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观点微波

公立医院改制 “改好”不容易

2016-08-23 16:24:54 来源:健康报
 
 

在公立医疗机构处于主体地位的前提下,通过公立医院改制,可以发挥市场作用,引入竞争机制,优化卫生资源配置,盘活国有卫生资源,探索多元化投资办医可行路径,满足群众不同层次医疗服务需求。不过,要想让公立医院改制顺利推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上海市在公立医院改制方面已经探索了十多年,在如何“改好”公立医院方面有不少经验教训。

 

上海市卫生计生委医改办高广文:不仅仅是市场化改革

自2002年以来,上海先后有虹口区曲阳医院、闵行区中医医院等在公立医院改制方面进行过不同程度、不同方式的探索,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和经验,但在医疗服务质量、人才培养、重点学科建设等方面也产生了一定问题。总体来看,公立医院改制应注意以下几点:

一是与卫生资源规划相结合。通过规划,明确各级各类医疗机构科学定位,引领医疗资源科学合理布局,从而确定哪些公立医院可以转制,转制规模有多大,注重医疗资源的有序利用,着力“补短板”。

二是与发展社会办医相结合。公立医院改制是发展社会办医的途径之一,公立医院改制可以成为发展社会办医的突破口,社会办医的充分发展又可以为公立医院改制创造良好的环境。

三是与公立医院人事制度改革相结合。医生作为“单位人”身份是制约公立医院改制的重要因素,下一步需要建立健全岗位管理制度,探索编制备案制改革,为规范和鼓励医生多点执业提供平台。

 

上海市金山区卫生计生委陈小丽:精准识别利益相关者

公立医院改制是个复杂的改革领域,能否平稳顺利实现转制目标,考验着改革实践者们的勇气、智慧。

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决定将自身举办的公立医院转制为社会办或者混合所有制的医疗机构时,必然考虑应该怎样更好地维护公共利益。从这个目标出发,关键是要就转制对利益相关者造成的影响有一个全局的评估与判断。

但公共利益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只能结合具体的环境来界定这个“公共利益”在哪里。譬如有人说稳定就是最大的公共利益,所以不要折腾了。这话固然听起来消极,有些不作为的味道,但是细想,如果盲目冒进造成烂摊子又要“翻烧饼”,那确实客观上还不如不要动。在这方面,我们经验不多,教训不少,值得深思。

公立医院职工在转制中的得失去留也是影响转制成功的关键,但我们对此往往考虑不够细致。“公共利益”还有长期与短期、局部整体、直接间接之分,因此对转制的配套考虑和后续的评估应该有战略眼光。一句话,转制有风险,谋定而后动,对利益相关者要有精准识别,合理补偿,追求长远共赢。

 

上海市卫生计生委医改办冷熙亮:慎重科学选择PPP模式

因地制宜选择改制对象,可优先选择运行效率低下、经营绩效欠佳、资源大量闲置的国有企业、社会团体、部队等的所属公立医院开展改制试点。

在公立医院资源丰富的城市,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实现医院所有制多元化,使公立医院和社会资本的优势取长补短,为社会提供数量更多、质量更优的医疗服务,推动公立医院与社会资本的混合制改革是大势所趋。

混合制改革,体现了在卫生公益事业领域由“国家垄断”到“国家控制、社会参与”管理模式的转变,能够发挥民间资本的鲶鱼效应,减少政府失灵和市场失灵,既能满足充足且优质医疗服务资源的供给,也能满足社会资本提供新的投资收益的需求。

国际经验表明,PPP模式(公私合营)是促进多元化和多层次医疗服务体系建设的重要途径,不能以坚持公益性为由一味排斥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更不能只以办医主体的身份和属性来判断医院的公益方向和医疗行为。

一定要实事求是地根据区域卫生规划和建立多元化多层次医疗服务体系的要求,慎重而科学地选择PPP模式。

一是对资产和资金充足的地区,为了引进私人技术、医院管理团队或管理机制,应当探索采用委托管理、服务协议、设备和房屋出租等方式。

二是对于区域基本医疗服务体系建设不足,为了解决融资问题,可以采用建设-委托管理-转让、合资新建-委托管理等模式,由社会资本全资或部分资金建设新的公立医院,并在委托运营管理若干年后,产权归政府所有。

三是对于因资金不足、管理不妥等原因导致后续发展困难的公立医院,则可通过部分股权转让、混合所有制等模式,实行政府与社会资本双方以资产为纽带的合作。

四是社会资本投资建造的高端医院和营利性医院,如需公立医院技术和管理支持,应该以公立医院的无形资产和技术人才入股,实行股份制和受益权分配合作模式。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教授于保荣:不要制订正面清单

当然,目前中国的公立医院普遍存在至少以下三个问题:一是由于过去在设备和基建上的投入,形成负债过重的局面;二是背着离退休人员的包袱;三是由于体制的因素,存在对市场和居民需求的反应性不够敏感、管理相对较粗、人浮于事、资源浪费等问题。如何化解公立医院的债务,政府应该举办多少公立医院、规模应该多大,如何在提高全社会医疗服务提供能力的同时形成有效的竞争,等等,都是需要认真研究的问题。

如何鼓励社会力量办医?其一,仅仅靠制订政策,其效果是不长远的,从社会治理角度看,更重要的是要制订法律。其二,不要制订正面清单,规定社会力量办医可以在什么领域做什么事情,而应该反过来思维:限制政府权力,政府部门不应该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限制社会力量做什么或者设置障碍和歧视政策。

栏目主持:金春林 何江江 信虹云 杨 燕(上海市卫生发展研究中心)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