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我控制的这么好还要测血糖吗?不测行不行?

2017-08-29 16:16:45 来源:搜狐健康
  我控制的这么好还要测血糖吗?不测行不行?
  来源:北京糖协控糖卫士
  “降血糖与打枪是有一些相似之处的,打枪要瞄准,降血糖也一样要瞄准,否则不成瞎降了吗?降糖方案的选择以及药物剂量的确定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而是要根据血糖监测的情况不断进行调整。血糖监测得越充分,治疗方案的调整就会越及时、越准确。像您这种没有血糖监测引导的治疗不是盲目的治疗又是什么呢?……”
  对面的王总是由我院的一位退休多年的老主任介绍来的,在经历了多次爽约之后,今日终于如约出现在了我的诊室里。
  听老主任讲,王总是他的同乡,两人算是世交。王总是山西某地著名企业家,很有经商的头脑,生意做得有声有色,美中不足的是前年在当地医院被诊断为糖尿病,这令雄心勃勃的他郁闷了一段时间,随后倒是很快就开始接受药物治疗了,但疗效如何并不清楚。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老主任一直催他抽空来我院就诊,但王总总是以工作太忙为由一拖再拖,看来,今天总算是在百忙中挤出了空当。
  “你们这些企业家要来趟医院还真不容易啊!”我笑着调侃道。
  “你可不知道啊,我们王总可是大老板啊!整个企业好几千口子人,上上下下的事都得他亲自拍板,政协那边还有一大摊子事,哪有时间看病啊!”王总身后的一位衣着光鲜的年轻人抢着回答。
  “不对吧,大老板哪有直接管事的?在我的印象里,大老板一般都是在高尔夫球场、会所和夜总会活动啊。”我不解地问。
  王总挥了挥手,叹了口气:“我也不是不想那样,只是放不下心啊。这么大的企业,出点闪失那可不得了啊! ”
  “这个可以理解,可您再忙也要抽时间看病啊!疾病可是耽误不起的,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啊!您觉得呢?”我善意地提醒王总。
  “其实我也知道糖尿病是一种很可怕的疾病,所以我虽然很少往医院跑,可治疗却是一直在一丝不苟地坚持着的。我知道治疗的重要性。”王总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从前年春天确诊后不久就开始接受胰岛素治疗了,而且每天都按时打针,几乎没有停过。”
  “哦,那您现在打的是什么胰岛素呢?”我问道。
  “我有两支胰岛素注射笔,医生给我用的是两种胰岛素,三餐前打一种短效胰岛素,睡前打一种长效胰岛素。我一直没有服用口服降糖药。”王总从包里拿出两支胰岛素注射笔放在我的面前。
  “您每天三餐前和睡前都是打多少单位的胰岛素呢?”我接着问道。
  “我每餐前都是打10个单位的短效胰岛素,睡觉前是打12个单位的长效胰岛素。我这两年一直都是按这个剂量打的,没有变过,我坚持得很好的,几乎没有遗漏过。”王总有些自豪地说。
  “您注射的胰岛素的剂量没有做过调整?”我有些诧异,赶紧接着问道,“那您的血糖控制得怎么样呢?”
  “我想应该是不错的吧!”王总对此还是比较自信的。
  “怎么是应该不错呢?”我不解地问。
  “您想啊,我都每天打四针胰岛素了,那血糖控制得还能差得了吗?”王总似乎有些诧异地反问道。
  “那可不一定啊,您最近血糖监测的结果怎么样呢?”我继续问道。我感觉王总在糖尿病的治疗方面还有很多的错误认识需要纠正。
  “我最近还真的没怎么查血糖,我确实太忙了!”王总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您最近没怎么查血糖?那您上一次查血糖是什么时候?” 我追问道。
  “哦,好像是打胰岛素之前吧。”王总迟疑了一下。
  “您是说您从开始打胰岛素到现在一直没有查过血糖? 是这样吗?我没有听错吧?”说实话,我确实很惊讶。
  “嗯,确实如此。我想,我都每天打四针胰岛素了,控制好血糖肯定不在话下啊。再说了,测血糖又要扎针吧,要是真的按医生说的每天测四到七次血糖,那我每天得扎多少针啊!我还能正常工作吗?我的生活还有什么质量可言呢?再说了,我实在是太忙了,实在是顾不上,我每天坚持打四针胰岛素就已经相当不容易了。”王总辩解说。
  我叹了口气:“您真的是让我很开眼啊!我今天不想同您说太多,咱们还是先检查吧,等结果出来后,咱们再讨论吧。”
  一周后,王总等人再次出现在门诊。同一周前相比,王总的神情显得有些沮丧。我从王总递过来的检查结果里读到了他沮丧的原因。化验单上的结果显示,空腹血糖值为14.8mmol/L,餐后2小时血糖值为16.4mmol/L,糖化血红蛋白值为9.3%。尿常规检查尿糖三个加号。
