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讨思考 > 正文

绝对的“无抗养殖”可能吗?

2017-09-04 14:27:58 | 来源:北京日报 | 分享
  美国快餐连锁巨头麦当劳公司8月23日宣布,将于2018年起要求其全球的肉鸡供应商开始逐步停止使用人类抗生素,以防止出现更多的超级细菌。这一新闻令有抗养殖与食品健康的话题重新受到关注。
 
  这类人类抗生素是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人类药物中“最高优先级的重要抗菌药物”HPCIA。麦当劳公司提出,到2019年底在澳大利亚和俄罗斯的供应商将停止使用HPCIA,同时全部欧洲供应商停用一种名为多粘菌素的抗生素,其余市场供应商则于2027年1月前停用抗生素。
 
  无论中国在不在麦当劳的第一批“停抗”名单中,从可持续发展的眼光看,全球畜牧养殖业从有抗养殖走向无抗养殖是大势所趋。
 
  有抗养殖源于“促畜禽生长”
 
  “饲料中添加抗生素可明显提高畜禽类生长”——自这个研究结果于1946年首次被报道后,抗生素就作为饲料添加剂在世界各个国家被广泛使用。
 
  美国动物健康研究所的调查表明,美国动物饲料抗生素用量从1950年的91吨增加到2004年的9300吨,占美国抗生素总用量的58%。在新西兰、俄罗斯等国,抗生素也被广泛应用于动物促生长剂。
 
  抗生素养殖为何会有促畜禽类生长的作用?从原理来讲,主要是因为饲用抗生素可抑制或杀灭动物体内的病原微生物,减少发病率;在饲养场地卫生条件不佳的情况下,可维持动物肠道微生物的平衡状态;动物采食抗生素后可使小肠重量变轻,肠壁变薄,肠绒毛变长, 提高养分的吸收率;可减少幼龄动物的腹泻,尤其是降低未吮初乳幼龄动物的腹泻发生率, 促其生长。客观来看,饲用抗生素对现代畜禽业的飞速发展有不可否认的贡献。
 
  但随着社会发展,全球畜牧养殖业使用抗生素出现了不少问题。一是在畜禽饲料中随意添加抗生素;二是随意使用抗生素药物滤渣作为饲料原料或添加剂,因滤渣中含有微量的抗生素成分,对减少动物疾病发生有一定作用;三是使用违禁抗生素,包括各国政府明令禁止的兽用抗生素,以及对畜禽使用人用抗生素;四是屠宰前使用抗生素,个别养殖户这样做是为了掩饰患病畜禽的临床症状,以逃避屠宰前的检疫;五是在畜禽患病时乱用、滥用抗生素。
 
  抗生素之害在于“乱用滥用”
 
  目前学术界普遍认为,只要合理使用抗生素,确保种类和用量符合相关规定,并遵守停药期,就不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影响。若对畜禽“违规使用和滥用”抗生素,则将对畜禽本身,对人体健康,对生态和环境造成潜在、长远危害。
 
  人类如果长期摄入抗生素残余量超标的畜禽类食品,或是经常摄入小剂量相同的抗生素残余量超标的畜禽类食品,经过一定时间的累积,这些抗生素很可能会在人体内蓄积导致各种器官发生病变,甚至诱发癌变。与此同时,还有一系列的健康损害可能发生。比如,最典型的一类损害就是过敏,因为青霉素类、磺胺类、四环素类和某些氨基糖苷类药物能使部分人群产生过敏反应。再比如慢性中毒,磺胺类药物能破坏人的造血系统,氯霉素可导致严重的再生障碍性贫血。
 
  值得警惕的是,长期食用抗生素残余量超标的肉类可能产生耐受抗生素的“超级细菌”。当然,超级细菌的产生并非是单独对畜禽使用抗生素所引起,还有人用抗生素在防治疾病上的乱用和滥用、农作物栽培使用医用抗生素等因素。
 
  现在人们已意识到,对畜禽大量使用抗生素并非仅仅是过去认为的可以“短期”让畜禽快速生长,使用不当还会造成畜禽免疫力下降,最终可能导致畜禽大量死亡。原因是抗生素在杀灭病原菌的同时也会杀灭体内的有益菌,长期、大量使用抗生素会使生物体的肠道内菌群失调,让潜伏的有害菌趁机大量繁殖,从而引发内源性感染。另一方面,抗生素会杀灭生物体内的敏感菌,为外界耐药菌乘虚而入提供机会,造成畜禽的疾病继发、频发。最后,动物体内残余的抗生素通过排泄物进入生态环境时,又会使细菌的耐药性增加,反过来危害动物及人类。
 
