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艾滋病疫苗 放弃还是继续

2007-10-17 12:01:01 来源:
  9月18日,被全世界公认为最有希望的艾滋病疫苗——Ad5载体疫 苗的临床Ⅱb期试验宣告失败。9月21日,这项试验被叫停,给整个艾 滋病疫苗研究领域造成极大震撼。艾滋病疫苗研制之路还能不能继续 下去?是不是该考虑“偃旗息鼓”了?   10月13日下午,记者在北京协和医学院建院90周年学术报告会间 隙,采访了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发明人、美国洛克菲勒大学戴蒙德 艾滋病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大一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 /北京协和医学院艾滋病研究中心主任、国家“973”计划艾滋病研究 项目首席科学家张林琦教授。他们都明确表示不会放弃对艾滋病疫苗 的研究工作,因为艾滋病疫苗仍然是人类遏制艾滋病流行的最大希望。   疫苗试验失败原因不明   9月21日出版的美国《科学》杂志称:“AIDS疫苗的研究遭到了 一次致命的打击”。就在9月18日,被广泛寄予厚望的艾滋病候选疫 苗———复制缺陷型Ad5腺病毒载体疫苗(简称Ad5载体疫苗)Ⅱb期 临床试验宣告失败,因为对其中期安全性数据分析显示,该疫苗既不 能保护志愿者免遭艾滋病病毒(HIV)的侵害,也不能降低感染者体 内的病毒载量。   该项试验的疫苗由Merck公司提供,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过敏 症和传染病研究所、艾滋病疫苗试验联盟及Merck公司三方合作进行。 自2004年11月开始,来自南美和北美、加勒比海和澳大利亚高危人群 的3000名HIV阴性的男女志愿者参与了这项名为“分步”(STEP)的 临床试验。   志愿者的年龄在18岁到45岁之间。试验前,这些志愿者都没有感 染HIV,但都是艾滋病的高危人群,包括同性恋者和性工作者。志愿 者被分为两组,其中一组注射艾滋病候选疫苗,一组注射安慰剂。共 有1500名志愿者(其中绝大多数是男同性恋者)参加了该项试验,在 至少接种了一次疫苗的741名志愿者中有24人被感染,而对照组762人 中有21人被感染。更令人失望的是,两组试验者体内的病毒载量水平 没有什么区别。   研究人员曾对Ad5载体疫苗持乐观态度,因为这种疫苗是用全新 方法研制的。它不像绝大多数传统疫苗那样激活针对HIV的抗体,而 是专门针对免疫系统里的杀伤T细胞反应。希望能在HIV“落户”之前 就击退它,或者即使能够感染,至少能将感染者体内的病毒载量控制 在一定水平。之前在猴子身上已经见到了很好的免疫效果。   何大一教授说,“分步”试验为什么失败,目前原因还不清楚, 需要全面分析试验数据后才能得出确切结论。这种疫苗是以腺病毒为 载体把艾滋病毒的3个基因片断带进人体。但是,对许多人来说,他 们有足够强的针对腺病毒的预存免疫。因此,这会损害腺病毒载体, 导致疫苗效力减弱。然而,即使是在该试验要求一半以上志愿者只有 较低的腺病毒预存免疫的情况下,疫苗也没有显示出期望的效力。   在研疫苗设计思路大同小异   据张林琦介绍,目前世界范围内进入临床试验的艾滋病疫苗有30 余种,大多处在Ⅰ期至Ⅱ期临床试验阶段。疫苗的种类包括腺病毒载 体疫苗、痘病毒载体疫苗、DNA载体疫苗以及亚单位蛋白疫苗和亚单 位肽疫苗等,其中多数疫苗的设计思路与Ad5载体疫苗大同小异。我 国目前开展的艾滋病疫苗策略,其中一部分也是诱导T细胞免疫。   国内外专家均指出,艾滋病疫苗研制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启动, 至今仍面临诸多挑战:艾滋病毒是一个“移动的靶子”,无论是在感 染个体内,还是群体间都是高度变异的;30多种正在临床试验的疫苗 都不能诱导产生对世界范围内的艾滋病流行病毒毒株均攻击有效的广 谱中和抗体;从人身上分离出来的艾滋病毒毒株不能感染动物,因此 到目前为止依然没能找到理想的疫苗研制动物模型;艾滋病病毒免疫 与保护的相关性仍然不明确,因此疫苗研究领域缺乏一个有效的标准, 来评判一种候选疫苗是否比另一种候选疫苗优越……   何大一、张林琦说,艾滋病疫苗研制难,关键是“艾滋病病毒非 常‘贼’。艾滋病病毒抗体没有办法把病毒表面的蛋白抓牢,进而干 掉病毒”。他们认为,Ad5载体疫苗的失败,提示下一步重点应放在 诱导艾滋病病毒抗体产生的疫苗研制,或者诱导细胞介导免疫反应与 诱导抗体产生两种作用叠加的疫苗。   再难也要探索下去   9月27日,国际艾滋病疫苗行动组织(IAVI)负责人SethBerkley 通过《洛杉矶时报》发出呼吁:“疫苗仍然是我们逆转艾滋病流行的 最好希望,不能放弃艾滋病疫苗。”   SethBerkley说,失败是成功之母。Ad5载体疫苗试验结果给我们 的教训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解释,但是试验的取消远远不是终点。很 多研究提示,人体免疫系统在对抗HIV上比我们初期认为的要好。大 多数感染者在发展为AIDS之前能抑制病毒很多年。少数人尽管反复暴 露于艾滋病毒,但是他们从没有感染过。还有一些人,虽然他们感染 了HIV,但是并没有发展为AIDS。如果弄清楚这些现象背后的机理, 我们就能得到疫苗设计的思路和线索,来“装备”免疫系统,对抗HI V的感染。   与治疗药物相比,疫苗的商业价值较低,因此投入艾滋病疫苗研 制的主力,还是政府部门、高校和科研院所,公司参与进来的很少, 全球只有寥寥数家。但是,公司的参与的确促进了研究进程:迄今, 全球共有两个进入大规模临床功效试验的疫苗,它们均由政府部门、 科研院所与公司合作研制。其中之一就是刚刚失败的Ad5载体疫苗。M erck公司花了10年时间研制这种疫苗,原本对它抱有很高期望。专家 分析,Ad5载体疫苗“废了”之后,对医药行业投资艾滋病疫苗研制 的行为可能会产生一定影响,但只是暂时性的。   何大一、张林琦表示,尽管应对艾滋病毒/艾滋病的措施应该是 全方位的,包括教育、预防、治疗和关怀等,但是研制一种安全、有 效的预防性疫苗是终结该疾病流行的唯一有效途径。艾滋病疫苗研制 再难,也需要全世界科学家继续探索下去。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