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聚焦提高出生人口素质(下)

为幼有所育注入源头活水

2019-07-11 00:11:23 来源:健康报
  □记者 甘贝贝

  儿童成长的质量关乎国家未来,实现幼有所育,才能拥有未来。业内专家指出,应立足我国基本国情和各地发展实际,面向0~3岁儿童的关键需求,以健康营养、科学照护、安全保障、早期发展为重要内容,按照“家庭尽主责、政府兜底线、社会广参与”的思路,建立健全多层多元的服务供给机制、科学合理的经费投入与分担机制、无缝衔接的跨部门统筹协调机制、优质高效的质量控制与行业监管机制,构建我国幼有所育体系。

  父母们的烦恼

  “2010年生老大时,公婆从老家来北京帮忙,没感觉带孩子特别吃力。后来婆婆身体不好,还做了一场大手术,没办法再帮助照看孩子。2019年5月生了二宝以后,全家都觉得同时带俩娃力不从心、手忙脚乱。”北京某广告公司职员刘靖说。

  目前,大多数幼儿园只接收3周岁以上的孩子,母亲休完产假上班后,剩下两年多的时间,小孩谁来带是个难题。“广告行业竞争压力大,我要是休完4个月产假还不去上班,工作肯定是保不住了。不少同事生完孩子一两个月就回去上班了。孩子爸爸工作需要经常出差,带孩子更指望不上。像我们这种双职工家庭真是难。”还在休产假的刘靖已经开始为二宝的照护问题发愁。

  “0~3岁是孩子生长发育的黄金期,我希望孩子在这个时期能得到更有质量的照护。大部分育儿嫂的受教育水平和专业能力达不到我的期望,在北京地区,符合期望的高端育儿嫂工资通常要1.5万元以上,我们负担不起。”因此,刘靖希望寻找一家专业的托育机构,让孩子得到专业照护。但经过了解后发现,目前市面上的一些婴幼儿照护机构无证、无照、无资质,照护人员资格证书混乱,准入门槛低。

  和刘靖不同,天津市静海县的宋浆是一位全职妈妈。照护孩子过程中,她的最大困惑是:缺乏科学的知识和方法,又不知道能到哪里学习到权威的知识,和婆婆间育儿观念和方式的不同也很容易产生家庭矛盾。有时还没有耐心,自我情绪管理力不从心,亲子沟通、语言交流活动较少。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办事处儿童早期发展专家陈学锋指出,当前,我国尚未形成有效的针对0~3岁婴幼儿科学的育儿服务及家庭支持体系,且缺乏多部门合作机制;家庭友好政策亟待完善;政府越来越重视学前3年的教育,但是针对0~3岁儿童的各项政策和服务尚在探索中;一些儿童监护人,特别是农村留守儿童的监护人(祖父母、外祖父母等)缺乏科学育儿知识;困难群体儿童养育在农村地区多局限于满足儿童的身体需求,而忽略其社会、情感需求及整体发展等。

  加大家庭照护支持力度

  “应特别重视对家长科学育儿的指导,教授家长具体、可操作的知识和方法,提高家长的育儿信心和能力,而不是鼓励更多的低龄婴幼儿进入机构长期看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研究员佘宇强调。

  “构建婴幼儿照护家庭支持网络,缓解家庭的育儿压力。”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研究所所长洪秀敏指出,要完善家庭教育服务体系,加快形成家庭教育社会支持网络,为家长提供积极有效的育儿支持。此外,还应提供更多的家庭福利和政策支持。

  佘宇说,从国际经验来看,产假、育儿假以及弹性工作安排都是有利于父母更好平衡工作和育儿关系的重要途径,下一步需在这方面积极探索并完善相关政策。

  增加托育服务有效供给

  “在加大家庭照护支持力度的同时,精准把握家庭多元化托育需求,对确有照护困难的家庭或婴幼儿提供必要的服务,增加托育服务有效供给。”洪秀敏说,建议充分发挥多方优势,构建多元协同的托育服务供给格局:政府应通过扩投入、增扶持,为托育服务的发展提供良好的政策环境,增强托育服务的市场活力。通过定标准、出规范、强监管,逐步引导各类托育服务的有序健康发展。应大力推进社区婴幼儿托育服务设施及配套安全设施的建设。同时,应鼓励和支持有资质的机构充分依托社区开展全日制、半日制、寄宿制、计时托管等多种形式的婴幼儿托育服务。

  洪秀敏建议,规范托育机构准入标准与程序,尽快明确机构审批主管部门。尽快制定政策服务的流程和跨部门对接规程,统筹利用现有的跨部门、跨层级存量资源,同时引导增量资源优化配置。

  “育儿的经济压力和照顾负担越来越沉重,有必要加快发展公益性的托育服务。”佘宇指出,建议在社区层面发展一定数量的公共托幼机构和儿童课外看护服务机构,以满足不同情况家庭的现实需求。此外,还应鼓励有条件的用人单位提供更多的育儿便利条件。

  也有专家指出,应加强照护人员队伍建设,努力提高婴幼儿照护服务水平。包括制定照护人员最低工资标准,并结合其资格证和专业背景提供相应专项补助,吸引更多专业人员进入照护行业;落实照护人员的社会保障机制;研究制定婴幼儿照护人员职称评定或岗位晋升制度,增强照护人员的从业荣誉感等。

  将困境儿童纳入兜底保障

  佘宇指出,应建立健全家庭主责、政府兜底、社会补充的经费投入与分担机制。科学测算幼有所育所需的全口径成本,家庭作为儿童养育的第一责任主体,承担大部分幼有所育的费用。

  “出于多种原因,现阶段留守、流动、残疾等处境困难的儿童,事实上无法从家庭、社会和市场获得充分的照顾、养育和早期教育。”佘宇认为,这些家庭的儿童成长,更需要社会的关注和政府的帮扶。应将其纳入公益性的幼有所育服务范围,由政府进行兜底保障。据初步测算,如果将0~3岁孤儿和困境儿童全面纳入兜底保障, 每年财政投入约12亿元,比给予这两部分儿童的现状财政投入增加近7亿元;如果将政策范围扩大到集中连片贫困地区0~3岁儿童,每年财政投入近320亿元,比现状投入增加近110亿元。
分享到:
0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