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换个角度看性病

2016-01-11 13:18:34 来源:光明卫生
  换个角度看性病
  北京地坛皮肤科刘彦春
  说起性病大家都有种谈虎色变的感觉,大部分人会直接想到梅毒、淋病、艾滋病等等耳熟能详的疾病名称,或许是觉得离自己生活非常遥远,因此很多人对它的感觉是太过神秘,所以导致门诊中最常见的问题会是:“医生啊,我本人非常注意的,我是怎么得的这个病呢?”其实能怎么得呢?性病是指在性生活过程中导致的疾病,我们统称为性病,包含但不仅限于梅毒,淋病,尖锐湿疣,艾滋病这四种。多年在性病门诊一线工作的经历,加上科室本身的特殊性,总能看到很多人间的冷暖故事,这些故事里能看到作为患者的一面,也能看到作为医生的故事。
  每周一、周四全天是我的专家门诊日,那是一个周四的上午,送走上一个患者后,看着满屏未诊治患者名单,我飞速的呼唤下一号,那是一位个子不高,身体微胖,带着眼镜,看起来很憨厚的小伙子,一入座我就开始照常问诊:“怎么啦?哪里不好了?”
  小伙子从包里拿出一本书,里面夹着一张叠好的报告单慢慢的舒展开它,我一眼就明白怎么回事了,等报告单拿到手后,出于职业的操守我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始交流:“小伙子,你知道这个报告单是什么意思吗?”………他不语。
  稍作等待后我希望能让他不要过于担心,而调整自己用一种常态化的语气接着说到:“你的情况需要到XX疾控中心报卡了,国家关于这个的治疗是免费的,你在抽血做个检查后,去护士台拿病例后再来找我,我给你建病例。”依旧不语的低头沉默。
  “你结婚了吗?”觉察到他的异常后,我用一种略带职业性的低音量问道,还是无声的沉默,但是已经能听到他极力控制下的低声抽泣。每天被宣判艾滋病的人越来越多,以前每个月可能有5-6个报卡的,现在每天都能遇到3-4个,大部分都会哭,从哭声你也能听出很多种情绪的,有后悔的,有愤恨的等等,从他一进门开始的不同,到他抑制的哭泣,我觉得应该为他做点儿什么了。
  “小伙子,看你的报告单上写今年已经37岁了,你应该是结婚了,对于你的未来你的家庭,我帮不上你,但是作为一名医生,我会告诉你我们生活在世上,预防与杜绝不好事情的发生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但是现在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就不要再纠结过去,从死亡率上来说,艾滋病的生存率相对于其他癌症会高很多,我下面要说的其实可能不该我说,但是现在关上门了,我想跟你开诚布公聊聊心里话,我们只单说这个疾病,除了在道德和名字上不好听以外,它其实跟其他慢性疾病是一样的,你不会死于这个疾病,你也不会马上离开,你最终会因为这个病毒带来的免疫系统低下而受到别的疾病影响而致死,现在的治疗药物有很多组合,效果都很不错,所以对于那些癌症晚期患者或者马路上飞来横祸的人来说,你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安排你剩下的人生,认真过好每一天。而我希望能用我所有经验与学知,帮你做到最大程度的衡量利弊,选择用药方法,从而减缓你并发症的来临时间,我说的全是最实际的方面,你心理压力小些了吗?”
