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产业经济 > 药品器械 > 正文

做好医院感控工作要讲究策略

——访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副院长陈尔真教授
2016-05-17 08:26:20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陈尔真

本报记者 张 昊

对大多数患者来说,到医院看病就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很少有人会注意到医院也是潜在疾病的来源。“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场所,也是医生和各种病原菌战斗的‘战场’。这里‘敌人’最多,‘敌情’也最复杂。因此,要提高病患在住院期间的安全感,做好院感控制工作至关重要,对医院管理者来说责无旁贷。当然,如何尽最大可能降低院内感染的发生率,保护病患的健康,这其中既需要态度,也需要技巧和策略。” 分管医院感控工作多年的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陈尔真副院长向记者娓娓道来。

院感控制不容有失

医院感染是指住院病人在医院内获得的感染,包括在住院期间发生的感染和在医院内获得出院后发生的感染,但不包括入院前已开始或者入院时已处于潜伏期的感染。医院工作人员在医院内获得的感染也属于医院感染。医院感染一旦发生,对医疗质量、医患安全都有很大影响。从医院管理的目标(注重医疗质量、提高医患安全)出发,要求不但要做好院感处置,更加要做好预防工作。

院感预防值得花更多的人力、物力,也值得更多医院管理者给予关注,事前的预防永远比事后的补救来得更加重要。陈尔真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医务人员一旦在手术过程中发生针刺伤,而病人又是乙肝、丙肝甚至艾滋病毒携带者,那么医务人员首先要做紧急处理,然后做针刺伤上报记录。医院会根据情况安排疫苗或者前期药物治疗,其中不乏免疫球蛋白等价格昂贵药物,要在窗口期定期抽血做检查以确诊是否感染该疾病。“在这个过程中,虽然带来的直接经济支出比较高,但作为医院管理者,我们认为由此给医务人员带去的影响则更为重要。感控预防是一笔短期内看不到收益的投资,但是从卫生经济学角度来讲,是绝对合理而必要的,也是节省医院开支的一项重要举措。站在患者角度而言,更是如此。”陈尔真说。

据了解,在法律层面,我国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2002)、《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2004)等已对院感控制提出明确要求;此外,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艾滋病防治条例、医疗废物管理条例、病原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条例等国务院令;《医院感染管理办法》、《等级医院评审》等卫生部法规规章及文件,这些都要求医院严格控制院内感染的发生。“总而言之,为了医务工作者和患者的健康安全及心理安全,院感工作不容有失!”陈尔真说。

“无孔不入”和“以人为本”

院内感染的危害巨大。从病人的角度来讲,一旦住院病人发生院内感染,就会造成其住院天数增加、抗菌药物使用增多、病死率提高、治疗费用增加等一系列连锁效应,无法达到期望的医疗质量;从医护人员的角度来讲,一旦自身由于职业暴露发生院内感染,不但影响其对患者的治疗服务,更会给其自身、家庭带来严重的伤害。

感控工作该如何着手?陈尔真强调,“感控工作应该做到‘无孔不入’。具体是从医院建筑的合理布局到医疗流程管理,从各项感控制度的制订到每一位相关人员的落实,环环相扣,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有闪失。”

陈尔真进一步解释,就硬件而言,以建筑设计为例,医院门诊及病房的建筑设计就大有学问。比如人流、物流、清洁流、污染流都应该有科学的设计,保证各种“流”正确区分,合理分流,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减少交叉感染的机会。过程设计类似于当下居住社区常见的“人车分流”概念,也是为了安全。此外,还包括了一些临床安全型医疗器具的使用,例如安全型留置针、无针输液接头、预充式导管冲洗器Flush、安全型采血针等。安全器具的联用不但可以减少针刺伤,而且可以降低导管相关性血流感染(CRBSI)的发生率。瑞金医院历来重视医务人员的职业安全防护,重点科室(如急诊、ICU、感染科等)需配备安全型的采血装置、安全输注工具及无针连接系统。目前,瑞金医院为高危科室提供了安全型的留置针、无针输液接头,保证整个输液过程的无针化,从源头上降低静脉输液相关针刺伤的发生几率。从数据统计来看,确实行之有效。随着安全理念的不断提升,安全型输注工具并不是奢侈品,而将越来越成为必需品,是职业安全防护的重要保障。未来,瑞金还将考虑在全院呼吁使用安全型器具。

