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心理透视

走近“双相障碍”患者

本报记者 李阳和
2015-04-16 13:34:59 来源:健康报

 
  这是梵高在1889年6月因病住进疗养院后画的作品《星夜》。这段时间,他很有可能是受双相障碍的困扰,病情时好时坏,在神志清醒、情绪高涨的时候,他就不停地作画。在 《星夜》这副风景画中,他的情绪有着充分的表达:高大的白杨树战栗着悠然而立;山谷里的小村庄在尖顶教堂的保护之下安然栖息;宇宙里所有的恒星和行星在“最后的审判”中旋转着、爆发着。

  “世界双相障碍日”今年首次被引进我国,主题为“很高兴走近你”。专家解释,“这里的‘走近’有两层含义,一是就双相障碍疾病和疾病日本身而言,希望能让更多人走近它、认识它;二是就双相障碍患者和家庭而言,他们承受着疾病痛苦和社会压力的双重折磨,希望社会各界能‘走近’他们,给予更多包容、理解和支持”。

  对双相障碍患者而言,人生就像荡秋千

  小杜是一个彩绘爱好者,2012年被诊断患有“双相障碍”。在3月29日由赛诺菲主办的“世界双相障碍日”主题活动上,小杜分享了自己患病的经历。

  “我之前是个很平和的人,在画画的过程中,突然感觉自己变得情绪高涨,还容易莫名其妙地发火。我感觉自己躁狂时是不计后果地躁,比如,会砸东西。躁完之后,感觉就是郁,什么都不想做。严重时,有时会有轻生的念头,甚至还实施过。

  “躁狂发作一般以晚上居多,有时我通宵达旦地绘画,听着音乐,相当亢奋。但第二天就会躺在床上起不来,完全不想动。有一次,我连起床洗脸这么简单的事都犹豫了很久,徘徊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洗脸。我感觉,这不仅影响我绘画的效率,而且对我的人际交往也有影响。有一段时间,我不想出门,见了人就紧张,身上直冒汗。

  “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我觉得不正常,就上网查资料,觉得自己可能是得抑郁了。我跟父母说了自己的情况,但一开始父母没太放在心上,后来他们也上网查了相关资料,觉得是应该找医生看看,于是就带着我到了北京安定医院,医生给出的诊断是双相障碍。”

  正如小杜自己所描述的那样,双相障碍患者常常经历高峰到低谷的极端情绪体验。北京医学会精神病学分会主任委员、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党委书记王向群教授解释说,双相障碍是指既有躁狂或轻躁狂发作,又有抑郁发作的一类心境障碍。躁狂发作时,患者会出现情感高涨、言语增多、思维奔放、活动增多等症状。而抑郁发作时,会表现出持续的焦虑悲伤、思维缓慢、精力下降,严重者可出现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

  在中国医师协会精神科分会副会长、双相及相关障碍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刘铁榜教授看来,双相障碍比较“青睐”文学艺术工作者,而一旦患上此病,人生就像荡秋千一样跌宕起伏。历史上有很多名人曾为双相障碍所困,他们中很多是卓有成就的艺术家、文学家、政治家等。比如,美国《独立宣言》的起草者和第三任总统汤马斯·杰弗逊、带领美国打赢南北战争的总统林肯,以及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海明威等都在双相障碍的名人榜单里。

  而把3月30日定为双相障碍日,则与荷兰后印象派画家梵高有关。“非常巧合的是,在梵高死后,科学家推断,他很有可能最后是罹患了双相障碍,所以就把他的生日——3月30日这一天确定为世界双相障碍日。”上海精神卫生中心陈俊博士介绍道。

  今年,“世界双相障碍日”首次被引进我国,主题为“很高兴走近你”。王向群教授解释说:“这里的‘走近’有两层含义,一是就双相障碍疾病和疾病日本身而言,希望能让更多人认识它、走近它;二是就双相障碍患者和家庭而言,他们承受着疾病痛苦和社会压力的双重折磨,希望社会各界能‘走近’他们,给予更多包容、理解和支持。”

