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丙肝发现不易治疗昂贵

2014-09-12 08:17:42 来源:健康报
  □本报记者 陈 飞□

  在日前举办的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2014年研讨会上,丙肝防治成为专家热议的话题。丙肝是引起肝纤维化和肝癌的重要原因,有很高的治愈率,但目前其在全球的发现率、治疗率却都非常低,越来越成为全球性的严重公共卫生问题。

  丙肝防治越来越受重视

  “日前在墨尔本召开的世界艾滋病大会上,有那么多的分会场和专题谈丙肝,这是第一次。”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丙肝防治室主任王晓春说,此次大会上一个专题报告称,全球丙肝病毒感染率约为3%,每年新发丙肝感染者多达300万人~400万人。全球估计有1.3亿人~1.7亿人感染丙肝,其中欧洲约1800万人,非洲约2800万人,美洲约1400万人,亚洲6000万人~7000万人,估算全球约27%的肝纤维化由丙肝引起。

  丙肝的广泛传播与采供血和静脉吸毒等有关。世界卫生组织统计了77个国家的静脉吸毒者丙肝感染率,其中37个国家吸毒人群丙肝感染率超过60%。

  根据流行病学调查结果估算,我国有丙肝感染者760万人~1000万人,丙肝感染率较高的地区分布在河南、新疆、广东、广西、云南等地,主要是既往卖血和吸毒人群多的地方。目前,全国每年临床报告丙肝病例约20万例,从年龄分布来看,以30岁以上为主,45岁~59岁和60岁以上年龄组也有较大比例,提示既往感染占很大部分。

  丙肝比乙肝更容易转化为慢性肝炎,发展为肝硬化和肝癌。随着其危害逐渐显现,近年来日益引起世界各国的重视。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副院长、北京大学肝病研究所所长魏来表示,美国丙肝感染主要发生在1979年前后,我国主要在1990年前后。按照发病规律,如果不及时治疗,肝硬化患者在10年后还会增多。

  2012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病毒性肝炎防控全球行动框架,提出对甲肝、乙肝、丙肝的全球控制目标。今年4月,世界卫生组织第一次为丙肝制定了检测和关怀方面的技术指南。

  王晓春介绍,目前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都在做丙肝的防治规划,各国都开始重视防治丙肝,我国已经制定了医疗机构丙肝筛查和管理的指南。“应该说,我国起步不算太晚,但还没有丙肝防治的国家规划。”

  住院患者筛查很有效

  王晓春介绍,目前全球范围内丙肝的发现率和治疗率都很低,各国平均发现率低于50%,而治疗覆盖率平均仅为2%~4%。美国现在约有400万名丙肝感染者,其中约160万人得到诊断,诊断率为38%。美国制定的新目标是,争取到2018年诊断率达到65%。在美国,只有5.5%的丙肝感染者得到治疗,日本估计有100万名丙肝感染者,约74.5万人得到诊断,诊断率达68%,但是治疗覆盖率也仅5%。目前,我国丙肝患者的治疗率不到2%。

  “无论医生还是公众,对丙肝的认识还很不够。”魏来说,调查显示,我国只有15%的专科医生认为丙肝可以治愈;在上海市和北京市,61%的公众不知道丙肝,76%的人认为丙肝不能治愈,只有5%的人检测过丙肝。

  王晓春表示,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去调查,发现一些从事丙肝治疗的医务人员跟患者说“这个病没法治好”。

  魏来说,尽管北京居民与美国居民对丙肝的认识差别不大,但是,我国广大农村地区情况更糟糕,在距离北京市仅50公里的一个县城,居民对丙肝的认识率低得难以想象。因为丙肝是慢性传染病,病程长,发病初期症状轻,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得了病,到了肝硬化阶段才去医院检查治疗。

  防治丙肝的第一步是发现丙肝感染者,魏来表示,要在全人群开展筛查成本太高,而在医院住院患者中进行筛查是有效的防治办法。近年来,很多医院对手术患者、住院患者都要做丙肝的常规检测,使报告发现的患者数量逐年增加。日前,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了《丙型病毒性肝炎筛查及管理》,正在一些医院进行试点。

  王晓春介绍,目前中国疾控中心与中华医学会合作已在全国开展加强丙肝防治人员能力建设工作,重点是加强对丙肝高发地区医务人员的培训,包括临床、实验室和预防干预方面,同时提高医疗机构提供规范丙肝诊疗服务的能力。

  治疗与预防需并重

  丙肝虽然可以治愈,但是各种治疗方案的花费均不便宜。使用普通干扰素和长效干扰素的疗程一般为半年到1年,费用分别为约1万元、5.7万元,还不包括相关基因检测等费用。国际上最新的直接抗病毒药物将疗程缩短为3个月,但费用为8.4万美元,虽然疗效显著,但是定价之高令很多患者望而却步。

  专家表示,在丙肝治疗的可及性方面,费用一直是重要的制约因素,在我国,很多常用的干扰素药物并不在医保报销范围内。一些地区只把其中1种~2种干扰素纳入报销范围,但对于很多农村患者来说,新农合门诊报销上限是100元~200元,但丙肝不可能长期住院,治疗费用实际上无法报销。

  丙肝治疗的可及性还涉及到药物的供应问题。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牛俊奇教授介绍,根据两年前的一个粗略调查,我国普通干扰素和长效干扰素的产量和使用量都很有限,如果按照600万名丙肝感染者估算,只有4.5%~5%的人接受治疗。如果按照1000万名感染者估算,仅有1.55%~2.58%的人接受治疗。而治疗能力不足和感染者发现难一样,在世界上很多国家普遍存在。

  加强医疗机构内筛查、降低药价、规范治疗是提高丙肝治疗可及性的重要任务,王晓春提醒,预防工作也绝不能忽视。“一种传染病单靠治疗是控制不住的,想通过一种药物来控制一个疾病的流行非常困难。”王晓春举例说,梅毒在全球有几百年流行史,尽管已经有非常好的药能够治愈梅毒,但现在梅毒传播仍然在全球影响巨大。

  “近千万名丙肝感染者正对我国公共卫生工作造成巨大压力。”王晓春说,尽管我国不断加强对血液和血液制品的管理,开展了综合干预工作,但现在共用注射器吸毒、无保护性行为、文身等很多情况有导致丙肝传播的风险,必须高度重视新发感染的预防,借鉴艾滋病防控的经验和模式,对公众广泛宣传丙肝可防可治。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