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看病贵贵在有便宜药不用 取消限价能否救活低价药

2014-04-21 09:01:47 来源:大众日报
  看病贵,贵在有便宜药不用,80%以上的药在医疗机构销售,医生写到处方上才能用到病人身上,以药养医、开单提成的逐利机制不改,用廉价药只能是句空话
  □ 本 报 记 者 王 凯 本报实习生 丁丽丽

  4月15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等八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做好常用低价药品供应保障工作的意见》,要求对纳入低价药品清单的药品,取消最高零售限价,直接挂网采购。“取消针对单品的最高零售限价,是对原来价格扭曲的纠偏,能保护企业生产积极性。”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生产监管处调研员张亚萍认为。
  “0.25克6片装克拉霉素分散片,进价27.22元/盒,限价是12.8元,卖一盒赔14.42元……”漱玉平民大药房市场总监李强说,类似的价格倒挂商品他们公司有36种,很多常用低价药品断货,不是药店不愿卖,而是拿不到货,零售药店要的是人气、客流量,首先要满足客户需要。
  “限制取消了,大家都想提价、希望赚钱,可能否调上去还要看竞争。”宏济堂制药集团有限公司伦立军称,常用低价药品都是老药、普药,生产同类品种的厂家多,市场竞争激烈,“布洛芬、阿司匹林、复方丹参滴丸等,本身已经白菜价,即使涨,能否达到预期,难度很大!”
  “稍微涨涨价,没人生产的产品能有人生产了,对患者有利。”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药剂科靖百谦介绍,甲亢必用药甲巯咪唑,10毫克100片装医院进价1.75元/瓶,卖1.9元,厂家不生产了,患者就只能吃进口的“赛治”,10毫克50片装33元,无形中治疗费用就高了。
  “限价放得再开,还是最低价中标!”济南力诺药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文哲亮认为,招标“唯低价是取”是拦在常用低价药品价格的又一道槛。
  “开始时,厂家还有利润,随着原材料、人工成本上涨,只能不做。”文哲亮介绍,近年来,常用低价药品生产企业,受标准提升、生产线改进、成本上升等因素影响,利润空间不断被压缩,生产供应意愿下降,医院也缺乏使用积极性,甚至造成部分品规临床脱销断档。“中标价远远低于成本,企业怎么干?”
  近年来,药价一降再降,连续这么多次价格下调,一味压价不仅没有治好药价虚高,反而把很多“小药”“老药”给挤出了市场。
  “看病贵,贵在有便宜药不用;医疗费用高,高在进口药、新药、贵药、特药上,本身几分钱一片的药,高又能高哪儿去?”李强认为,取消低价常用药品限价,不但不会增加患者负担,反而会降低药费。80万单位的青霉素0.26元/支,取消限价后,价格翻番也不过0.52元,一次用10支也不过多出2.6元。
  “换包装、改剂型其实就是为了绕过限价涨价。”据靖百谦介绍,廉价药品消失后,很快就有替代品种补上来,价格却翻了几番。成份还是原来的成份,只不过换了个“马甲”,价格就上去了。
  “药品关键在使用,销出去才行,医疗机构不用,取消限价也白搭!”省医药界一位资深人士直言,“以药养医”“开单提成”的寻租机制不改,用廉价药只能是句空话。 
  处方权在医生手上,患者能不能用上廉价药,决定性因素在医疗机构、在医生,不在流通环节。80%以上的药品在医疗机构销售,要通过医生的笔才能用到病人身上。
  一般的感冒、发烧,青霉素、去痛片、扑尔息痛片、布洛芬、SMZ,就能解决问题,去药店,已经买不到了,不是药不好了,而是因为太便宜了,不开了、没人卖了!青霉素80万单位,0.26元/支,原来是三甲医院不用,现在连县医院都不用了,想用也只能在乡镇、社区。
  “能否进医院?进了医院,医生开不开、用不用?”这位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各大医院都有品种限制,进一个廉价药品种,就意味着要踢出去一个原有品种,其背后利益主导下各方力量博弈的现实必须面对。再就是,医生可选择的用药方案很多,廉价药跟临床推广品种PK,先天弱势,利益主导下的用药原则,必须警惕。
  “究竟是因技术发展进步、低价药自身缺陷不用?还是其它原因?值得深思。”靖百谦说。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