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让大医院的医生“翅膀”硬起来

2016-08-24 16:39:33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历史性打破医生“铁饭碗”,实行去编制化让医院自己定岗定薪;整合基层医疗资源,重金聘任基层全科医生;成立跨部门的医管中心,把卫生主管部门从“办医院”的角色中解放出来……作为全国首个印发公立医院综合配套改革方案的试点城市,深圳啃下一个个医改“硬骨头”
 
  “2015年,深圳全市公立医疗机构的药占比(药费占医疗费的比例)下降到32.6%;次均门诊费用218.36元、次均住院费用9117.24元,维持在国内同级城市中的较低水平;居民现金卫生支出占卫生总费用的比例下降到19.62%,实现了控制在30%以内的医改目标。”深圳市卫计委主任罗乐宣说,通过深入推动管理体制改革,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等多举措并举,深圳市公立医院正在逐步实现公益性的回归。
 
  促进资源合理流动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是国内首家实行全员聘用制的公立医院。这家由深圳市政府投资,香港大学团队进行管理的公立医院,从一开始就没有编制和行政级别的“铁饭碗”,在政府核定的工资总额内,实行岗位绩效工资制度,医院的医生年薪起点是40万元,最高的顾问医生年薪将近100万元。
 
  “以岗定薪的薪酬体系以医生的实力和贡献为本,能激励医生努力提高医术,为病人看好病,一切以病人为本。”香港大学深圳医院一位医生表示,由于医院实行岗位薪酬制度,医生的收入仅仅与诊疗质量和岗位级别有关,而与看病数量、开药多少、检查多少脱钩,有效地杜绝了过度使用医疗资源。
 
  “想要改革公立医院,人事编制、事业体制不放松,即便允许医生自由执业,也很难实现真正的流动。目前,‘编制’是各级财政部门拟定财政预算和核拨经费的主要依据。因此,‘去行政化、去编制化’就成了深圳医改坚定的方向。”深圳市卫生计生委秘书处(医改办)处长李创说,要去除编制对政府财政投入、医务人员待遇提升的枷锁。
 
  为此,2015年,深圳市开始试点探索将公立医院编制管理转为岗位管理,将身份管理转为全员聘任;推行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新建公立医院取消行政级别,委托名校名院组建专业化团队负责医院的日常运营与管理。医院与医生的关系从固定用人转变为合同用人、医疗协作等多元化用人方式。目前,深圳市所有新建市属医院已经全面实行取消行政级别。
 
  “希望此举能够促进医疗人才的合理流动,鼓励大医院的医生‘翅膀硬了’就‘飞出去’,到基层办诊所,办医生工作室。随后,医疗机构将逐步实现平台化运作,医生、医生集团将成为引领医疗资源流动的核心动力。”李创说。
 
  推动强化防治结合
 
  “在这里可以更接近我的全科医学梦。”已经在深圳市罗湖社康中心工作了两个月的全科医生尹朝霞说,她刚刚把户口从北京迁到深圳。“我以前在北京市月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已经是主任医师了。当初,很多人对我辞职到罗湖社康中心工作表示不理解。但是,一些全科医学行业的同行听说我来到罗湖,都说我来对了。因为这里有着全科医疗发展最需要的土壤:政策扶持。”尹朝霞说。
 
  深圳对全科医生的重视依托于罗湖医院集团的成立。2015年8月,深圳将罗湖区人民医院、中医院、康复医院、医养融合老年病医院以及35家社康中心“打包”,组建唯一法人的罗湖医院集团,将过去社康中心院办院管模式转变为集团统管。罗湖区财政给予该医院集团大力扶持。2016年,区财政预算卫生经费投入7.42亿元,比2015年增加1.49亿元,社康中心人员待遇平均增长74%。
 
  53岁的孙喜琢现任罗湖医院集团院长和罗湖区人民医院院长。作为集团的法定代表人,他有权提名和任免下属各医院、社康中心的负责人。上任之后,他招聘了30位像尹朝霞一样的全科医生,起薪为每年30万元,聘请了30名健康管理助理护士、41名“5+3”全科规培医生、112名健康管理师,甚至引进了英联邦、北欧的优秀家庭医生。
 
  “家庭医生应该是综合能力强、专业过硬的人才,不然基层只会越做越弱,患者还是往上走。”孙喜琢说,集团已选派400名专科医生进行全科医学转岗培训,将公共卫生机构的慢病管理、健康教育等相关人员编入家庭医生服务团队,其工作职责由收集数据变为直接为居民提供健康促进服务。“希望通过强基层,推动医院从以治疗为主转为防治结合。”
 
  “公立医院改革与基层改革不能割裂进行。深圳市采取院办院管或集团化管理的方式,让举办医院负责对社康中心实行专业化、一体化管理,提供技术、人才、后勤保障支持,这将促使医院集团主动将资源下沉到基层,加强社康中心能力建设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指导参保人做好预防保健工作,最终实现让居民少生病、少住院、少负担的目标。”深圳市罗湖区卫生计生局局长郑理光说。
 
  引导服务方式变革
 
  “医改要真正落实下去,最重要的是转变政府职能。”李创说,长期以来,卫生行政部门既要实施医疗行业监管,又要举办公立医院,难以清楚界定行业监管与举办医院的具体职能,同时,在职能转变、政策制定、工作方式、精力投入等方面,难以在医疗行业管理上对公立、非公立医疗机构一视同仁,导致整个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活力不足,可持续发展能力不强。“必须有一个权威独立的部门来厘清权责。”
 
  为此,深圳市成立了公立医院管理中心,代表市政府履行重大事项决策职能。医管中心理事会理事长由分管副市长兼任,成员由各政府相关部门官员和社会知名人士组成。医管中心成立后,将卫生部门从“办”公立医院的角色中抽离出来,逐步从行政管理向法制化管理转变。公立医院管理中心服务医院,院长服务医生,最终让医生专心服务病人。政府加大简政放权力度,放管结合,建立起健全的管理规范和服务标准。
 
  深圳市还通过建立科学的、杠杆式的补偿机制撬动资源,引导服务方式变革。长期研究深圳医改的国家行政学院副教授胡薇介绍,深圳市将公立医院的财政补助经费与医务人员完成的工作数量、质量和群众满意度挂钩,形成横向和纵向调控医疗资源的新机制。横向是对专科医院实行倾斜政策,其中,儿童医院的补助标准为综合医院的1.3倍,中医院、精神病院、职业病防治院为综合医院的1.2倍;纵向则是提高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补助标准。
 
  调动所有市场要素的积极性,推动社会力量办医,打造多元化办医体系,弥补卫生供给不足,是深圳市政府职能转变后的另一重要工作。取得三级甲等和三级乙等资质的医院,深圳市会分别一次性给予2000万元、1000万元的奖励,取得二级甲等资质的社会办专科医院,则一次性给予500万元奖励。社会办医疗机构提供的基本医疗服务纳入财政补助范围,年均对社会办医疗机构奖励补助约1.4亿元。目前,深圳市民营医院已经达到74家,超过了公立医院的58家。
 
  “用市场化、法制化手段代替行政化的计划经济手段,是深圳深化医改确定的方向。”专家表示,深圳市转变政府职能,构建符合当地实际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展示了深圳的改革思维。下一步,还要在注重公平性和可持续性上下功夫,提前应对经济、社会人口结构变化带来的挑战。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