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法国医生对医改方案说“不”

2015-03-26 11:00:21 来源: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胡钟月
 
  据法国《费加罗报》网站3月19日报道,在法国政府最新提交的医疗卫生修订法案中,减少了对医生从业年龄的限制。新法案规定:医生的退休年龄从目前的68岁延长至72岁。此举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解决医生紧缺的现状。
 
  延迟退休方案是由法国社会事务、卫生与妇女权益部部长玛丽索尔·图雷纳牵头制定的医疗卫生法案中的一部分,法案即将提交议会进行第一轮审议。然而,这部“雄心勃勃”的改革法案却在法国医护界引起轩然大波。反对者宣称“法案不废,罢工不止”,卫生部长则决心将改革进行到底。
 
  女部长的“国家卫生战略”
 
  2013年9月,由图雷纳部长发起的“国家卫生战略”正式启动。这项宏大的改革计划旨在应对当今法国医疗卫生系统面临的新挑战。这些挑战包括人均寿命延长导致的医疗负担增加、慢性疾病的增多以及医疗卫生体系的不平等。
 
  从2013年年底到2014年年初,法国各地组织了160场关于“国家卫生战略”的辩论,约2.5万人参与其中。在充分收集了各方意见后,图雷纳部长于2014年6月公布了医疗卫生改革纲领。最终,一份法律草案于2014年年底酝酿而成。该草案将于3月31日送交国民议会(法国的众议院)审议。
 
  这份医疗卫生法案首先是加强疾病预防。包括对青少年吸烟和酗酒的防控,预防艾滋病,以及改善食品的营养信息标识等;其次,改善就近医疗,提高日常医疗的便捷度,让医疗“真正地、切实地惠及所有人”,使经济拮据者也无需对医院和诊所望而却步。
 
  为此,改革计划把目前有条件的医疗费第三方支付逐步扩大为全面的第三方支付。即到2017年,所有人无论在医院还是在私人诊所就诊,都无需当场向医生支付任何费用。医生的报酬将由患者投保的保险机构日后汇入医生的账户中。
 
  最后,以患者为中心,推进医疗创新。赋予“地区卫生机构”(ARS)更多的权力以提高地区卫生系统的组织性,将部分接种疫苗的权限给予药剂师等。
 
  如果用几个词来概括这份医疗卫生改革法案的核心精神,那就是“平等”,“易接近”和“患者第一”。正如卫生部长的倡议:“让我们的医疗系统去迎合患者的需要,而不是让患者去适应医疗系统。”
 
  来自医生的反对之声
 
  然而,这项“将改变几百万法国人日常生活”的大手笔改革却遭到了广大医护人员的激烈反对。自法案公布以来,医护界对法案中一些条款的质疑之声就源源不断。医生们反对的焦点集中在“医疗费第三方支付全覆盖”的举措。
 
  根据法国社会事务督查局在2013年7月出具的调查报告,目前法国城市地区有35%的诊疗费通过第三方支付的方式结算。能够使用第三方支付的情形包括工伤或职业疾病等有限的几种。另外,加入几种特定的医疗保险的患者也可享受第三方支付。
 
  全面的第三方支付为患者带来福音,却令私人医生们头疼。法国人的医疗保险通常由基本医疗保险和补充保险两部分组成,后者属于自愿参加的商业保险。法国有400余家商业保险公司,私人医生可能会深陷与这些商业保险公司繁琐的“追偿”手续中,甚至为了得到几欧元而填写一沓表格,背负沉重的行政负担。
 
  在法国,病人有权选择自己的主治私人医生,而医生也有权决定开药、安排住院等事宜,不像英美国家一样会受到保险公司的限制。
 
  然而“第三方支付全覆盖”却意味着商业保险公司掌握了向医生清偿诊疗费的“权力”。私人医生们担心这些商业机构可能会以此为砝码左右患者对私人医生的选择。法国自由医药联盟主席杰罗姆·马蒂批评道:“这是一个医生缺位的医疗系统……我们医生的自由和独立受到了侵犯。”
 
  除此之外,医生们认为将接种疫苗的权利给予药剂师是对医生职业的“肢解”,并认为扩大“地区卫生机构”的权力意味着建立一个“国家控制的医卫系统”,而医护从业者的角色和话语权可能被削弱等。
 
