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讨思考 > 正文

观点微波

卫生政策转化媒体不能缺席

2016-11-07 10:41:48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为助力健康中国建设,更好地让全民共建共享“大健康”,卫生政策研究者们产出了大量研究成果。但是,在如何将“研究”顺利落地方面仍需要媒体等力量拉一把。近日,上海市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就此召开了专题研讨会,将目光聚焦在了“媒体如何助力卫生政策转化”上。

 

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所长钱海红:

一次次聚焦就是一点点推动

今年年初,我的朋友圈里有张图被刷爆了,这是一张上海儿科医院的护士拍下的一张通知,通知上写着:儿科急诊内科排队6小时,无专家无特需,耐心等待。儿科医生少、儿科就诊排队时间长、儿科收费低,这是我们媒体经常报道的现象。

作为媒体,是事实的搬运工,也是价值观的传播者。事实上,上海市政府此前已经注意到儿科就医难的问题,但是系统推进还是在今年1月24日的上海“两会”期间。当时市委书记韩正参加代表团审议时忍不住“插话”关于儿科的讨论,他说,“十三五”期间务必要解决儿科就医难问题。紧接着,半年多来,一系列有关破解儿科就医难的相关卫生政策铺陈落地。与此同时,上海还恢复医学院校儿科系的招生,提高儿科医生收入、待遇,在职称考评上也给予倾斜,把尊重儿科医生发展规律等举措或精神写入卫生“十三五”规划等文件。

这些卫生政策的相继出台与新闻媒体的报道、关注、呼吁密不可分。一个报道不能马上解决问题,但正是因为一次次聚焦,让大家了解、走近儿科医生,推动问题一点点的解决。

上海市卫生发展研究中心何 达博士:

媒体可让社会见证研究的客观性

对于任何研究而言,最大的成果不是获奖,不是申请专利,也不是发表文章,而应是对社会的贡献,对于基础医学以及卫生政策研究而言尤其如此。反观当前众多来自高校的研究,大部分终止于国内外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而美国已有统计显示,学术期刊的阅读量非常低,且阅读人群大部分也是研究者,那么这样的研究多数局限在学术圈之内。放眼全社会,这样的研究成果能被外界了解的机会十分渺茫,也就无法谈及贡献社会。

有一类研究机构,即有着官方背景的研究机构,被称为政府的“智库”。他们的研究导向与高校不同,其研究目的性更加明确,时效性更强,不强调论文发表,但研究结果被政策制定者了解的机会更多,因此对政策可能产生的影响更大。然而因为政府背景的原因,这类机构也存在着如何保证研究的中立和客观性的问题。

媒体是各类信息高效传播的良好介质。提高目前我国研究成果转化率的有效方法之一,就是充分利用媒体将已有的研究成果传播出去。尤其是在当前信息爆炸的时代,传统主流媒体和新媒体各自大放异彩,更加应该利用好这个有效的工具。对于高校科研人员,媒体可以帮助其扩大研究成果的传播范围;对于政府智库,媒体可以让社会见证研究的客观性;对于民办研究机构,媒体可以让公众检验研究结果的水平。用好媒体,才能发挥研究成果应有的价值。

美国中华医学基金会(CMB)主席陈致和:

用好媒体进行健康促进

人们手中的知识才是对个人健康和公共卫生产生最终影响的因素。媒体在卫生政策转化当中的作用,说到底是如何运用知识进行健康促进。许多人希望用卫生政策研究来提高政策决策的质量,然而很多研究产生的结果实际上是一些卫生技术、医疗技术。在中国,当决策者进行决策制定的时候,需要获得和更好使用卫生政策研究的结果和知识。研究者要认识到媒体是独立于研究和政策制定之外的一个单独的领域,在如何传播健康知识方面有着独特作用。

健康报社副总编辑闫丽新:

如何有效传播是必答题

如何让卫生政策研究真正服务于政策决策是我国卫生与健康事业发展与改革所面临的重要问题。作为行业媒体,《健康报》在促进卫生理论研究成果传播与转化中,具备独特的优势。从卫生决策者的角度看,影响卫生政策研究成果应用的因素主要包括以下四项,研究能力和研究成果的质量,推动卫生政策研究成果应用的动力机制,研究者与决策者之间的合作研究,以及研究者和决策者之间的有效沟通。从影响因素的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到,尽可能地和政策制定者加强沟通是十分重要的,如何有效传播是理论研究者必须考虑的一个问题。期望有更多接地气的研究促进卫生改革与发展,希望卫生研究资源能够被更加合理的使用;期望研究者们更加重视与媒体的合作,更加重视研究成果的有效传播,而不仅仅是在自己的学术圈和研究领域内发发论文、上上公众号。

栏目主持:金春林 何江江 信虹云 李潇骁(上海市卫生发展研究中心)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