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更新观念是中国医改的关键

2007-12-20 14:22:24 来源:健康报
  中国医改的关键在于思想解放、观念更新。结合中国医疗行业的现状,我们至少需要在七个方面更新观念——  一、医疗卫生具有福利性事业及产业双重属性  医疗卫生行业的属性问题,一直以来我们都不敢直接面对。其实这一问题早已有了明确的说法,即医疗卫生具有双重属性——福利性事业属性及产业属性。世界各国医疗卫生体制也都在遵循这一双重属性进行变革,如德国、挪威、瑞典都在减少国家公费医疗的比例负担,加大产业属性在医疗卫生行业的比重。  近些年来一些国家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都在努力减少政府负担,加大市场经济在医疗行业的供与需的调节作用,加快医疗产业进程的发展。这些国家改革的主要理论依据基于以下两个事实:首先,飞速上涨的医疗费用开支,使各个国家政府无力承担(全额报销的公费医疗即将成为历史)。其次,疾病谱的改变及医学科技的进步,使得健康状态与个人生活方式息息相关。  单纯依靠政府有形的手已经不能解决医疗中的所有问题,因此要加大无形手的作用。关键是何时用有形手、何时用无形手?医疗卫生对谁讲福利性属性、对谁讲产业属性?市场解决效率问题,政府解决公平问题。政府有限的卫生经费在完成公共卫生职责的前提下主要用于提供老人、穷人和国家公务员的基本医疗保障问题,其他人的就医问题及健康需求应由无形手来解决,走社会保险之路。  二、国家与人民越富有对医疗支出所占的开支比例就越高  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医疗卫生行业的兴旺发达与国家的兴旺发达是负相关性的。因此近年有些省市提出要争取实现医疗费用的零增长或负增长,抑制大型公立医院的发展。这种观点是值得商榷的。医疗卫生行业的兴旺与国家和人民的富足是正相关的。以下三点就充分说明了医疗费用增长的合理性和必然性:  1.科技的进步。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医疗上的诊断治疗方法日趋丰富,老百姓在接受诊断治疗过程中所遭受的痛苦越来越小,医疗效果越来越好,但费用越来越高。  2.银浪时代的到来。中国尚未实现小康但已率先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在人相对延长的寿命阶段恰恰是对医疗需求最高的阶段,医疗费用增长是必然的。  3.人们生活品位的改变。在基本物质生活需求得到满足以后,延年益寿、减少病痛、提高生活质量成为中国老百姓的追求,也是人们对医生和医院的新要求。这一需求的出现使得医疗卫生开始具有私人产品的属性,因为这一需求是公费医疗所不能满足和涵盖的。  因此,国家与人民越富有对医疗的支出所占的所有开支的比例就越高。  三、医疗卫生体制改革遵循的原则——效率与公平兼顾  近期流行这样一种观点,即卫生改革应只重视公平问题。言下之意是可以忽视效率问题。其实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讲,最大的问题就是卫生资源的有限性与无限的民众日益增长的医疗卫生需求之间的矛盾。要想用有限的卫生资源最大限度地满足民众日益增长的卫生医疗需求就必须重视效率问题,效率的概念也逼迫我们把有限的政府资源用到刀刃上。因此,没有效率做前提,“全民医保”是难以实现的。  四、中国医疗卫生行业没有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  近来医疗行业有一种流行的说法,认为十几年来中国的医改之所以不成功,其原因在于“过于市场化”。这种说法是很偏颇的,是源于我们对市场经济缺乏正确的认识。因此我们需要重新树立正确的市场经济观念。正如我们必须认真学习马克思的《资本论》,才能正确认识什么是社会主义一样,我们需要认真研修亚当·斯密斯的《富国论》,才能真正了解什么是市场经济。  了解了什么是真正的市场经济,我们就不难发现,中国的医疗卫生行业不是过于市场化,而是没有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医疗卫生行业的特殊性不足以构成卫生行业不遵循人类社会普遍发展规律的理由,中国的医改不能回头走计划经济的老路,必须坚定不移地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路——一条创新发展之路。  五、国家对医疗卫生行业的管理重心应放在“管”而不是“办”上  人有所不为才能有所作为,政府也是如此。本届政府已明确其基本职能——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当前政府最应该管好的医疗卫生行业的事情有如下六件:全民健康教育;老人、穷人和国家公务员的就医问题;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总体规划;农村初级医疗卫生保健体系;公共卫生体系;大型公立医院的建设与管理(医教研防)。  今后政府只留下少量的公立医院直接由政府管办(占医院总体数量的5%~10%),其他现有的公立医院都要改制为非营利性经营性医院(占50%~65%)和营利性经营性医院(30%~40%)。国家不直接办医院并不等于不管医院,在所有行业当中国家对医疗行业监管是最为严密的,所有的行业准入都掌握在国家手里,不存在失控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国家对医疗卫生行业直接插手经办过度,而监管不足。因此今后国家对医疗卫生行业的管理重心应放在“管”而不是“办”上,实行“管”“办”分离。  六、医院产权问题不解决就不可能提升公立医院的管理水平  中国公立医院的核心问题是管理问题,管理问题的关键是运行机制现代化的问题,运行机制现代化的基础是管理体制现代化,管理体制现代化的核心是产权问题。因此产权问题不解决就不可能提升中国公立医院的管理水平。  至于国有资产的流失问题应当全面地来看待。国有资产的流失有两种,一种是动态的,一种是静态的。因为惧怕改制造成动态的流失而把这个问题搁置,那么造成国有资产的静态流失要远远大于动态流失。惧怕产权制度改革另外一种错误的表现是,对产权制度改革的片面认识和理解,认为产权制度改革就是“一卖了之”。产权制度的改革是多元化的,它不仅包括国家放出一部分不该管的公立医院——实行国退民进,而且还包括留下来的公立医院要明确实际的产权监管者,解决目前我们公立医院产权缺位的老问题,防止国有资产的流失。  七、公立医院实行股份制改造是公有化而不是私有化  谈医院产权色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旧有的公有制观念在作怪。旧有的公有制属于“一大二空”的公有制,大到没办法再大了才算公有制,空到不属于任何个人或集体才算公有制。这种“一大二空”的公有制就造成了产权缺位的严重弊端,大家都是国家主人就造成了谁也不是国家的主人,于是出现了“美洲有个加拿大,咱们有个大家拿,最终拿大家了”。这种旧有的公有制观念其实早已寿终正寝了:《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中已明确说明“股份制将成为公有制的主要实现形式”。公有制不再是“一大二空”,它必须有实实在在的载体,而这种载体就是股份制。所以我们说,公立医院实行股份制改造是公有化而不是私有化,是社会进步而不是倒退。 北京安贞医院副院长周生来  作者简介  周生来1985年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我国首位获得美国Health-MBA之人,回国后任北京安贞医院副院长,并任清华大学等高校医院管理客座教授。周生来将医院管理工作实践和在国外学习到的先进医疗行业经营管理理念、方法以及自己的系统思考融为一体,归结为《中国医疗卫生行业的创新与发展》、《现代职业化医院管理》系列课程。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