  面对医生的批评和担忧,图雷纳部长依旧对其改革方案充满信心。虽然她增加了与医护人员代表的协商环节,但目前似乎并不打算对法案做任何实质性修改。尤其在推进“第三方支付全覆盖”上图雷纳态度坚决。她向医生们保证:“我们会将诊疗费7日内清偿写入修正案。”另外,她还在与医护界工会代表的会面中一再强调,改革希望建立的绝不是一个“国家控制的医疗系统”,在方便患者的同时,医生们依然享有充分的权利和自由。
 
  图雷纳部长的这颗“定心丸”效力显然不够强劲,而她面对批评丝毫不动摇的态度更是令医生们大为失望。3月14日、15日,“白大褂”们在巴黎组织了浩浩荡荡的罢工游行。参加罢工的包括全科医生、专科医生、理疗医生、护士等各领域的医护人员,参与人数将近两万。
 
  医生们呼吁将法案废除或至少重写争议条款。法国主要的私人医生工会呼吁在3月31日,即法案提交议会当日举行新一轮罢工游行。
 
  致力于为患者撑起保护伞的改革法案却可能触及广大医护人员的利益。毕竟患者和医生的意见都是民意,图雷纳部长和法国政府能在这条医改道路上坚守多久,仍需拭目以待。
 
  医生72岁退休没大争议
 
  与广受争议的“第三方支付全覆盖”条款相比,医改法案中关于将公立医院医生退休年龄自68岁延长至72岁的规定引起的讨论较少,但这一举措所反映出的当前法国医生紧缺的问题却值得关注。
 
  法国目前的医生紧缺状况源于1971年开始实行的“数额限制”政策。上世纪70年代初,法国选择学医的年轻人数量急剧增加,政府担心医护人员数量过剩会导致公共医疗开支的增加,于是开始对进入医学专业第二年学习的学生数量进行严格限制。
 
  但10年后,随着人均寿命的延长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医护人员的需求突然开始增长。
 
  上世纪90年代初,随着“数额限制”政策的“成果”逐步显现,进入第二年学习的医学生已从上世纪70年代的将近9000人直线下降到不到4000人。这个缺乏长远考虑和科学计算的限额政策在需求剧增的情况下撕扯出了巨大的医生供求缺口。
 
  虽然自1995年后,医学生的数量不断上升,但法国一些领域专科医生紧缺的状况可能还要延续一段时间。这也是为何旨在弥补医生缺口的延迟退休举措是临时性的,预计在2022年废止。
 
  公立医院麻醉科、放射科、急救科等科室专科医生的紧缺使得很多医院不得不雇佣临时医生。这些临时医生中有无意定居的年轻医生,还包括一些家庭主妇和退休医生。供不应求的局面造成临时医生的工资“坐地上涨”,有些医生的月薪竟达到1.5万欧元,是医院正式医生平均工资水平2.5倍。而根据社会党议员奥利维尔·维朗2013年的调查报告,医院每年在临时医生身上的额外花费高达5亿欧元。
 
  为了缓解公立医院医生短缺的现状,政府拟根据需求将一些医生的退休年龄延后。72岁的退休年龄乍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考虑到医生职业的特殊性,这样的安排也并非离谱。
 
  在法国,一般职业的法定最低退休年龄是62岁,而医生的法定退休年龄是68岁。
 
  即使医生的退休年龄已高于其他行业,根据国家医生协会的统计,仍有三分之一的医生选择在退休后继续执业,他们中的大多数是私人医生。
 
  法国私人医生工会主席米歇尔·沙桑指出:“通常,一个医生即使到了65岁也不会觉得力不从心,他们经常继续非全职地接诊,这有时也是为了培养年轻的后辈。”
 
  对于延长退休年龄,在法国拉瓦尔医院工作的62岁医生克劳德·图萨认为,延长职业生涯是个不错的提议。但有一个条件,即必须给予每位医生选择何时退休的权利。同时,医生也应根据从事的具体工作客观判断自己的能力。
 
  拉瓦尔医院的院长表示,该院上手术台的医生的年龄通常不允许超过65岁。
 
  在推迟退休年龄的问题上,医生的意愿并不是决定性的。法国医院医院联合会主席杰拉德·文森特强调:“医生不应认为他们自动获得了延长工作年龄到72岁的权利。延迟退休需要符合医院的用人计划,并得到医院的明确同意。”
 
  由于此项举措主要在于缓解医生紧缺,因此医院并不希望医生在人员充足的科室和领域延迟退休。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