  无抗养殖将“从相对到绝对”
 
  为减少抗生素耐药性和根本扭转畜禽养殖业乱用和滥用抗生素带来的危害,全球畜禽养殖业正在提倡“无抗养殖”。
 
  无抗养殖是指在养殖过程中不用抗生素、激素以及其他外源性药物。但是,这个定义有绝对和相对的区分。绝对的无抗养殖是在养殖过程中对畜禽的疾病防控拒绝使用一切抗生素;相对的无抗养殖是对畜禽的疾病防控,允许规范和合理使用部分抗生素。
 
  无论是哪个国家要实行无抗养殖,都不可能一步到位,均将是从相对的无抗养殖到绝对的无抗养殖。现在,欧盟已经走在前面。瑞典早在1986年迈出第一步,宣布全面禁止抗生素用作饲料添加剂。丹麦也陆续禁止了多种抗生素作为生长促进剂使用。2006年,欧盟成员国全面停止使用所有抗生素生长促进剂。当然,这些措施也只是相对的无抗养殖。
 
  此前世界卫生组织根据与人类健康的相关程度,将畜牧业使用的抗生素分成四类。目前在美国和加拿大,无论是处方还是非处方,第一类抗生素(为繁殖期杀菌剂,如β-内酰胺类,包括青霉素、头孢菌素类等)已经被禁止在动物生产中使用;第二类抗生素(为静止期杀菌药,如氨基糖苷类,包括链霉素、庆大霉素等)的使用也受到严格控制。同时,美国从2017年1月1日开始,第三类(为速效抑菌类,如杆菌肽、四环素类、氯霉素类、大环内酯类等)和第四类(为慢性抑制菌药,如磺胺和以抗球虫为主的莫能菌素等)还被允许使用,但需要有政府认证的兽医开具的处方。2018年1月1日,加拿大也将实行和美国一样的法规。
 
  延伸阅读
 
  中国养殖业已有抗生素替代品
 
  国际社会最终的目标是,2027年对畜禽类停用和禁用抗生素,实现绝对的无抗养殖。对此,质疑之声不绝于耳,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在畜牧养殖业中,动物始终面临细菌感染和患病,而与人类一样,抗生素也是治疗动物疾病的重要药物。
 
  现在,无论对于中国还是世界养殖业来说,取消并禁止在饲料中添加抗生素实际上并没有问题,因为育种、营养调配和环境改善等已能极大促进畜禽的生长。问题是在畜禽患病时,是否可以从合理使用抗生素到绝对不用抗生素。
 
  这一点有加拿大的成功经验可以借鉴。加拿大JEFO动物营养公司生产无抗鸡的经验是,首先对肉鸡接种疫苗以增强免疫力,包括支气管炎疫苗、传染性法氏囊病疫苗、马立克氏病疫苗和球虫疫苗。同时,对养殖禽配制更好的、有针对性的口粮。控制好鸡舍的温度和湿度,确保每只鸡在出生24小时内都能够采食到足够的粮食。农场严格控制人员进出,每养完一批肉鸡严格执行消毒程序,全年做一次彻底的鸡舍垫料清除及鸡舍清洗等。
 
  可喜的是,中国养殖业也有了一些抗生素替代品。比如中草药提取物(虫草类人工培养物含有虫草多糖、虫草酸、虫草素等有益成分,可替代或大幅降低抗生素的使用和剂量,并显著降低畜禽死亡率),这是目前在国内研究和推广应用比较广泛的抗生素替代品。
 
  除此外,比较成熟的抗生素替代品还有微生物制剂(主要是乳酸杆菌、双歧杆菌、芽孢杆菌、酵母菌等,可增强机体免疫机能、降低死亡率,但效果不稳定)、酶制剂(一切生物的新陈代谢都在酶的作用下进行,酶制剂不直接参与攻击病原菌,大多数作用是减少病原菌的生长基质)、酸化剂(如延胡索酸、柠檬酸,可刺激消化酶的活性,提高饲料养分消化率,并杀灭或抑制饲料本身存在的微生物、消化道内的有害菌)、特殊功能的化合物(如二甲酸钾、糖萜素和低聚甲壳素等,二甲酸钾可促生长和抗菌,其主要成分甲酸和甲酸钾在自然界和猪的肠道中天然存在,具有完全的生物降解性)。
 
  因此,在养殖动物进行充分和全面免疫、改善卫生条件、提高饲料营养条件下,动物无严重疾病时不用抗生素,小病和普通疾病试用抗生素替代品来治疗,长此以往,绝对的无抗养殖在中国是能实现的。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