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中医药抗艾的河南探索

2014-12-05 08:48:54 来源:健康报
  □本报记者 崔 芳 杨力勇□

  上世纪末,河南省部分贫困县农民由于有偿献血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本世纪初,这些感染者集中进入艾滋病暴发期。十多年间,一位退休老中医坚持进县入村,探索中医药防治艾滋病的有效途径。

  缺药关头研新药

  11月底的一天,中原地区冷得伸不出手。河南省开封市尉氏县中医院西侧急诊楼二层,却挤满艾滋病患者。下午1时多,年过古稀的河南中医学院李发枝教授准时出现在楼梯口,边走边跟老病友们打招呼。李老每次出诊都要看约80名患者,除了过年,他每周二来一次,已坚持了10年。

  原河南省卫生厅副厅长、河南省中医管理局原局长夏祖昌“惭愧”地表示,是自己把老伙计拉上了“贼船”。“2002年,河南省的几个‘艾滋村’一下子出了名,全国、全世界都盯着。”夏祖昌回忆,病人一下子冒出那么多,抗病毒药物根本供应不上,怎么办?省里想在中医药上动动脑筋。

  夏祖昌首先想到自己在河南中医学院工作时的同事李发枝。“他医术高、责任心强,我们又都是从农村出来的,给农民兄弟救命,他肯定不会推脱。”果然,李发枝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对古老的中医来说,艾滋病是个新病,古籍里没有可借鉴的经验。李发枝从近现代研究文献开始,通过西医资料了解疾病,再查看中医文献。很快,李发枝就发现了问题:“之前的中医都是从抗病毒的角度找药,效果不好。以中医理论为基础进行诊断、治疗,说不定能有门儿。”

  几天后,李发枝、夏祖昌等4位中医专家去了驻马店市新蔡县。当地来了50多名艾滋病患者,4位专家把脉问诊,详细登记病程、症状、体征、舌质舌苔、脉象等。听说只看病不开药,患者个个愁眉紧锁。李发枝暗暗发狠:“必须得找出治病的法子。”

  回来后,李发枝等结合问诊情况,从中医药理论出发进行综合分析,初步认为艾滋病是感染特殊“疫毒”所引起的类似于中医学“虚劳病”的病症,但其病因及发病又与“虚劳病”有本质不同。根据中医学理论,要扶正与祛邪并用。

  经过苦心钻研,李发枝等研制出益艾康片,送到驻马店、周口的200余名艾滋病患者手中。服药1个月后观察发现,病人的并发症状大为缓解。

  推动中医规范化抗艾

  河南省中医管理局局长张重刚说,鉴于此次中药获得的效果,2004年8月,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和财政部决定,率先在河南等5个省份启动中医药治疗艾滋病试点项目。河南省成立了中医药防治艾滋病专家组,李发枝任组长。

  挑了大梁,李发枝开始琢磨:上次研发的药到底怎么样?能作为项目用药吗?他决定,根据2002年的处方加工制成益艾康胶囊,对开封市尉氏县3个艾滋病高发村的349名患者进行一次详细的先期治疗探索。

  这些艾滋病患者服用益艾康胶囊或辨证加服中药汤剂两个多月后,症状改善,食欲增加,体力增强。尉氏县大营镇的爱国(化名)时年36岁,服药前检测CD4+T细胞计数只剩8个,由于恶心吃不下饭,已经无力行走。服药后,爱国能够进食,体能逐渐增加,CD4+T细胞计数也稳步回升。几天前,记者在村里见到爱国时,46岁的他已是一名建筑工人,在村里帮着建房,一天能干满10个小时。

  看到患者情况好转后,李发枝的心这才踏实下来。同年10月,1732名患者自愿加入中医药防治艾滋病试点项目,接受纯中医或中西医结合抗艾治疗。

  机会性感染多是艾滋病治疗的一个主要挑战。李发枝根据《伤寒论》和《金匮要略》等中医经典,对古方进行加减化裁,一次又一次地辨证施治、破解难题。

  尉氏县大营镇枣朱村卫生所所长李兴旺告诉记者,枣朱村是李发枝的包干村。村里纳入项目的143名患者中,纯中药治疗124人,至10年后的今天仍存活142人。10年前,由于患者机会性感染频发,卫生所每月用于这类病症的治疗费用高达1.4万元~1.5万元,现在,这类费用已降至不足5000元,最低时一个月仅需2000多元。

  根据这些治疗经验,2005年,李发枝起草了《艾滋病常见病中医辨证治疗要点》,从中医对艾滋病的认识到常见证型特点,涵盖了艾滋病常见的20多种病症,从辨证治疗方法到一方一药,为中医药治疗艾滋病提供了可靠的理论依据和治疗方案。

  抗艾要啃硬骨头

  枣朱村患者经过长期规范治疗,症状体征明显改善,生活质量显著提高。但李发枝在走访时发现,随着病程的自然演进,驻马店、周口等地的早期感染者症状加重,涌现出不少新问题。比如,一些艾滋病患者出现了严重的腹泻,不少患者因此死亡。这种情况,用西药也难以应对。

  自2006年7月起,李发枝开始在驻马店市上蔡县中医院蹲点,每周二下午颠簸3个小时,从郑州赶到该院艾滋病病房,对艾滋病顽固性腹泻重症病人进行治疗。回忆那段日子,李发枝表情沉重:“开始的时候真是啥方子都试了,一周换一次方,下周来一看,有几个已经去世了……”他红了眼眶,对记者说,“我内疚啊!”

  “情况很糟糕,必须想辙。”能翻阅的古今文献都翻遍了,李发枝终于找到了眉目。他发现隐孢子虫病与艾滋病患者的腹泻症状极为相似,都是腹痛、水泻、呕吐及发热。从杀虫的角度加以辨证论治行不行?李发枝埋头3个月,研发出泻痢康胶囊,在对近70名艾滋病顽固性腹泻患者进行治疗后发现,有效控制率达90%以上,一大批艾滋病患者的腹泻得到遏制。

  “可以说,在治疗艾滋病顽固性腹泻方面,中药走在了世界前列。”河南中医学院一附院副院长、国家“十二五”中医药防治艾滋病课题组组长徐立然表示。

  攻克了腹泻,又一道难题摆在面前--艾滋病合并其他传染病。徐立然介绍,当年的有偿卖血不但导致人们感染了艾滋病病毒,还感染了其他一些传染病如丙肝、结核病等。以艾滋病合并丙肝为例,经过多年的病程,当时的患者后来慢慢发展到肝硬化阶段。在尉氏县中医院,李发枝诊疗的患者中,约有一半人合并感染丙肝。对此,李发枝再次显示出韧劲儿。

  经过长期诊疗实践,他组织研发出鳖甲煎丸,与益艾康胶囊连用,取得了延缓病程、减轻症状等良好效果。而对于艾滋病合并结核的患者,李发枝表示,最近也总结出了有益经验,治疗有了一定把握。

  更可贵的是,李发枝研发的抗艾中药,用药无明显不良反应,且费用低廉。据统计,单纯接受中医药治疗的艾滋病患者,药费每人每天低于10元,较抗病毒治疗和抗机会性感染治疗费用具有明显优势。

  经过十年临床观察与总结,如今李发枝已对《艾滋病常见病症中医辨证治疗药典》进行了数次修改与补充,又整理出版了《李发枝诊治艾滋病临床实录》。在李发枝心里,中医药抗艾路是没有休息站的。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