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产业经济 > 药品器械 > 正文

肺癌靶向新药搭上“加速审批”快车

本报记者 谭 嘉
2016-11-01 08:50:07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吴一龙教授
周彩存教授

以“精细管理、精准医治”为主题的第19届全国临床肿瘤学大会暨CSCO学术年会”i不久前在厦门召开。作为肿瘤精准医疗的排头兵,肺癌精准医疗备受瞩目。近些年来,我国肺癌精准治疗有了积极的进展,但与国外相比仍有相当的差距,尤其是基因检测和新药审批滞后。业内专家呼吁,要进一步提高基因检测推广和普及,加速肺癌靶向新药的审批进程,满足广大患者的迫切需求。

我国肺癌患者治疗需求巨大

当下中国肿瘤疾病高发,肺癌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居首位,是恶性肿瘤的第一杀手。据广东省肺癌研究所所长、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理事长吴一龙教授介绍,2015年我国肺癌新发病例73万例,“这意味着全球1/3以上肺癌发生在中国。”

中国国家癌症中心《2015年中国癌症统计》显示,2015年,我国共有281.4万肿瘤死亡病例,其中肺癌相关的死亡病例达到了61万,居所有癌症之首。由于肺癌恶性程度高,早期症状不明显,患者发现时多为中晚期,而且疾病发展迅速,肺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非常低,仅为16.1%。

临床中,肺癌分为非小细胞肺癌和小细胞肺癌。其中,非小细胞肺癌最常见,约占肺癌总数的80%~85%,近年来,随着精准医学和规范化诊疗模式的到来,靶向药物治疗已经成为非小细胞肺癌临床治疗的重要手段。EGFR是非小细胞肺癌的重要靶点,第一代EGFR—TKI药物的出现开启了非小细胞肺癌精准治疗时代,显著提升了晚期患者生活质量。尽管第一代靶向药给患者带去了新的希望,但随着疾病治疗进展,耐药问题也接踵而至。约六成服用过第一代靶向药的患者出现T790M突变,肿瘤出现耐药性,治疗失效。

吴一龙教授介绍,从2001年第一代靶向药物上市以来,已有15年历史,“15年用药积累了众多耐药患者,这数字是非常惊人的。”肺癌患者对最新治疗手段及药物有着迫切的需求。

第三代靶向药物开启新生命之窗

在全球范围内,医学界正积极探索和提升精准医疗能力,尤其是针对非小细胞肺癌靶向治疗后续药物研究,国际上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目前,针对获得性耐药中2/3情形的EGFR-T790M突变能够直接抑制耐药基因癌细胞的新一代靶向药物已在海外获批上市,且疗效显著。研究数据显示,AZD9291(化学名:奥希替尼)用于有T790M突变的耐药病人:无疾病进展生存时间11个月。研究最新汇总结果显示,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1个月,客观缓解率为60%多,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12.5个月。

“奥希替尼将来会成为第一代、第二代靶向药物耐药以后首要的治疗手段,其疗效明显优于化疗。” 同济大学医学院肿瘤研究所所长,上海市肺科医院肿瘤科主任周彩存教授指出,第三代靶向药物奥希替尼针对EGFR突变有很好的疗效,能有效针对因T790M突变产生的耐药。同时,第三代靶向药所产生的皮疹、腹泻等副作用更小。

周彩存教授还强调, 好的药物不一定只限于二线治疗,现在奥希替尼用于一线治疗的小样本临床研究结果也令人振奋。患者临床缓解率较高,无疾病进展时间也比第一代药物明显延长。试验数据显示,奥希替尼一线治疗客观缓解率为77%,无进展生存期(PFS)为19.3个月,其中55%的患者在18个月中没有进展。

随着精准医学的发展,针对EGFR、ALK等不同基因突变的创新靶向药物在国外得到广泛引用,给患者带来新的希望。周彩存教授指出,肺癌精准治疗首先基于准确的分子标志物检测,“搞不清病人的分子特征,就没有办法做精准治疗。”通过分子分型找准靶点后做精准打击,“精准打击最好的药物就是靶向药物。”“除了现有靶点外,是不是有更好的标志物,能够用于一级预防,取得更好疗效。未来,靶向治疗作为单药治疗也可能成为常态。研究的下一步还要知道,哪些病人适合做靶向治疗等;先用哪种,后用哪种药物,这都是将来要解决的问题。”对于肺癌精准治疗的未来发展,周彩存教授如是说。

吴一龙教授则提到,肺癌精准治疗正遭遇瓶颈,因为现今能够发现那些有用并且能触动靶点的基因越来越少,而且即使发现,频率也非常低,低至0.1,甚至0.01。“1000个人才找到1个病人,给我们的研究带来很大的困难。我们必须从寻找基因的改变中突破现有思维,但路在何方还需要探索。”

“盲吃”与“险中求药”令人担忧

近些年,我国非小细胞肺癌精准治疗有了积极进展,但与国外相比仍有差距,面临不少难点和挑战,尤其是基因检测和新药审批滞后。

首先,精准医疗需要以完备的基因检测条件为基础,但我国基因检测的认知度和普及度较低。以非小细胞肺癌靶向治疗为例,截至2014年,中国大陆EGFR基因突变检测率仍只有约27%,对比日本、韩国及我国香港、澳门超过80%的检测率相去甚远。

