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海外 > 正文

域外健康

家庭护理助芬兰老人颐养天年

2017-03-06 06:58:10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新华社记者 李骥志 徐谦
家庭护理员伊尔梅利40岁左右,看上去温和而不失干练。近日,她如约来到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约尔马老人的家里,带来专门为老人准备的午餐,以及凭医生处方在药店购买的药品。
与老人打过招呼后,伊尔梅利掏出日志,查阅老人健康状况、护理情况、家庭服务项目和注意事项。她告诉记者,每个护理员和护士上门为老人服务时,第一件事就是查看这本日志,了解老人护理基本情况,以免发生错误。
年近九旬的约尔马坐在沙发上,戴着助听器看电视。他说,护理员来访的时候是他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刻,希望他们能多陪他一会儿。
伊尔梅利为老人量了血压后,将带来的午餐放进微波炉加热,服侍老人用餐。约尔马用餐间隙,伊尔梅利将带来的药品按每次服用的剂量放入分药盒里,以便老人按时按量服用。约尔马用餐后,伊尔梅利帮老人擦了嘴、洗了脸,并将餐具收拾起来,把餐桌擦干净。然后,她帮老人服下中午的药,滴了眼药水。最后,在护理日志上记录了这次护理的情况。至此,伊尔梅利完成了一次日常家庭服务。傍晚,将有另一名护理员来为约尔马送晚餐,帮他服用晚上的药。
伊尔梅利说:“照顾像约尔马这样的高龄老人的起居,每天会有不同的护理员到访3至6次,每次约15至20分钟。”但记者注意到,这次服务的实际用时已将近30分钟。
目前,约尔马除了听力、视力和记忆力有所减退外,身体状况尚好,可以借助助步车行走,起床、就寝、如厕及早晚洗漱都能自理。因此每天只需要早、中、晚3次服务。“但如果他生病了,就可能要增加护理次数,比如保健护士来访或者夜间护理”。
在芬兰,养老是一种由全社会共同承担的责任。为使老人在自己家中颐养天年,各地政府社会福利部门都会为他们提供尽可能细致周到的家庭服务。以赫尔辛基为例,市政府社会卫生局将该市划分为5个社会服务区,每个服务区又按小区划分为若干个社会服务部。家庭护理员伊尔梅利就职的普伊斯托拉社会服务部就是其中之一。
在芬兰,家庭护理员都是受过两到三年专业培训并具备从业资格的专业人士。伊尔梅利从事社会服务工作已有十几年,不仅照顾过老人,也护理过残疾人。虽然每天工作很繁琐、辛苦,但她说:“这是分内工作,看到老人们在我的帮助下安度晚年,很有成就感。”
赫尔辛基地区的家庭服务分为照料日常起居、餐饮、保洁、保健护理等几方面。其中,照料日常起居的具体内容包括:洗漱、洗澡、剪指甲、换尿不湿、穿脱衣服和洗衣,以及陪老人外出等。保健护理则细化为观察疼痛、记忆力和情绪状况,进行血压、血糖检查和医学身体检查,必要时与其他服务团队取得沟通等。
近年来,芬兰一些城镇开始尝试将老人肢体功能障碍的康复治疗由医疗机构转入家庭服务范畴,即缩短患者住院时间,将后期康复治疗安排在家中,理疗师定期上门服务。结果表明,这种“家庭康复”模式不仅受到老人欢迎,还可以为地方政府节省开支。
在芬兰,家庭服务的收费由所提供的服务项目和工作量以及老人收入水平而定。接受服务的老人只需根据养老金和退休金收入交纳一定比例的服务费用,其余部分费用由市政福利部门承担。例如,家庭护理员来访一次为9.5欧元(1欧元约合7.26元人民币),餐费每顿为7欧元,送餐费2.5欧元,陪老人外出购物一次为2.85欧元等,都在老人的可承受范围之内。
在芬兰,只要老人年满75岁且体弱需要照顾,都可以向当地社会服务部门申请,享受像约尔马老人所获得的家庭服务。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