  可能是看在我全是实在话的情况下,小伙子终于哭出了声音,并跟我讲出了让我不可思议这会发生、但是我选择相信的故事。他并非是同性恋者,他与爱人是大学同学,相爱2年后结婚生子,孩子已经3岁了,在一家百强企业上班,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但是他被他的男上司强奸了,事后他的男上司并没有告知他有艾滋病,他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的身体不适后,自己到医院做检查时发现的,他现在无法面对爱人和孩子,也没有勇气去揭发上司的行为,更无法面对自己接下来的人生。
  不要问我怎么就判定他不是同性恋者?也不要问我为什么就相信他说的故事?我没有深问事情是怎么就进展到这一步的,我也没有追问他说的是真的吗?我选择相信他,是因为我相信当时我跟他之间已经建立的那份信任,现在想起我觉得我相信的理由还有就是,我认为那可能是他唯一一次恰当的时机,恰当的人使他开口,应该也是他最后一次可以抓住如实倾诉生活带给他痛苦的机会。这个人至今我也没有再见过一次,这个人是否还在世上我无法了解到,所以那个眼神,那个下午或许再过十几年,几十年我依然会记得。我衷心希望他只是换了一个医生,调整了自己心态后开始常规治疗。每次想到他时,我也会后悔关于如何处理他被侵犯的问题,我会不会给的建议单薄了,会不会造成他找不到足够力量和勇气支撑去面对、解决问题,可我已经没有机会能帮到他了。
  对于生病给家庭带来的矛盾,任何一种疾病都会有,我们或许会为了治疗费用的难以承担,造成家庭的经济问题矛盾。我们也会因为照顾患者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造成家庭人员责任方面的矛盾,但是性病或许是能带来家庭矛盾最大的一种疾病,尤其是夫妻间的信任方面,性病可以说是最直接的一种衡量标准。很多性病患者单独来的时候都会问我:“医生,你说这是不是我爱人的问题?是不是爱人传染给我的?”这个问题你让医生如何回答呢?医生如何去判断你们的生活轨迹到底是哪一方出现了问题?所以作为性病医生,我们说的每一句话都需要斟酌后才会说,以免造成家庭纠纷,但现实门诊中其实有很多矛盾我们都不可避免,我们总会遇到被确诊为性病后在门诊争吵的一对人。
  还记得一对夫妻,因为在他院做HPV分型检测,结果在短短的一个星期内,型号由原来的18,53,变成16,53,42,女方拿着单子来门诊,想来问我是否外院检测不准确,没等我开口说话,男方一听她的描述直接在诊室里打了起来,嘴里骂骂咧咧到:“你XX的怎么回事?你说XX的又找谁了………”女的哀嚎声引来候诊区的一众患者围观。这样的矛盾引发,夫妻之间还有什么信任可言?而对于看到这一幕的我来说,心情倍感复杂。作为旁观者,夫妻间不分青红皂白的怀疑,甚至大打出手,让我置疑二人感情基础的稳固。面对疾病的变化,不等解释、不要共同面对、不关心治疗的,夫妻之间的相互尊重和关怀在哪里?作为医生,面对患者关于疾病传染途径的片面认识,造成了家庭关系的破裂,令我惋惜。其实这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只需患者及家属对疾病多一些认知,给一直深爱的人更多时间和耐心去共同解决问题。
  作为疾病的宣判者,我深感责任重大,因为这波及到了家庭的安定与否。因此相对于其他科室的医生来说,性病科的我们会更多的考虑人文方面的问题,是因为这个疾病是建立在信任与爱,责任与尊重基础上的,所以任何一句话都可能会导致一个家庭的变化,而患者往往是最愿意或者说是最需要从我们口中判定那个“出轨”之人,所以性病医生不好当,是因为除了考虑病情外,我们还要考虑他的家庭,考虑怎么完美回答才不会让患者从我们的言语中找到蛛丝马迹,从而影响对爱人、对婚姻的判断等等。
  性病从开始就是两个人的事,我总提倡如果双方都能确定是一对一的夫妻关系,其实不必为了保护自己而在性生活中带安全套,增加物理摩擦的创面。为了家庭和睦,也为了自身健康,应洁身自好,采取安全性行为,固定性伴侣。如若不幸感染了性病,我们也必须明白,性病传播的途径也是多样的,虽然性传播是主要传播途径,但不排除因使用公共卫生间、泡温泉、贴身衣服的交叉传播等途径。
  医生从古至今都是一项神圣的职业,而医生身上总是承担着关乎生死的担子。所以我们永远保持学习的状态,随时了解最新解决问题方法,并以掌握的所有知识和治疗手段,尽最大的努力为病人服务,这是我们骨子里深藏的最根本责任。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诱惑与机会总是让我们目接不暇,夫妻关系也受到很大考验。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