  双相障碍可能就潜伏在我们周围,只是不太容易被识别出来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患有双相障碍的小杜是幸运的,因为他在自我觉察后,到医院得到了及早确诊和系统治疗,如今病情已得到了控制。在我国,还有很大一部分双相障碍患者不是被漏诊,就是被误诊。

  “双相障碍作为一种常见的重性精神类疾病,可能就悄悄潜伏在我们周围,只是不太容易被识别出来罢了。” 刘铁榜教授列举了一组数据: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双相障碍的发病率约为1%~2%。一份国际研究资料显示,美国的双相障碍患病率是4.4%,是全球最高。在我国深圳,双相障碍的患病率为1.5%。

  与高发病率呈反差的是,双相障碍的识别率和治疗率非常低。双相障碍大多起病较早,15岁~19岁为高发期,但临床诊断的年龄多在20岁~30岁,即病后10年才被诊断。而且,被诊断为抑郁症的患者,实际有50%~70%的人患的是双相障碍。究其原因,王向群教授分析说,主要是因为他们绝大多数是在抑郁发作时才会求医,而在躁狂发作时间,他们往往很享受亢奋所带来的“良好”感觉,所以不会求助医生。而一旦被误诊为抑郁症,没有经验的医生很容易给患者进行抗抑郁剂的药物治疗,这会导致疾病复杂化,发作变频,甚至转为恶性的快速循环型病程。

  双相障碍之所以需引起重视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对患者身心造成的危害。刘铁榜教授指出:“双相障碍引起的疾病负担非常严重。如果一个人得了双相障碍的话,健康活着的时间就要少7.3年。此外,双相障碍在给人带来惊人的创造力的同时,还可能带来非常大的破坏力,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导致自杀。”据统计,双相障碍患者自杀风险是普通人群的10倍,25%~50%的双相障碍患者有过自杀行为,11%~19%的患者自杀身亡,年轻患者首次诊断后的第一年尤其容易发生自杀。此外,双相障碍不仅仅是精神方面的疾病,它与其他疾病共病率也非常高,如心血管疾病的患病率较一般人群增加20%,是一种严重危害身心健康重性精神类疾病。

  启动关爱计划,以缩短患者从患病到走进医院的距离

  事实上,双相障碍比抑郁症更为复杂,治疗起来也更为棘手。刘铁榜教授表示,双相障碍治疗需注重“三大原则”:即综合原则,长期原则,患者与家属共同参与原则。综合原则是指采取多重手段,如药物治疗、物理治疗、心理治疗和危机干预等措施,以提高疗效和改善患者的依从性;长期原则是指患者需要遵从医嘱长期治疗,实现与病共存,提高生活质量;患者与家属共同参与原则,即鼓励家人参与患者的治疗过程,帮助患者提高依从性,减少复发。

  “双相情感障碍是一种持续终生的疾病,一旦患了这个疾病,痊愈比较困难。不过,就像高血压、糖尿病等持续终生的躯体疾病一样,双相障碍也是可治、可控的。”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精神科马燕桃教授强调说,与抑郁症的治疗不同,双相障碍的药物治疗主要以心境稳定剂为主,配合抗抑郁药物使用。

  为了提升公众对于双相障碍疾病的认知,传递科学的疾病知识和治疗观念,同时提高双相障碍在中国的诊疗水平,我国启动了“双相障碍患者关爱计划”。刘铁榜教授解释说,“双相障碍患者关爱计划”包含疾病科普和专业医生培训等一系列项目。面对患者和公众,计划在全国21个城市开展义诊活动,使双相障碍患者得到第一手的疾病治疗和相关管理信息。同时充分调动医科大学生的力量,组建疾病宣讲团,深入学校、社区进行巡回路演。为了提高医生对于双相障碍的识别率和诊疗水平,从今年5月起,将组织专家在全国陆续开展精神科医生培训项目,通过指南解读、病例讨论等形式,让医生做到规范诊疗。

  “这一计划的实施将有助于缩短患者从患病到走进医院的距离,也对推动专业学科建设和提高诊疗水平具有重要意义。”刘铁榜教授表示。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