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讨思考 > 正文

三医联动须澄清两个问题

2017-03-13 11:12:50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安徽省农村卫生协会会长 徐杰
  建立三医联动的管理体制是医改不可逾越的阶段性目标。在通往这一目标的道路上,“三明模式”是一步到位,只剩嫁接职能的尾期工程。而“福建模式”只是完成了走向三医联动的第一步,实现三保合一,并在此基础上对医保职能进行一定的扩容。接下来要走的应该是第二步:把扩容后的医保管理机构与卫生管理机构合并到一起,建立统管医疗、医保、医药的大卫生管理体制。如果这一步迈不出,仅仅止于“三保合一”,那就等于走了半截路停了下来,在通往三医联动管理体制的道路上功亏一篑,最后由“九龙治水”演变为“十龙治水”。
  “三医”如何联
  三医联动究竟是在三个平行管理体系的格局下,通过横向的多边会谈形成三方协调,还是在一个管理体系的格局下,通过垂直的统筹运作形成系统工程?这是构建三医联动在起点时就必须明晰的问题。回答这个问题不必去做过多的论述,只要回顾建国以来两段不同的历史就可以做出清晰的回答。在历史上“三医”原本统属于同一管理体系,当时三医的关系可以在体系内很顺利地协调,根本不存在“三国演义”的乱局。后来三分天下,逐渐形成了各行其是,各执一词的局面。医药管理从体系内独立出去后挣脱了原先的管控,自成一体并逐渐成为强势部门。前后两段历史的对比,清楚地说明只有构建统辖三医的管理体系,才有可能形成有效的三医联动模式。医疗、医保、医药如同承载国民健康的三驾马车,三匹马必须由驾驭者统一指挥才能齐头并进。“三医联动”未成,原因就在于现在马车上没有驾驭者,或者是驾驭者手中失去了那条足以驾驭三马的鞭子。
  “三医”由谁联
  那么,驾驭者由谁来做?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必须搞清与此存在因果关系的另一个问题:谁对马车上货物的运输负责?医疗、医保、医药的最终聚焦点是国民健康,这也是这三驾马车承载的物品。谁承担国民健康的管理,谁就必须充当这样的驾驭者,尤其需要强调的是,这样的驾驭者必须手握足以指挥这三匹马的鞭子,否则即使坐在驾驭者位置上,也是虚有其名。国民健康管理究竟是由谁承担具体的管理责任,只要看看每当国民健康出现突发性情况时,党中央国务院首先要哪个部门上阵,向哪个部门问责。那个最先上阵并且要接受问责的部门,就理所当然是手握马鞭的驾驭者。
  对这两个问题据理论道其实很简单,困难不在于论道,而在于行道。政府的部门撤并、职能调整所牵涉的是机构级别、领导职数、人员编制、行政权力等一系列敏感问题,这些问题往往是在形形色色的理由中纠缠不清,以至于形成“剪不断理还乱”的困局。此时如果缺少大刀阔斧、雷厉风行的锐气,往往就只能绕道而行。不要说三医联动,即便是三保合一,也可能是模棱两可,优柔寡断。三明模式能否完成最终的职能嫁接,福建的三保合一能否在管理体制上往前更进一步,国家能否从顶层设计层面果断地推出三医联动管理体制,将决定着难产几十年的三医联动管理体制能否在当今改革大潮下脱颖而出。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