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海外医话

高端医疗 国外有些思路可借鉴

2016-03-21 10:30:41 来源:健康报
方欣叶 何 达
 
    高端医疗是医疗服务体系中的一个相对概念,具有高端服务、高技术质量、高收费的特点。我国新医改以来,高端医疗服务作为社会办医的重点领域,得到了国家层面的大力支持。当前,我国高端医疗服务供给相对滞后,而一些发达国家,高端医疗服务业在运营模式、保障体系等方面积累了较丰富的经验。

    以保障基本医疗服务为前提
    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在发展高端医疗服务业时,均强调将保障基本医疗卫生服务供给,作为推进高端医疗服务发展的前提。
    美国作为家庭医学学科的发源地,近年来专科医疗服务日益占主导地位,带动了一大批拥有高新技术的高端医疗机构的发展。然而,伴随着全科医生数量的减少,美国基础医疗服务供给不足,国家整体健康水平下降。美国新一轮医改政策将改革重点逐渐转向基础医疗服务和家庭医疗上。通过重组国家安全网医院,鼓励医院向弱势群体提供免费或低收费服务,以保障全民基本医疗服务权益。
    由此可见,美国在发展高端医疗服务业的同时,并没有忽视脆弱人群的医疗保障需求,通过组建以支撑和托底为主要功能的国家安全网医院,保证了国民享有基本医疗服务的权利。国际经验提示,我国医改提出的“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基本原则,应得以坚持,方向不能变。
    以支付能力为杠杆实现患者分流
    高端医疗服务业的发展与政府的引导和扶持密不可分。可运用经济杠杆,科学分流不同支付能力的患者,在减轻中低收入人群医疗负担的同时,满足对就医环境、流程等有较高要求的患者需求,以显示医疗卫生政策的公平与公正性。
    新加坡实行全民医疗保险制度,通过混合筹资系统,运用多层次的保障措施保证居民享受到基本医疗服务。同时,新加坡将高端医疗服务纳入公立医疗体系,借助公立医疗机构可享受政府补贴的优势,解决了国民就医不同层次的需求,改善了服务质量,提高了患者满意度。
    新加坡将公立医院病房分为A级、B1级、B2+级、B2级和C级,规定各级别病房的医疗服务、环境和服务态度所应达到的水平。以病房条件及舒适程度为基础的分层定价,赋予了患者更多自主选择权。为确保入住不同级别病房的病人享受同等医疗服务质量,新加坡政府规定,除B2级以下病房的患者不能自主选择医生外,任何类型的病房都必须提供相同的医疗服务。A级和B1级病房的患者通过支付较高的费用获得优质的病房条件,但不能或较少享受政府补贴;相反,选择B2+及以下级别病房的患者,虽享受的病房环境质量有所下降,但能获得较高的政府补贴。
    值得注意的是,提供高端医疗服务的医院过度关注和吸引自费患者,这种过于趋利行为使其医疗费用快速上涨,间接损害了公众利益。因此,我国应以此为鉴,在公立医院提供高层次医疗服务的同时,严格控制高级别病房的病床比例,确保低级别病房病床达到一定比例。
    以商业健康保险为支撑
    在很多发达国家中,商业健康保险在医疗保障体系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近年来,澳大利亚医疗保险费用不断攀升,为更好地平衡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基本医疗服务和高端医疗服务的关系,鼓励部分高收入人群到高端私立诊所就医。在全国性的私人健康保险体系下,澳大利亚居民可从联邦政府获得30%的私人健康保险补助,而没有购买私人健康保险的高收入者则需缴纳1%的保健税。这一举措推动了很多澳大利亚居民购买私人健康保险,并开始以私家病人的身份在私立或公立医院接受较为高端的治疗,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高端医疗服务的发展。私人健康保险负责支付全民医疗保险中没有覆盖的服务及一系列非医疗的高端服务。这不仅大大提升了差异化保障水平,也满足了高收入人群的特殊医疗需求。
    对于我国而言,建议从国家层面加速制定相关法律,给予提供商业健康保险的公司税收优惠政策,对于购买商业健康保险的个人也应给予相应扶持,如允许购买商业健康保险的费用在缴纳个人所得税前扣除等方式,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吸引部分人群到高端私立医院解决医疗需求。
    公私合作探索新路径
    公私合作不仅可以扩大居民公共医疗服务利用的渠道,提高卫生产出,而且能够促进私立医疗机构的发展,二者相互促进。具体来说,公立医院与高端医疗服务机构开展公私合作(简称“PPP”)的方式可以归纳为以下4种:服务合作,设施或筹资合作,混合合作,托管合作。
    2013年,英国《健康和社会保健法案》正式实施,引入私立机构参与医疗市场竞争,通过私人筹资计划等项目,不断扩大私立医疗机构在英国医疗市场上的影响。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与私立机构签订长期合同,由私立机构进行医疗机构的基础设施建设并进行几十年的运营和管理。在德国,政府试图在不改变公立医院产权制度的情况下建立新的经营机制,积极推进公私合作,兼顾公平与效率,特别是在技术、人才政策等方面促进不同所有制医疗机构之间的竞争与合作,激发其活力。
    相比之下,托管合作的公私合作模式能够较好地适应我国的制度土壤,也不会对当前医疗市场的整体形势造成过多冲击,具有较高的可行性。一是对公立医院进行扩建,增加的空间由私人资本提供临床医生、高端医用设备和相应诊疗服务。二是在公立医院外部,距公立医院较近的区域新建一所小型私立医院或诊所,配置相应高资质医务人员,公立医院的医生也可进行多点执业。在该模式下,患者被赋予了更多的就医选择权,既可选择支付较低的价格在公立医院接受治疗,也可选择支付较高的价格在私立医疗机构就医。
    优先发展部分专科领域
    高端医疗服务业在健康管理、高科技治疗、整形美容等专科方向上具有较突出的发展优势。由于身体检查、健康管理、医疗旅游等属于非基本医疗服务,相对富裕的人群具有一定需求并愿意支付较高费用。因此,高端医疗服务业首先在这些领域得到迅速发展。例如,印度凭借丰富的旅游资源以及药草学、物理疗法与藏药等特色优势,主打医疗旅游;新加坡凭借发达的体检技术和先进的诊疗设备,重点开发医疗体检专科。
    当前,我国社会资本主要投资在门槛较低的眼科、牙科和体检领域,妇产科和儿科也由于近年来需求的增长逐渐兴起。对比国际发展趋势,我国发展高端医疗可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着力发展旅游医疗、健康管理、个性化体检、中医药保健等服务。此外,集预防、评估、干预、指导与促进为一体的个性化体检、疾病筛查、保健指导、健康干预等健康管理服务需求日益扩大,可作为我国发展高端医疗服务业的重点领域。(作者单位:上海市医学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