“当然,以我从事医院感染控制相关管理工作十多年的经验来看,院感控制最重要和最困难的部分还是在人,”陈尔真表示,“所有的器械或流程的最终使用和执行都在于人。如果人没有管理好,其他一切都是‘零’。院感是细菌引起的感染性疾病,而细菌是看不见的,预防院内感染暴发或者是流行,就需要针对所有相关人员所接触的各个环节来进行监管和控制。例如,医生接触病人后立刻使用手机,病原体就很容易以手机为媒介,把病菌传播到下一个病人那里。因此,我们非常强调‘手卫生’的概念,一定要在接触病人前,以及接触病人后洗手。此外,据我们调查,计算机的键盘也是一个常见的重要院感传染源。实际上,上述隐患都是通过洗手可以进行有效控制的。但是大家却特别容易忽视这样的卫生小细节。”

院感监测系统查缺补漏

据了解,由于各种复杂因素存在,即使在硬件和软件上穷尽所能,仍然不可能将院感控制为零。因此,建立高效敏感的院感监测系统,发现和控制院内感染也是一项关键内容。

“谈到监测,首先需要对入院病人进行分类,有高危病人,有普通病人。这时最好能将感控信息化与预警系统结合。比如说,这个病人住院后,没有原因突然出现发烧、白细胞增高或者尿频尿急等等类似症状后,需要警惕其有院感的可能性。院感最常见的4种情况为:肺部感染、泌尿系感染、血流感染和其他感染。前面3个感染是最常见的。所以,瑞金医院建立了一整套感控监测系统来预警这个患者是否发生院感。如果一个患者有几个参数达到或超过标准,将被划分为高危人群。这时,就要引起医院和接诊医生的高度重视。”陈尔真告诉记者。

除了预警,在院感事件被甄别发现后,高效的监测系统还能给医疗救治提供最科学有效的帮助。如果在一段时间内同一个医院发生同一种类型的感染3例以上,就应算作是院感的暴发或流行。在院感系统建设方面,瑞金医院设置了感控科、微生物科、防保科,直接向医院管理层汇报,能更多地监督及干预院内安全措施的实施。同时,从管理维度来讲,瑞金医院还特设了感控委员会,由医院领导层直接管理。具体执行由感控科负责,再具体落实到开展监督及干预的感控小组成员处。其中,感控小组的成员分布至全院40多个临床科室,每个科室设医生及护士感控专员各一名,同时包括护士长及主任或者分管副主任在内,一共4名成员。他们的主要职责就是贯彻医院感控委员会及感控科制定的感控政策及措施,同时上报及汇总在医务及护理工作中发生的感控事件,收集数据。“要最大限度地保证整个医院从领导层到科室管理者,再到具体的医务及护理工作者本身都能认识到感控的重要性并参与其中。只有这样,才能更好、更有效地确保患者及自身的安全。”陈尔真强调。

针对最难管理和控制的“人因素”,瑞金采取了培训考核和责任处罚的双相引导方法。“相关的管理措施不仅限于激励措施。因为不同单元的院感发生率不一样,由此,我们针对不同科室,把院感考核的指标进行了分解量化。目前,瑞金医院院感现患率为2%,远低于国家所规定的要求,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特别在ICU、血液科、骨髓移植、器官移植、手术室、导管室、胃镜内镜室等高风险科室,我们还会区别对待。会根据科室的特点,设计一些具体的考核指标。院感指数不仅要横相比较,还要纵向比较。”陈尔真如是说。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