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当疾病蔓延,爱也在蔓延

本报记者 余运西
2011-06-03 12:43:18 来源:


电影《最爱》剧照。得意和琴琴冲破重重阻挠,终于在一起了。

  从1985年我国报告第一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至今已有25年了。公众对艾滋病基本知识的知晓率明显提高,但对于日渐增多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来说,歧视仍是他们难以回归正常社会生活的绊脚石。目前正在上映的电影《最爱》展现的就是一群艾滋病患者艰难的生存状态,以及他们对生命与爱情、平等与尊严的深切渴望。——编 者


  一个男人时日不多了,仍说着:“多活一天是一天,得意一天是一天。”一个女人美丽年轻,却在疾病的阴影下忍受着最难以忍受的辱骂和指戳,仍说着:“我们结婚吧,趁活着。”正在国内各大影院热播的电影《最爱》,围绕的就是如此热切的两个人,以及他们挣脱不开的、冰冷的艾滋病的梦魇。

  影片改编自著名作家阎连科的《丁庄梦》,讲述的是一个平静的村庄被突如其来的恶疾所笼罩,所有人都惊恐不已的故事。村民老柱柱的儿子得意(郭富城饰)不幸染病。在周围排斥的目光下,得意很快和所有病人来到了一所废弃的小学里,过起了与世隔绝的生活。小学里弥漫着阴霾的气息,直到因卖血而染病的琴琴(章子怡饰)的出现。同为病人的得意和琴琴很快从相怜到相爱。而这段在绝境中萌生的近乎看得到尽头的爱情,并没有得到世人的理解与祝福。他们用最后的生命证明了,爱有多难,就有多灿烂。

  导演顾长卫这样阐述他的拍摄意图:“活着多好啊,我在用另外一种方式来赞美生命。生命真的是美丽的,千万不要懈怠它们。每天每天活着,于是就轻视。”

  他们“稀罕”这样一种平等的快乐

  《最爱》是一部电影,但不仅仅如此。早在剧本筹备阶段,顾长卫就希望能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做一点事。此前,他的妻子蒋雯丽对发生在河南等地,因卖血被艾滋病吞噬的村落的报道感到震惊,并将这些介绍给顾长卫,一点点发展成了现在呈现出的故事。影片名也是几度更迭,从《七十里铺列传》、《世外桃源》、《魔术时代》,直到现在的《最爱》。

  关于艾滋病,这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电影开拍之前,顾长卫戒了烟,笑说:“能把烟戒了,说明一个人还有判断、有毅力去约束自己,朝着更好的方向努力。正式拍片前,戒烟,给自己信心!”2009年,电影正式开拍。顾长卫找来了章子怡、郭富城、陶泽如、濮存昕、王宝强、孙海英、蒋雯丽。这群人要做的,不是装扮漂亮、无关咸淡地呻吟。他们每个人都进入最朴质的生存状态,等待死亡,用最娴熟的艺术表达,来展现一群生命极短、瞬间绽放绚烂火花的人。顾长卫想的是:“当疾病蔓延,欲望蔓延时,爱也在蔓延。”

  请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参与剧组工作、生活,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但顾长卫觉得,真实记录下大家在一起的日子,是他想到最好的宣传艾滋病、反对歧视的办法。以这个过程为内容制作的艾滋病反歧视公益纪录片《在一起》,不久前还入围第61届柏林电影节全景展映单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顾长卫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无意伤害请到的志愿者,也无意伤害一起工作的伙伴。虽然有工作人员因缺乏理解,中途退出了,我也可以理解。知道真有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就在身边和说说而已,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状态。”

  为了保护好大家,剧组请来了相关医学专家,帮助大家得到准确的信息,到底感染是怎么回事,界限在哪里。经过一段时间后,大家的态度发生了很多改变。顾长卫觉得,“对于艾滋病,知道一点又没有机会百分百确认时,人难免有一些自我保护。但人性都有爱的一面,只要有机会让大家付出,举手之劳就有公共的意义,其实很多人都愿意付出善意和帮助”。最终,剧组成员都接受了身边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并建立了友谊和尊重。

  涛涛在《最爱》中出演了小鑫的角色。这个角色原本可以找其他孩子,但在选择感染艾滋病病毒志愿者的过程中,顾长卫被坚强的涛涛所感动,于是给了他这个机会。著名演员章子怡也讲到,自己的侄女到剧组来探班,她会让她跟涛涛一起玩,因为“涛涛跟其他孩子没有区别,这其实是他们应该得到的快乐”。对于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来说,他们“稀罕”的就是这样一种平等的快乐。影片的最后,琴琴和得意历经磨难终于结婚了。他们兴奋地游走在村落里,琴琴更是贪婪地、一遍又一遍地将结婚证读给空荡荡的街听,读给沉默的房屋听……

  他们最想要一份无拘无惧的陪伴

  《最爱》上映以来,已经获得了不俗的票房收入。观影者卡卡看完影片,想起了一个因在不正规医院治病输血而被感染的朋友。这位朋友问他:“你知道我一天里最开心的是什么时候吗?就是醒来,摸摸身边,知道自己还在的那一瞬间。” 

  对于死亡的关注,是《最爱》触及的另一个沉重话题。影片中有一个特别夸张、漂亮的棺材。这个可以与死亡画等号的意象,是顾长卫的有意安排:“在乡下,很多人壮年时候就开始准备这个,好多都摆在堂屋里。这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价值观,由此引申到怎么看待生和死的关系。从容地看待,你才能超脱自己,超脱世俗的价值观、生死观,才能超越生命本身。生命是一个庄严的事,死亡也像另外一个生命的开始。活着要有尊严,死的时候也要有尊严。”

  还有一位观影者在网上留言说:“我问我认识的一位感染者,现在他最想要的是什么。他说,最想要一份无拘无惧的陪伴。说完一笑,背过身去。我知道,他想要的陪伴并不是不可能——但是太难了。”确实如此。影片中,得意和琴琴所到之处,人们四散而逃。得意好心帮路人捡起不慎掉下的纸烟,对方非但不领情,还惊惧地跑开;得意上杂货店买日常用品,杂货店老板用钳子夹着钱物进行交换……歧视似乎无处不在,而得意却要在铺天盖地的歧视中活下去。他的脸上带着笑,心却在滴血。

  顾长卫说:“我们假设了一个规定情景,就是一个流行的瘟疫。在《最爱》里,我们叫它热病。有人会问它是不是艾滋病?我倒是觉得,如果说它仅仅是艾滋病,可能把它说小了。我希望它能有更大的一个隐喻。做这部电影,我也是有感而发,一方面在欣喜周围环境的急速改变,城市化进程挺好的,但难免会有很多割舍不掉的东西没了。可能我们进步得太快了,老天爷觉得需要节制一下,不能让所有欲望、想法都得到满足,就在这个过程里,加了非典、禽流感……还有最近的地震、海啸、核辐射。在历史长河之中,每个人的百年也只是眨眼之间。假如是这样,你该怎么去善待生命呢?”

  从1985年我国报告第一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至今已有25年了。公众对艾滋病基本知识的知晓率明显提高,人们不再谈“艾”色变。但对于日渐增多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来说,歧视仍是他们难以回归正常社会生活的绊脚石。蒋雯丽很希望《最爱》能被更多人看到,这样,“几年下来的辛苦才没白费”;这样,“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给予的厚望才没辜负”。她希望更多人看到电影,然后,艾滋病病友们少受一点歧视。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