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快讯 > 正文

两会·话题

啃硬骨头盼“一个好汉三个帮”

2017-03-13 07:43:41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本报记者 叶龙杰 张磊 姚常房

  根据政府工作报告要求,今年要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全部取消药品加成,同时协调推进医疗价格、人事薪酬、药品流通、医保支付方式等改革。其中,取消药品加成,告别“以药补医”是最难啃的“硬骨头”。相关改革无论哪个环节,都离不开政府、公立医院、社会大众等多方面参与。

  ■厘清职能才能动作到位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苏北人民医院院长王静成认为,公立医院内部机制要活起来,三医联动外部机制也要转起来。相关部门必须推出强有力的政策和举措,打破条块分隔的壁垒,制定合理的组织架构,厘清各方职能,确保动作到位。

  “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后,补偿配套措施应尽快出台。”全国政协委员、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姚树坤表示,药品进入医院后,会产生相应的费用,“如果政府补偿不到位,公立医院的运行将面临一定困难”。

  在取消“以药补医”的过程中,如何增加优质医疗资源供给,也需进行考量。全国人大代表、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腺体外科主任廖海鹰说,在一些试点取消药品加成的地区,仍存在医疗服务收费低、医务人员劳动价值被低估的问题。这种局面会使医院发展受限,医疗人才逐步流失。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医学部党委书记刘玉村认为,相比编制,技术才应该是衡量医务人员价值的标尺。很多医院对于医生的价值认定,无法体现其高风险、高投入、高技术的职业特点,这是当下医务人员抱怨最多的地方。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雅安市人民医院副院长张德明直言,同一医院不同科室也是“冰火两重天”,即便是对同一疾病的治疗效果相等,其收入也不能同日而语,中医科、精神科、儿科就属于弱势专科。“医院应建立起以知识技术为主导、成本计算为补充的医务人员价值评判体系。”

  ■软着陆需完善外部制度

  接受采访的代表、委员表示,公立医院改革如同修理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不仅难度大,风险也高。要让公立医院运转得更为平稳,实现改革的软着陆,需要完善改革的外部制度。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院长郭启勇建议,加快推进医院事业单位改革,取消事业编制和干部管理,鼓励和支持各个层级医疗机构纵向整合,建立品牌服务体系,同时在纵向整合的医院集团(医联体)架构内,真正实现分级诊疗和内部分诊制度,提高医疗效率,降低医疗成本。

  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铁岭市中心医院副院长贺佳辉表示,通过建立医联体实施分级诊疗,可使大医院的优质医疗资源得到释放。但群众对分级诊疗制度的内涵和意义认识模糊,固有的就医思维模式没有转变,大量常见病、多发病患者依然从基层地区涌入省级乃至首都的大医院。他认为,必须利用报纸、电视、互联网等媒体形式,多渠道、多角度进行政策解读,才能让分级诊疗制度逐步深入人心。(下转第2版)(上接第1版)

  医患关系是当前公立医院改革不可忽视的一环。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黔南州政协副主席张加春建议,由医疗纠纷处理部门、责任险保险部门、卫生计生部门、政府信访部门的专职人员组成医疗服务投诉接待处置中心,避免患方多部门重复投诉一起纠纷。

  ■重新规划卫生资源

  要把患者留在基层,应对卫生资源进行重新规划。“重复建设和多头管辖使现有医疗资源被浪费,导致人才、设备资源和患者越来越集中。应在政府统一调控下,有目标、有重点地整合医疗资源布局,自上而下地建立起层次分明的医疗网络。”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侨联青年委员会常务理事冯燕说。

  “近年来,随着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多部门、多行业管理的公立医院管理模式,由于受行业特征和管理体制的限制,日益暴露出问题和不足。”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郭玉芬表示,企业医院、军队医院大多是主管部门投资举办,或者是教育改革划归管理,在科室设置、人员编制、设备购置、绩效考核等方面与卫生计生部门管理脱钩,一些卫生计生政策及法规也不能得到很好地贯彻执行。她建议,打破医疗机构的多部门、多行业管理和所有制界限,实施属地化区域卫生规划,逐步实行政府卫生部门对医疗卫生机构的全行业归口管理。从而理顺医疗卫生管理体制,优化医疗卫生资源配置,形成特色突出、分工有序的医疗卫生体系。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