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医疗队在国外

12小时,跨国紧急施救

2018-01-08 07:38:05 来源:健康报
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到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路线
两支医疗队在几塞边境会合
医疗队专家查看病人术后情况
□中国第26批援几内亚医疗队 中国第19批援塞拉利昂医疗队
一个来自异国的电话
2017年12月21日下午2:30,地处西非的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依然吹着这里旱季特有的热风,空气中弥漫着从沙漠吹来的沙尘和烧柴草的味道。此时,中国第26批援几内亚医疗队队长李晓北正在中几友好医院会议室里与几方医务人员商讨着筹备医学论坛的事情。
突然,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一个陌生的异国号码显示在李晓北的手机屏幕上。
焦急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我是中国第19批援塞拉利昂医疗队队长梁力晖。我们这里有一名患者今天凌晨突发昏迷,考虑脑出血,需要行脑室引流术,但是我们医疗队没有配备神经外科医生。听说你们有专家,能否……”
“没问题,我们全力配合。”李晓北快步走出会议室,拨通医疗队神经外科主任医师杨新乾的电话,发送患者颅脑CT照片,再联系医疗队危重症专家王烁。
杨新乾在手机上查阅患者的CT照片后,随即通过电话和对方医务人员进行沟通,迅速做出决策:应尽快行侧脑室引流。可两国首都相距300余公里,根据当地的交通环境,全程驾车需要6~7个小时。如此重的病情,患者能坚持到专家到来吗?
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积极抢救。医疗队专家达成共识,此时已是下午3点。
边境,军警立即放行
时间就是生命,大家马上行动。李晓北负责联系中国驻几内亚使馆参赞邱先明,办理过境事宜。杨新乾准备脑室引流术所需的穿刺针、电钻等神经外科手术设备;王烁准备抢救所需气管插管与深静脉穿刺套装;麻醉科医生李志刚准备腰椎穿刺包;药师邱爽备齐了应急药物;翻译周雪莹为大家准备路途中所需的食物、饮水……所有物资在1小时内全部准备完毕。
不到4点,载着专家的吉普车已驶出医疗队驻地,前往塞拉利昂实施跨国救援。
道路坑洼不平,公路补给几乎没有……救援组很快领教了几内亚道路状况的恶劣。
离开城市后,通讯信号时有时无,为了及时了解病人情况,杨新乾紧盯手机,一旦信号恢复便抓紧联系塞方队员。
天很快黑了下来,汽车继续行驶在颠簸而狭窄的公路上。突然,前方出现了晃动的光亮,一位手持电筒的军警示意停车。快到边境了,这是第一个检查站。
李晓北拿出公务护照和中国驻几内亚使馆紧急出具的外交照会。出乎意料的是,对方看到我们的服装与车牌后,说了一句“C’est médecin chinois(这是中国医生)”,便抬手示意放行。
这时,李晓北的手机响起。“我是河南国际的几内亚项目负责人石高飞。我们正在几塞边境勘探修路,听使馆说你们要去塞拉利昂救人,我们已经和几方军警打好招呼。后面还有3道关卡,他们会立即放行。”
听到这些,队员们的心中涌出一阵暖意。正如石高飞所说,后面的关卡一听说是中国医疗队的车辆,均立即放行。吉普车顺利到达几塞边境,队员们见到了已在那里焦急等待的塞拉利昂华商会副会长张科和援塞医疗队队长梁力晖一行。
两支医疗队紧密联手
汽车风驰电掣般驶入了塞拉利昂-中国友好医院的大门,这时已是夜间11点30分。
杨新乾拿着当天上午做的患者CT片,在灯下观看。突然,屋内一片漆黑,停电了。“这里停电是家常便饭。不过医院有发电机,一会儿就会来电。”梁力晖解释说。
杨新乾等不及,已经在手机的灯光下看起了CT片。约3分钟后,屋内灯光再次亮起,大家松了一口气。
病房里,患者侧卧在床上,浅昏迷,躁动,无法听从指令。杨新乾立刻查体。颅高压危象!一个可怕的词汇浮现在杨新乾的脑海中,这是神经科患者最危险的临床征象之一,随时有可能发展为脑疝而导致呼吸心跳骤停。
“没啥犹豫的,手术!”杨新乾说。塞方医疗队监护室护士长邓全英立刻准备手术用品。与此同时,王烁也准备好了抢救所需器材。
杨新乾简要向家属交代病情后手术立即开始。然而,患者脑出血、高颅压引起的躁动,给手术操作造成了极大麻烦。患者不断地翻身、摆头,杨新乾根本无法正常操作。
“镇静吧!”王烁和援塞医疗队危重症科医生刘宇商量后说。10毫克安定推入病人静脉后毫无效果,患者依然躁动。
“有丙泊酚吗?”王烁说。“有,不过患者的呼吸……好像不太好。”“我来负责呼吸,不行就插管,情况危急,耗不起!”王烁胸有成竹地说。
4毫升丙泊酚推入患者静脉,患者安静下来。王烁紧盯着监护仪的血氧监测,始终没有看到病人的自主呼吸出现。怎么办?“舌后坠!”王烁迅速判断病因后,熟练地利用仰头抬颏法打通病人的气道,患者自主呼吸恢复,血氧很快又恢复到了95%以上。
几分钟后,穿刺针已准确刺入患者侧脑室。“准备引流管。”杨新乾说。“找了,真没有。怎么办?”大家又开始紧张起来。
“给我拿一根输液延长管。”杨新乾灵机一动。很快,一根现场制作的引流管成功与穿刺针连接,淡红色的脑脊液从引流管里快速流出。手术成功了!
术后,当丙泊酚的作用去除之后,患者没有再出现躁动,生命体征也逐渐趋于好转。此时,已是12月22日的凌晨2点,距离援几医疗队接到求援电话不到12小时。
吃上一顿冬至饺子
看到病人情况稳定,专家们才感到饥肠辘辘。从科纳克里驻地出发到现在,他们只喝了一些矿泉水。“走,去我们食堂先填饱肚子吧。”梁力晖说。当一碗碗普通的鸡蛋面端上桌的时候,队员们迫不及待地狼吐虎咽起来。
12月22日早晨9点,李晓北带领杨新乾、王烁两位专家再次来到病房。看到患者已经能够对指令做出正确反应,并能进行清晰的语言表达时,大家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一会儿我请大家吃午饭!”张科说。饭桌上,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来了。“今天是我们的传统节气——冬至,要吃饺子。大家不要客气,尽情享用。”张科说。
经过短暂的休整,赴塞参与救援的队员们来不及洗去一身疲惫,就原路返回到驻地。回去后,患者的病情随时通过网络推送到大家的手机上。3天后,患者症状明显改善,已经能够进食,复查CT结果显示,被出血阻塞的脑脊液循环已经通畅,大家彻底松了一口气。(王烁 李晓北 刘宇供稿)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