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广西:引导农民主动防艾

2014-09-26 09:26:36 来源:健康报
  □本报记者 陈 飞□

  广西壮族自治区是我国艾滋病疫情严重的几个省份之一,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及新发现报告感染者数量都位居全国前列。但是,近年来这一状况有了改变:在全国艾滋病新发感染者数量仍持续上升的情况下,广西实现了连续3年下降超过10%,这样的成绩是如何取得的呢?

  转变宣教策略

  从反歧视到讲危害


  “说‘性传播为主’太文雅,主要就是嫖娼感染。”广西壮族自治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卓家同直言,近年来艾滋病在我国的传播由原来卖血和吸毒为主,转变为性传播为主,虽然性传播包括夫妻、情侣、男男同性等传播,但主要是卖淫嫖娼,这在一些地区尤为突出。

  位于中越边境的龙州县只有20多万人口,一度是广西艾滋病严重流行地区。2011年上半年,卓家同在龙州县对新发现报告的82位感染者和病人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其中4人为卖淫感染,63人为嫖娼感染。

  “艾滋病正伴随着卖淫嫖娼从城镇向农村蔓延,这是现实。抗击艾滋病,一定要以预防为主,通过讲艾滋病的危害让农民主动防艾,从而让艾滋病疫情快速上升的势头得到遏制。”卓家同说,流行病学调查发现,龙州县嫖娼感染者中,36%的人是在近1年内感染的。强力宣传艾滋病的危害,让人不敢去嫖娼,如果100%有效,1年内新发感染者就能减少36%,即使仅80%有效,1年内新发感染者也能减少30%。

  为此,当地转变防艾宣传策略,原来重点是“拥抱握手共进餐,不会染上艾滋病”等反歧视宣传,现在主要是“感染艾滋病,危害家庭,祸及社会”等警示宣传。卓家同组织专家到乡村开设防艾大课堂,经常趁傍晚村民干活回来后,在村头挂起一块屏幕,图文并茂地讲述感染艾滋病的可怕后果,核心就是“艾滋很可怕,不嫖是最好”。

  “都靠自治区的专家进村讲不现实,还要发动乡镇和村里的医生。”卓家同说。龙州县逐渐建立起县疾控中心、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分工协作的防艾队伍,使宣传最终做到“进村无死角,入户面对面”。

  2011年,龙州防艾大课堂讲了894次,听众超过2.2万人。卓家同对来听课的611名男性成人进行了调查,其中37%的人承认有嫖娼经历,听课后95%的人表示不会再嫖娼,而剩下的人表示再嫖娼一定会戴安全套。2012年,龙州防艾大课堂讲了2073次,听众超过3.6万人;2013年讲课1366次,听众超过1.8万人。

  几年下来,龙州县新发现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由2011年的185例,减少到2012年的138例,2013年减少到95例。龙州周边没有转变防艾策略的县,艾滋病疫情仍在上升。

  抛却文绉绉

  防艾宣传“入脑入心”


  广西壮族自治区防艾办专职副主任耿文奎说,农村居民文化水平普遍不高,防艾宣传不能总是文绉绉、躲猫猫,要想办法“切中要害,入脑入心”。

  距离龙州县约500公里的容县是学习龙州“自省式防艾”模式迅速见效的地区之一。在该县杨梅镇卫生院,记者看到门前的宣传标语是:“性接触是感染艾滋病的主要途径,目前尚无治愈艾滋病的特效药物,婚外性接触请正确使用安全套。”在该院艾防组办公室,左边墙上是“四免一关怀”政策宣传画,非常温馨,右边墙上贴着“洁身自好,远离艾滋病”宣传画,患者瘦骨嶙峋、皮肤溃烂等照片触目惊心。

  在杨梅镇和丰村卫生室,村医茹希军的桌子上摆着一摞阴森恐怖的彩色特写照片,艾滋病患者溃烂的双脚、长满疱疹的手……大幅照片经过塑封,长期翻也不会破。茹希军说,来看病的村民都会拿起来翻翻,经常有人问:“这病咋这么厉害?”

  茹希军说,村里人相互都比较熟悉,哪些人可能有高危性行为都是有数的,所以也会针对一些人重点讲艾滋病的危害,劝说他们去卫生院接受免费检测。

  “也有听了宣传后还是不怕的。”一名村医说,有位嫖娼成瘾的老汉竟然说“我这把年纪,死了也不怕”。这位村医说:“那没人敢扛你去埋怕不怕?”家族声誉是村民生存立足和社会交往的底线,这句话深深触动了老汉。

  “农村有自身的特点,每个地方都不一样,宣传只有因地制宜,才能取得实效。”卓家同说。

  各有各的小算盘

  龙州模式推广并非一帆风顺


  “龙州模式实现了预防为主、关口前移、重心下沉。”卓家同说,从2012年开始,这一模式已经在广西很多市、县推广并取得成效,但龙州模式的推广并非一帆风顺。

  耿文奎介绍,原来的艾滋病防治网络只到县疾控中心,要将防治重点放到农村,必须加强县、乡、村三级机构的防艾能力建设,这既需要理念、策略的转变,也需要人员、投入、考核等系列配套措施跟进。个别已经尝试转变、初见成效的地区,因为基层人员没有保证,没有坚持进村讲课、上门宣传,疫情出现反弹。

  广西壮族自治区防艾办日前在容县召开县乡村艾滋病防控网络规范化建设现场会。正式开会的前一天晚上,耿文奎把参会各市县卫生局的负责人召集起来,加了一堂“什么叫公共卫生”的课。“很多卫生局局长脑子里老想着医院、医疗的事,其实卫生行政部门最应该关注、政府最应该投入的是公共卫生。”耿文奎说。

  据了解,广西已出台文件,要求县乡村各级机构配备艾滋病防控专职人员,工作经费按辖区人口人均1元标准统筹安排,同时加强对机构和人员工作的督导检查,严格考核、奖惩分明,考核结果与经费拨付和执业资格注册等挂钩。但是各地对政策的执行力度并不一致。

  参加现场会的一些代表对容县乡村医生的待遇、来源等问题很感兴趣。当得知大部分村卫生室都有两名乡村医生、待遇较高等情况后,一些代表说,自己所在的县财政实力有限,乡村两级卫生机构待遇低、人员少,完成已有的公共卫生任务已经不易,无论是硬加任务还是调动积极性,都比较困难。还有一些代表认为,自己县艾滋病疫情很轻,如此大张旗鼓搞艾滋病防治,难以说服政府领导,也怕影响当地旅游、招商等经济发展。

  “艾滋病疫情蔓延形势很严峻,四五年就很可能一发不可收拾,到那时才开始重视防控,为时已晚,艾滋病防控一定要趁早。”耿文奎说。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