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温州社会办医看过来

2014-05-12 08:11:26 来源:健康报
 
本报记者 姚常房 李水根 韩 璐

  编者按:

  曾有这样一个段子:如有外星人降临,温州人第一句话就是“你那个星球有什么生意好做?”确实,在温州,民营资本的活跃程度几乎无处能敌,这个城市的每个领域,似乎都有社会资本汗流浃背的身影。当然,其中一定缺不了社会办医。

  目前,温州市有民办医院75家(其中综合性医院23家、中医类11家、专科医院41家),占全市医院总数的61.5%,比2012年试点前增加31.6%;核定床位(含牙椅)6578张,实际开放5573张,占全市总开放床位数(26688张)的20.9%,比试点前增加47.3%。2013年,全市民办医院业务收入10.66亿元,占全市医院总业务收入的6.9%;诊疗人次229.97万,占全市医院总诊疗人次的8.1%;住院人数8.12万,占全市医院总住院人数的10.2%。

  在社会办医大潮起兮的今天,像温州这样有代表性与借鉴意义的范本,值得好好琢磨。

 

 

  一步步捅破政策窗户纸

  一提温州的社会办医,就不得不说其眼花缭乱的政策措施,它们像俄罗斯套娃一样,一个接一个,先有“1+11”,后有“1+14”。

  虽然政策之树已经如此繁茂,但是温州市卫生局副局长吴尚斌却很谦虚,“做好社会办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我们只是集中力量解决了几个最难缠的问题”。吴尚斌嘴里提到的那几个难缠问题,恰恰是社会办医遇到的共性问题。

  在解决这些问题上,温州已先行一步。

  土地。营利性民办医疗机构可以通过有偿方式取得土地使用权,非营利性民营医院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批准,可以通过行政划拨的方式获得土地使用权,享受与公立医院同等的财税优惠政策。

  投融资。坚持外资、民资、国资“三资”齐上。试点以来,累计签约项目30个,协议引进社会办医资本近70亿元,计划新增床位7000多张;目前已实施的项目(开工、开业、已设置审批)17个,完成投资5.39亿元。另外,各县(市、区)2013年新增13个项目,11个已开业或已设置。对营利性医疗机构,如果土地是以出让获得的,允许其抵押贷款。

  人才。诞生了“一个半措施”。“一个”是指民营机构医务人员参照公立医院标准参加事业单位社会保险。在温州康宁医院,更是参照温州市市级公立医院人事工资薪酬系统与医务人员签订合同。“半个”是指逐步将编制管理转为执医资格管理,变单位人为社会人。公立医疗机构人才辞职去民营医院后,如果想再回公立医院,经考核后可以重新回归,岗复职同。此外,5家市级公立医院与10家市级民办医院建立帮扶关系。

  机构属性。在温州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全部定性为非政府举办的非营利性事业单位。登记的性质是事业单位,赋予其与其他事业单位一样的政策。不仅如此,非营利民办医院也可以奖励的名义“分红”,可从年度收支结余中提取一定比例用于奖励举办者,年奖励总额不超过以举办者累积出资额为基数的银行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两倍的利息额。此外,非营利性民办医疗机构在依法清算后,其资产增值部分可对举办者予以一次性奖励,奖励总额不超过资产增值部分的10%。

  对于营利性医疗机构开展基本医疗服务的,下一步温州市正在考虑赋予其一些优惠政策,比如免收所得税等。

  目前,温州市75家民办医院已完成分类登记,实施新的法人分类登记,其中非营利性14家、营利性61家。各县(市、区)均落实政府购买服务政策和设立奖补基金共计1460万元,建立人事代理机构,实行社会办医项目代办制服务。

 

 

  仍未进入理想状态

  20%的资源仅发挥了10%的作用。吴尚斌坦言:“目前民营医疗机构多以大专科小综合为主,与现有公立医疗机构相比,规模小、共性度不高,属于‘小马和骆驼比’。门诊人次、业务量等只有全市总量的10%,也就是说,20%的资源只发挥了10%的作用。”