  “怎么样?跟您自己想象的结果还是有很大差距吧?”我非常严肃地看着王总。
  “我觉得这不应该啊!我没打胰岛素之前也就是这个水平啊,怎么我天天打四针胰岛素还是这个样子呢?这怎么可能呢?您说我该找谁说理去呢?”王总愤愤不平地说。
  “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的,事实就摆在这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您还有什么好说的?您谁都不用找,要找就找您自己吧。”我心平气和地说。
  “您是觉得我还不够尽心尽力吗?我每天打四针胰岛素而且一如既往坚持不懈容易吗?”很显然,王总感觉自己很委屈。
  “您当然不够尽心尽力!您在坚持打针治疗不假,但您所坚持的治疗可以说基本上是一种盲目的治疗,结果不理想是理所当然的!”我盯着王总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
  “您怎么这么说呢? 您凭什么说我的治疗是盲目的?我也是按照医生给我制定的治疗方案进行治疗的啊!”看得出来,王总对我的评判有些不解,我感觉他心里很不服气,似乎也有些不太高兴。
  “这样吧,咱们先不说方案的问题。我先问您一个问题,打枪打得准不准取决于什么?”我笑了笑。
  “应该是取决于枪手瞄得准不准吧。”王总肯定地回答。
  “您瞄了吗?”我接着问。
  “我瞄什么?我又不打枪。”王总困惑了。
  “您是不打枪,可是您要降血糖啊,您的血糖情况到底如何,降糖治疗的方案是否合理,药物剂量是否合适,是否需要调整以及如何调整,都取决于您的血糖监测情况。您不测血糖, 这一切就无从知晓。在不知道血糖具体状况的前提下坚持治疗,您的治疗就必然是盲目的,也是不可能有什么理想的结果的。没有出什么大问题已经算是万幸了。”我语重心长地说。
  “降血糖与打枪的确有一些相似之处,打枪要瞄准,降血糖也一样要瞄准啊,这叫有的放矢,否则不成瞎降了吗?降糖方案的选择以及药物剂量的确定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而是要根据血糖监测的情况不断进行调整。血糖监测得越充分,治疗方案的调整就会越及时、越准确。像您这种没有血糖监测引导的治疗不是盲目的治疗又是什么呢?您其实就是一直在闭着眼睛开枪,您不知道靶心在哪里,也不清楚您的每一枪都打在了哪里,离靶心有多远。您也不可能根据这些差距做出适当的调整。所以,打不着是必然的结果,打准了那才真的是怪事呢!您说我说得有道理吗? ”
  “哦,您说得很有道理,我好像有些理解了。看来,我以前的想法是非常片面的,有些想当然了,我可能过于自以为是了。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您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啊!”王总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我必须要接受教训,今天回去后就天天测血糖,咱们下周再见。”
  “您这回有时间了?”我笑着问道。到底是聪明人呢,一点就通。
  “必须的!不瞒您说,看到化验结果后,我难过了好几天,也思考了很多问题。我觉得您说得对啊,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身体不行了,一切都是瞎扯!这回我要踏踏实实地调理调理我的身体。我的病就拜托您了。我会定期过来的。”王总看来是下定决心了。
  “好的,您有这样的决心我就放心了。我对您还是充满信心的,咱们后会有期吧。”看到王总的转变,我真的非常开心。
  “后会有期!”王总同我握了握手,然后站起来,向身后的一行随行人员大手一挥,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事实证明,王总是说到做到的,那天回去以后,王总不但开始认真监测血糖了,而且让手下的人把每天的血糖值绘成了曲线,我根据这些详细的血糖值记录对王总的治疗方案逐步进行了调整。两个月后,就将每天的四针胰岛素注射缩减为每天睡前的一针基础胰岛素注射,同时服用口服降糖药物。四个月后,停掉胰岛素,改为两种口服降糖药联合的治疗模式,血糖也控制得非常满意,且无明显不良反应。王总非常开心,说了许多感谢的话。
  据说从那以后每次碰到同样患有糖尿病的朋友或同事,王总都会积极地询问对方的血糖监测情况,并结合自身的经历强调血糖监测的重要性,起到了很好的教育作用。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