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后埃博拉时代麻疹疫情或将致更多人死亡

2015-04-14 10:10:35 来源:中国科学报
  随着埃博拉疫情在西非减弱,第二次卫生危机正在发酵。利比里亚出现的最后一起埃博拉病例是在数周前被记录的。不过,在那里以及埃博拉疫情仍在“阴燃”的几内亚和塞拉利昂,本已脆弱的公共卫生系统被进一步摧毁,同时儿童免疫接种的权利被剥夺。近日,研究人员发出了可能出现灾难性后果的警告:麻疹暴发在最坏情况下致死的人员将比埃博拉多出上千人。
 
  “埃博拉带来的二次影响可能与其产生的直接影响同样糟糕,或者更坏。”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布隆博格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家Justin Lessler介绍说。他与合作者针对埃博拉之后潜在的麻疹疫情暴发规模给出了一些发人深省的数字。
 
  在这片被摧毁的地区,麻疹绝不是唯一或者最坏的威胁。例如,出于对疟疾病例急剧上升的担心,无国界医生自去年10月起便开始为对抗这种寄生虫病分发药物。然而,麻疹是当地被破坏的卫生体系的“大敌”,并有可能最先来袭且导致惨重损失。作为地球上传染性最强的病毒之一,麻疹的传染性比埃博拉高出5~10倍,同时是在一场灾难之后最先暴发的疾病之一。在贫困国家的人道主义危机中,它能杀死多达20%的感染者。这些人通常因营养不良和维生素A缺乏而变得虚弱。
 
  即使在埃博拉来袭之前,几内亚和塞拉利昂也是麻烦缠身。一项人口和卫生调查显示,2012年和2013年,在这3个国家据估计只有62%~79%的儿童接种过麻疹疫苗,而且仅仅接种了一剂疫苗。由于该病毒传播得非常迅速,95%的人口必须接受两剂疫苗注射的保护才能阻止麻疹感染。
 
  “在这3个国家,麻疹免疫接种一向很弱,但在去年夏天骤然下跌。”美国疾控中心(CDC)全球免疫部门资深顾问Steve Cochi介绍说。利比里亚在2014年秋天晚些时候发起一项麻疹预防接种行动,但自埃博拉疫情暴发后就被取消了。在几内亚和塞拉利昂,相关接种计划也被推迟。
 
  在最新研究中,Lessler及其合作者想弄清楚在后埃博拉时代麻疹暴发将会有多严重。这个来自多所高校的团队利用统计学和地理空间方法描绘了在埃博拉来袭之前容易感染麻疹的儿童数量、年龄和所在位置。随后,他们插入各种假设预测在6个月、12个月和18个月后对麻疹免疫接种的干扰效应。
 
  他们残酷的推断是:相较于在埃博拉疫情暴发之前,后埃博拉时代一次区域性麻疹疫情将使约两倍多的人遭到冲击。据估计,受影响人群将从12.7万人升至22.7万人,同时疫情将另外导致2000~1.6万人死亡。在最高峰时,死亡人数将超过埃博拉病毒迄今为止致死的近1万人。Lessler强调,几乎所有这些死亡都可以通过有效的大规模免疫接种行动避免。他表示,该团队之所以聚焦麻疹而非诸如产妇死亡率的倒退,“是因为有些事情我们知道应该怎么做,而且同其他干预相比,麻疹接种要相对廉价”。
 
  Lessler承认,他们的设想可能过于悲观。该团队推断,通过常规接种和大规模行动,麻疹预防免疫在埃博拉疫情暴发后下降了75%,并且需要18个月才能回到埃博拉暴发前的接种率。
 
  “该研究对常规麻疹疫苗接种所受干扰程度的推断过于武断,并且正如作者所承认的,仍然面临争议。”英国帝国理工学院流行病学家Nicholas Grassly表示,但结论和对采取行动的呼吁并非如此。
 
  在Cochi所在部门掌管麻疹团队的Katrina Kretsinger介绍说,2014年年底CDC自己也制作了易感人群规模模型。在今年1月初向CDC主任Tom Frieden报告了基本情况的Kretsinger表示,尽管CDC团队利用不同的假设,比如疫苗接种下降50%,但得出了非常相似的数据。“对他而言,这是优先考虑的事项。”Kretsinger说。
 
  不过,在一个启动逐渐增加的疫苗接种仍是一项挑战的地区,埃博拉为其带来了全新的困难。Cochi提出了质疑:当这么多卫生保健人员已经死去时,谁来注射疫苗?考虑到针对西药的谣传和不信任,人们会接受疫苗吗?“如果你拿着一支麻疹疫苗靠近当地人,他们可能会认为那是埃博拉病毒疫苗。”
 
  尽管如此,在CDC和其他国际合作伙伴的帮助下,利比里亚正在继续前进,试图最早在5月启动针对9个月~5岁所有儿童的麻疹接种行动。而在塞拉利昂和几内亚,相关规划落在后面,因为迄今为止,关注点仍停留在阻止埃博拉上。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