  非营利性机构的位置最尴尬。按照温州当地一位卫生官员的话说,“没人或很少有人举办非营利性医院”。政策规定,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是非政府举办的非营利性的机构,登记在民政部门,却按经济机构来管,名不正言不顺。另外,能不能分红更是个槛儿。虽然目前温州为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正了名,也允许其以奖励的名义分红,但是对民营医院来讲,这些貌似还不够。

  在营利性医院温州康宁医院执行院长王莲月看来:“营利性转为非营利性医院太麻烦了”。据了解,康宁医院成立的第二年,国家对医疗机构进行分类管理,营利性医疗机构参照执行企业的财务、会计制度,非营利性机构则享受财政补助。这之前对民营医院的税收制度还不健全,而之后则要缴纳营业税等。康宁医院的统计显示,开始几年所有税收汇总高达医院营业额的20%,超过医院的毛利。这样的负担,压得3位股东“喘不过气来”。因此,在2005年3月,经原卫生部同意,原核定的营利性医院变更为非营利性医院,这意味着政府将“接管”医院的人财物。然而,由于变更非营利成为事业单位后,医院固定资产不能作抵押,3名股东权衡之下,认为资金运作比税收更重要,几个月后又改回了营利性医院,延续至今。

  “人”的问题最头痛。很多人将民营医院的人员构成形象总结为“银发组+毛毛头+走穴”。在吴尚斌看来,现实情况更糟糕。以银发组为例,其构成大致有两类人群,一类是对公立医疗机构“不太留恋的”,一类是体力实在不行的。而“毛毛头”则多是被公立医院“挑剩”的。

  在温州,除了几家民营医院有一支属于自己的稳定的、能打仗的队伍外,大部分的民办医院仍然为“人”所困,往往是“今天来几个,明天又走几个,很难形成稳固的医院文化”。

  与公立医院并肩还很难。温州市卫生局曾对几家人才队伍稳固的医院进行过分析,发现除了医院管理者的能力外,专业特殊是最关键的原因。比如,康宁医院重点是精神类疾病的治疗,手足外科医院主要是手足外科、创伤骨科等。这两家医院所从事的专业都是公立医院不太愿意干的,辛苦且含金量低。

  值得注意的是,与国家级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不同,温州是“国家社会办医联系点”。“试点”与“联系点”哪不同?很多人也讲不清楚。但是在一些温州卫生行政管理人员看来,“联系点”的灵活度更大一些,在一定规则范围内,“想干就干,不过责任自负”。

 

 

  管理者说

  探索实践停不下

  浙江省温州市卫生局局长  程锦国

  目前,明显制约民办医院发展的因素主要有资源配置不足、体制机制障碍和医疗服务公平的保护机制不健全等。下一步温州将同步推进社会办医综合改革与公立医院改革,形成多元化办医格局。

  一是进一步完善政策体系,拓宽民办医院融资渠道。争取2014年在项目融资上取得突破。推进营利性民办医疗机构通过以土地、房产等固定资产申请抵押贷款,以及利用收费权、知识产权作质押进行融资,支持和鼓励有条件的民办医院上市融资。探索研究民办医院提供基本医疗服务和预防保健收入部分的免税政策。创新监管方式,建立并完善卫生、社保、食药监、工商等多部门联动监管机制,推行属地化管理,强化医疗服务质量监管和医疗市场日常监管,依法规范民办医院从业行为。

  二是建立混合所有制经济合作模式。以盘活存量、做好增量为原则,发展国有资本、社会资本和国外资本等参股的混合所有制经济,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以多种方式参与公立医院改制,把部分公立医院转制为非公立医疗机构,适度降低公立医院比重。推进公立医院产权制度改革,加快提升改制医院服务能力。以市公立医院管理中心或卫投公司为母体,与社会资本合作,建立现代法人治理机制。

  三是积极发展健康服务业,建设医养结合的养老服务机构。2014年争取建设具有温州特色的、“医养结合”的养老服务机构2家~3家。

  四是充分发挥温州在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区位优势,引入台湾地区资本和及其他优质医疗资源,建立海西医疗园区。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