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海外 > 正文

医疗队在国外

妇产科医生的援外手记

2017-03-06 06:57:17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和阿国麻醉复苏医生一起成功挽救重症病人
为了愉快的合作留影
为度过危险期的病人加油
□第24批中国援阿医疗队队员 程丽
作为一名援外医疗队妇产科医生,我在阿尔及利亚巴特拉省医科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已工作两年。我所工作的医院既是这个国家的一家省级教学医院,也是这个国家唯一一家妇产科医院。我忠实记录了所亲历的一些事情,也深深领悟到中国援外医疗队大爱无疆的分量与使命。我庆幸自己没有给祖国丢脸,努力做好中阿友谊和中国文化的传播使者;我时刻谨记着我们的援外精神:不畏艰苦,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

为病人化险 为同行“救场”
一次,我正去交接夜班。护士匆忙跑过来喊我:“中国的程医生,快看看病人!病人很衰弱了!”
我赶紧跟着护士去看病人。这是一个17岁的小姑娘,因卵巢囊肿急性腹痛,阿方医生在当日白天刚为她进行手术治疗。只见那个小姑娘面色和眼睑苍白,意识模糊,四肢湿冷,呼吸急促,摆放在一侧的腹腔引流管引流袋内只有200毫升左右暗红色血液。我立即给病人测血压,并做进一步检查,发现患者腹壁脂肪厚,引流管通畅,但引流出来的血液和体征不符,急需超声和辅助检查来协助诊断。可那天正好碰上周末,医院超声机又坏了,患者情况危急,如果继续耽搁下去,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如果再次行开腹手术,则需要找到手术指征,否则不仅对病人是又一次创伤,一旦误诊,我作为医生也难辞其咎。于是,我凭借自己多年的临床经验,立即对患者进行腹腔穿刺,顺利抽出约10毫升的血液。据此,我能肯定患者腹腔内有出血且量多。诊断结果明确:患者为术后失血性休克,必须立即手术。
当我打开患者腹腔时,可见满腹腔的血液。这是由于白天阿国医生术后将引流管位置摆放到了上腹部,导致腹腔血液没能及时引流出来掩盖了病情。我立即操作设备,吸出患者腹腔内约3000毫升的血液。术中检查还发现,阿国医生切除的大血管的结扎线脱落,血管回缩形成了腹膜后血肿,于是,我迅速结扎止血……
手术过程中险象环生,最终有惊无险,挽救了一条年轻的生命。
经过细心的治疗和术后护理,5天后,小姑娘平安出院。她的妈妈为了表示对中国医生的感谢,还送来了自己亲手制作的各种糕点。
医院里唯一的妇产科教授也高度赞扬了中国医生的诊断水平和工作能力,并作为模板给学生讲解和教学。此前女孩的阿国主刀医生也主动找到我虚心请教,询问手术中是哪里出了问题。我耐心委婉地告诉她问题的原因,以及日后如何预防和处理。
患者说我就像是她的女儿
有一次,巴特拉省综合医院院长找到我,希望我为她的母亲做手术。他说:“我的妈妈只相信中国医生,希望你能同意给主刀做手术。”
为了这份沉甸甸的信任,为了尽快给这位病人做手术,我多次牺牲下夜班休息时间前往该医院与麻醉复苏师沟通联系、确认具体手术时间。好不容易才等到可以进行手术了,可当我洗完手站到手术台前时,突然手术室护士和麻醉师接到倡议者通知:暂停一切选择性手术。询问其原因,说是手术室因对院长的工作时间安排不合理而罢工。
我立即找到手术室负责人沟通,找院长协商解决。经过2个小时的努力与等待,手术室终于同意继续工作。
术后病人苏醒过来第一个认出的人就是我。她一直叫着我的名字,说我就像是她的女儿。
因陋就简挽救生命
虽然这里医院的条件简陋,手术器械有些也难以使用,甚至是严重缺乏,但是我们也有“独特”的手段来应对。
在做剖宫产手术时没有配吸引器,有时候甚至没有刀柄和镊子,我们只能想办法用手当刀柄用;有的器械包里的剪刀很钝,剪不断缝合线,我们就用手术刀片去代替;手术中没有吸引器,我们就想办法把血水引流下去,尽量让自己不被血水污染……但有时防不胜防,特别是碰到凶险性前置胎盘和胎盘植入术中大出血的,我们几名医生就经常是在血水中战斗几个小时。直到手术结束,病人脱离了危险,才想起来这里的好多病人没做传染病检查。这种时候就只能祈求自己抵抗力高点,病人没有传染病等等。
有一次,一名急诊产妇在自然破水后脐带脱垂,但宫口还没开全,助产士慌忙到手术室喊我,我交代学生保护好手术台后,就立即飞奔到产房。我触摸到脐带的波动非常微弱,而宫口还没开全,手术已经来不及了。为了抢救胎儿,我果断进行了臀牵引术娩出胎儿。可新生儿又出现了重度窒息,我又立即进行口对口的人工呼吸(非洲产妇分娩时没有像国内的消毒铺巾,新生儿的皮肤上布满了血水和胎粪)和徒手心肺复苏,成功地抢救了新生儿生命。紧接着,又顺利接生了第二个胎儿。待把胎儿交给助产士后,我再飞奔回手术室继续手术。
这在国内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但在这里,为了救命,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在至今为止两年的援外工作中,我经历了太多的急重症病例,现在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
还有一次,产房的一位新生儿重度窒息,而产房的复苏囊很不巧地出现故障,我毫不犹豫给新生儿进行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抢救了新生儿。虽然我也不知道新生儿是否患有传染病,但是作为医生我义无反顾。医院的助产士、学生还有病人给我竖起大拇指。那名新生儿的妈妈拉着我的手,亲吻我的额头说:“谢谢你,谢谢你!”(湖北省卫生计生委对外交流合作中心邹霞整理)

本栏目由 国家卫生计生委国际合作司、 国际交流与合作中心 协办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