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民营医院抢滩千亿私人医生市场 带来就医新格局

2014-08-22 08:33:34 来源:经济参考报
    挂不上号、看病像跑马拉松、候诊3小时就诊3分钟……一些市场机构从“看病难”背后挖掘出商机,开始拉开中国“私人医生”市场发展的序幕。据市场机构分析,“私人医生”这块经济“蛋糕”预计未来将有上千亿元的潜在市场,嗅觉灵敏的民营医院目前正“抢滩”布局中国“私人医生”市场。但由于受制于中国全科医生紧缺,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私人医生市场竞争将进入全科医生人才争夺、培养阶段。

    “私人医生”带来就医新格局

    “全天24小时都可以打电话给我的私人医生徐博士,必要时他会直接来我家里,不仅平时会指导我如何根据季节变化和症状特点进行营养膳食,还会指导我如何制定工作、健身计划。”拥有私人医生的40岁企业家王波说。王波目前罹患乙肝肝硬化,正在一家医院接受私人医生的治疗,每年他需为私人医生服务支付3600元的费用。

    作为肝硬化患者,王波基本上每个星期都要去一趟医院,每个季度需检查一次肝功能,进行一次肝纤维化检测仪复查。“每上一次医院,都是一次长长的等待,抽血、化验、就诊没有哪一次不需要大半天。”王波说,有了私人医生之后,每次就诊半个小时就全部搞定。

    私人医生的出现,除了节省就诊时间,还节省了医药费用。

    阿德福韦是一种肝病患者常用的抗病毒药物,市场售价在每盒154元至220元左右,一般患者每月需服用两盒。广东岭南肝病研究所副所长徐金涛说,这种药的零售价我们这里是154元/盒,但从生产厂家直接进货的价格仅17元/盒“我们直接按照进货价,提供给所里私人医生服务的会员。”徐金涛说。

    “聘请私人医生进行健康管理极可能会成为中高端人群的生活方式,不仅有利于他们保持健康,也有利于减少医疗支出。”广东省人民医院一名医生江生说,医学界关于健康管理有一个“90%和10%”的规律,具体说就是90%的企业或个人通过健康管理后,医疗费用降到了原来的10%;而10%的企业或个人未作健康管理,医疗费用却比原来上升了90%。

    南京医科大学专家在江浙一带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现阶段需要私人医生服务的人群主要集中在35岁到45岁左右,主要的职业有教师、律师、机关工作人员、企业主等收入较高的群体。这部分人中,患有高血压的约占47%,糖尿病约占11.56%,颈腰椎疾病约占21%,冠心病约占10.75%,疲劳综合征人数则超过90%以上。

    私人医生市场需求潜力上亿元

    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和老百姓消费水平的提高,“健康管理”需求已经逐步成为继住宅、汽车、教育、出国旅游四大消费之后的第五波家庭消费。但在北美、西欧稳定发展了几十年的“私人医生”服务,最近几年才在北京、广州、南京等地的民营医院里开始出现发展苗头,关于私人医生的观念和市场仍处在发展的开端。

    南京医科大学专家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南京,接受调查的19863人中,知道目前南京有私人医生服务的人数为4743人,占总调查人数的23.88%;正在或曾经享受过私人医生服务的人数为46人,占总调查人数的0.23%。

    “虽然现在中国接受私人医生观念的人还不多,但我们的测算显示,未来20年内,中国私人医生市场需求可能会达到上千亿元。”徐金涛说。

    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等单位在上海、南京、广州进行的一项超过2万人参与的私人医生需求调查显示,在年纯收入达5万元以上的人群中,42.3%的人希望拥有私人医生,另有37 .6%的人认为在合适的收费基础上愿意接受高级保健服务,仅有14%的人认为私人医生服务没有必要。

    在企业家群体里面,对私人医生需求的比例更高。广州市浙江商会秘书长杨炯告诉记者,他在商会会员中进行的一个关于私人医生需求调查的结果显示,有75.7%以上的企业家有私人医生需求,而有需求者每人每年能承受的费用平均为6.8万元。

    全科医生紧缺掣肘市场发展

    由于私人医生行业刚刚起步,目前的服务价格并非想象的那么高昂,市场接受度相对较高。广东岭南肝病研究所是广东首家针对肝病患者提供私人医生服务的专科医院,这里的私人 医 生 服 务 收 费 价 格 在 每 人 每 年3600元至1.5万元之间。上海、北京等地提供私人医生服务的价格也极少超过5万元以上。

    虽然市场价格具有竞争力,但是私人医生市场发展也面临着诸多障碍:

    第一,我国全科医生人才紧缺。南京医科大学的一份调研报告指出,私人医生一般要求是全科医生,按照全科医学理论,一个合格的私人医生必须经过5年的专业医学学习,之后要到医院的内科、外科、妇科、儿科各学习两年,之后还要专门学习一年的全科医学知识,从大学开始要打造一个合格的全科医生至少需要15年的时间。

    徐金涛说,由于医学院学科专业化分工十分细化,大多数医院都缺少培养全科医生的机制,而一般只有全科医生才能胜任私人医生的角色。目前提供“私人医生”服务的医疗机构正在着力培养自己的全科医生,或者从其他医疗机构争夺全科医生人才。

    第二,中国医疗资源目前呈现出总体不足,布局不合理等问题,大医院人满为患,许多民营医院门可罗雀。“中国公立医院占据了95%以上的优质医疗资源,但公立医院的医生天天都是忙得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更没有可能去充当私人医生。发展私人医生服务,民营医疗机构充当了急先锋。”徐景涛说。

    “私人医生的出现,会使得民营医院逐步分流一部分患者,但能在多大程度上缓解看病难,还需要看私人医生市场发展的程度。”多位业内人士指出。

    第三,由于缺乏相关法律制度规范和指引,政府的市场监管不够全面,没有有效建立起保健医生职业准入制度,整个社会缺少必要的医生风险保险制度,导致私人医生所提供的服务规范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一些开办私人医生服务的医院建议,建立私人医生行业协会,加强私人医生的自律约束和行业交流,推动行业标准化建设。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