“相当多使用靶向药物的患者还处于‘盲吃’状态。”周彩存教授警告。

调研发现,我国一线城市肺癌基因检测水平能达到60%,三线城市下降到40%左右,全国平均检测水平只有45%,而发达国家多在80%以上,甚至90%。

同时,医生对基因检测的认识也不足,50%~60%的肿瘤科专科医生认为检测很重要,45%~50%的胸外科医生认为检测很重要,而呼吸科医生对检测重要度的认知比例则下降到40%以下。“看肺癌的医生不但有肿瘤科,胸外科、呼吸科,还有其他科,他们检测水平怎么样,不知道。但要让大家都知道,检测是很重要的。反推过来,检测水平的提高是将来发展的一个方向。”周彩存教授呼吁。

其次,靶向药物可及性存在较大障碍。目前最前沿的第三代靶向药物奥希替尼,因其卓越疗效,已经在美国、欧洲获得了加速审批待遇,优先入市,以满足巨大的患者需求。

但由于我国药物审批制度所限,从既往情况看,国外一线新药进入中国内地市场的时间相比国外要延迟3年~5年。

由于创新靶向药物尚未在国内上市,不少患者不得不通过海外代购或地下渠道购买原料药,“假药”带来的安全隐患更令专家们忧心。

“前两个星期我就连续遇到两个患者,因吃药粉导致非常严重的副作用,出现严重的血小板降低,已经降低到皮下都出血。”吴一龙教授说,患者自购的“药粉”不是通过正规药厂生产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无从谈起,“患者在拿自己的命运去赌博。碰到有效就有效,碰到没效就没效,碰到有毒,就等于在吃毒药。这是我们现在最担心的问题。”吴一龙教授指出,具有突破性意义的第三代EGFR-TKI药物已在海外获批上市,但在我国还在审批过程中,许多患者只能选择“险中求药”,安全隐患很大。

吴一龙教授还介绍,该院于2014年曾针对1个月内门诊患者中所有使用靶向药物的人进行了跟踪随访观察。调查结果显示,98个病人中有19%的病人因出现耐药,自行购买原料药,约占1/5。2015年同一时间段针对100个患者的调查显示,这一比例上升到32%。“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呢,因为他们已经知道有这种药,但是拿不到,就铤而走险。从网上病友们交流的经验看,要用天秤来称、用锡纸过,手工作坊式操作安全隐患很大。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有效的病人,还有多少个没有效的病人?我们不知道。”

周彩存教授也指出,患者购买的原料药,处于法律监管之外的灰色地带,药粉其有效含量如何、是否存在其他危险成分都不可知。有些病人药吃完病没有治好,还把病情耽误了。

创新药物期盼加速审批 纳入医保

针对基因检测,周彩存教授提出,提高检测水平是肺癌精准医疗发展的方向之一。

首先,要在业内外加强基因检测重要性的教育和推广。其次,我国地区发展不平衡,各地医疗机构检测能力和水平差异较大,所有医院都做基因检测做不到,也不现实,在经济上也不合算, 建立专业的检测公司集中进行检测,是潜在的解决途径。

对于新药审批,周彩存教授建议,针对肺癌患者临床急需的药物,加快审批速度,缩短等待时间,优先上市。“国家应尽快批准上市这个药,让病人不再像小白鼠一样,去买没有安全保障的化学药品来吃。”

目前,国家食药总局已经将第三代EGFR-TKI药物纳入加速审批通道,迈出了重要的一步。未来,对于如何能够让更多患者尽早受益于国际最新医疗成果,专家呼吁,应进一步提升我国基因检测认知度和临床普及,同时加速我国对肺癌创新靶向药物的审批进程和医保支持力度,真正做到特情特办、专项专审。

吴一龙教授表示,很高兴CFDA已经将这个药物列入了快速审核通道,要给CFDA点赞。对于急需药物加速审批具体应该怎么做,吴一龙教授指出,可以借鉴国外成熟的经验。

如美国对于奥希替尼的审批仅根据一期和二期临床研究结果,快速审批通过后,后续再补三期临床研究结果。该药在美国从1期临床研究到获批上市仅用2.5年的时间。一旦列入美国的药物快速审批流程中,是否能通过审批有明确的时间规定,在临床数据齐全的前提下,专家投票迅速给出回复。“药监部门根据临床需求加速审批很重要,这也是我们特别需要的,不一定非得按部就班,一步一步往前走。”周彩存教授说。

吴一龙教授特别强调,医保支持对于靶向药物的可及性非常关键。

目前我国基因检测率非常低的重要原因跟医保报销密切相关。所有靶向药物在绝大部分地方都没有进医保目录,“靶向药价格较高,患者吃不起不如不检测。”

肺癌第三代靶向药物未来在国内获批上市,价格相比第一代靶向药更高,会有更多患者吃不起。“从国家层面应尽快启动国家的价格谈判,跟医保联动,这样才能真正地解决病人的需求。否则药物即使批准上市了,还是很多人用不起。”吴一龙教授呼吁。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