊重生命,我们要认真反思我们的医学,在强调高科技,比拼高技术,医院正在向大而全发展,规模逐渐扩大,我们楼顶有停机坪了,医院有达芬奇了,门诊大厅有滚梯了,新技术是我们的考核指标,我们花了那么多的时间精力“竭尽全力去抢救”,“不惜代价去救治”,对有些晚期癌症病人,脑死亡的病人,我们做了我们能做的一切,做了医学可以做的一切,我们习惯了逝者“抢救无效”;但是,我们真的少有时间去考虑有些疾病的“适度的治疗”、“合理的治疗”、“有限的治疗”和“心理治疗”。

  有时候尊重科学和尊重生命不总是一致的,有时候“放弃”也是医学,带着尊重,给病人尊严的离开,也是医学的关怀。

  我一直以为“医学是温暖的”,而且医学的路还很长。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