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是否该给处方药“上网”留条路

2019-07-11 18:05:57 来源:健康报

  □首席记者 刘志勇


  在我国政策层面,通过互联网直接向消费者销售处方药的“闸门”一直没有打开;但现实中,消费者通过互联网购买处方药并非难事。正在审议中的《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拟对网售药品做出规范,明确“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药品经营企业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如若审议通过,通过第三方平台网售处方药将从“违规”升级为“违法”,这引起了各界广泛关注和讨论。

  法规没“刹住”禁售的“车”

  2013年~2016年,国家药品监管部门先后批准河北、广东、上海3地的各一家电商平台开展药品零售试点。而后,监管部门分析认为,试点过程中暴露出第三方平台与实体药店主体责任不清晰、对销售处方药和药品质量安全难以有效监管等问题,不利于保护消费者利益和用药安全,因此叫停了试点。

  2017年、2018年,国家药品监管部门先后两次就网络药品销售制定相关部门规章,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这两个征求意见稿都提出,网络药品销售者为药品生产、批发企业的,不得向个人消费者销售药品;网络药品销售者为药品零售连锁企业的,不得通过网络销售处方药、国家有专门管理要求的药品等。这几乎全面封堵了网络零售处方药的可能,但需要指出的是,两个部门规章在征求意见后均未见定稿发布。

  目前的现实则是,在不少有药品零售业务的电商平台上,消费者可以轻松买到处方药。尽管大部分电商平台设置了处方审核要求,但一张无关内容的照片作为处方照片上传,即可通过审核。

  此番《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拟明确“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药品经营企业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这意味着药品生产企业、销售企业、零售药店等,通过第三方电商平台面向公众销售处方药将成为法律禁区。

  业内人士表示,国家对网售处方药进行严管,原因无外乎处方审核难和存储难。北京大学卫生法学王岳教授表示,各大医院的处方目前真正能“上网”的极少,处方流转合规问题并未解决。如果放开互联网处方药零售,处方真实性和有效期的判断、执业药师审方能力等都会成为潜在隐患。此外,药品对存储条件具有严格要求,如果配送过程中因不符合保存条件导致药品变质或破损,很容易发生药品质量隐患和纠纷,不利于保护消费者的用药安全。

  政策“打架”反映矛盾心理

  然而,对于禁止处方药网络零售,反对的声音和相左的政策也不少。

  “网络零售处方药应该被视为一种合法的处方调剂行为,而不是简单地卖药,不应一禁了之。”王岳表示,“探索网络处方药经营,有利于发挥‘互联网+药品流通’在减少交易成本、提高流通效率、促进信息公开、打破垄断等方面的优势作用,提高药品的可获得性和可负担性。”

  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要引导“互联网+药品流通”的规范发展,支持药品流通企业与互联网企业加强合作,推进线上线下融合发展,培育新兴业态;规范零售药店互联网零售服务,推广“网订店取”“网订店送”等新型配送方式;鼓励有条件的地区依托现有信息系统,开展药师网上处方审核、合理用药指导等药事服务。

  不难看出,上述政策鼓励面向消费者的处方药网络零售。有专家指出,基于不同的出发点,不同政策体现了不同的引导方向;出现这种“左右手打架”的情况,充分说明了政策制定者在面对处方药网络零售时的矛盾心理。

  目前,全国已有不少地方在探索现代医药企业参与医药分开改革,探索医疗机构处方信息、医保结算信息与药品零售信息互联互通、实时共享,同时探索处方药的电子商务销售和监管模式。一种声音认为,互联网处方药经营,适应当前医药分开和处方外流的政策趋势,也是医药分开之后保障药品供应的客观需要。

  在从业者看来,网售处方药在技术层面也具有不少优势。阿里健康天猫医药馆相关负责人表示,网络售药的每一步都会在信息系统内留痕,可以很好地实现药品的可追溯;消费者通过网络反馈药品疗效,可以形成真实世界的药品评价。此外,从阿里的搜索数据挖掘来看,约60%的药品搜索来自三线城市以下的基层消费者,“现实中零售药店的布局主要集中在一线、二线城市,网售药品可以很好地满足来自基层的需求”。

  推进处方走出医院围墙

  时值《药品管理法》修订,给网售处方药“留一条出路”的声音不断。京东健康医药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希望政府能够有条件地放开处方药第三方网络销售,针对在使用、储存等方面有特殊要求的药品,制定禁止网售的药品目录或相关规定,先从相对安全的品种开始试点。

  目前,我国的现实情况是,即使是实体药店也很难保证每一家都有执业药师在岗,在违规销售处方药的电商平台上,处方审核环节基本形同虚设。某电商平台负责人在采访时一再强调,通过互联网建设远程审方平台,可以集中解决审方问题。也有专家表示,远程审方提高效率的道理很容易理解,但如何保证处方的真实性才是关键,“如何避免将一张白纸作为处方审核通过,才真正需要监管部门和企业操心”。

  “在没有电子处方政策介入的情况下,我支持禁止面向消费者个人网络零售处方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药品政策与管理研究中心陈昊说,不能保证药师在岗执业,无法保证处方真实性,这些在线下药店都没有得到完全解决的问题,“一旦转移到网络上,相关风险肯定会成倍放大,此前那些令人瞠目的现象足以说明问题”。陈昊强调,通过互联网医疗获取正规电子处方,然后进行处方审核、调剂、药品配送,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网售处方药,是否应该禁止另当别论。

  王岳认为,我国应有条件地放开处方药网络调剂,对网络药品经营者的资质、电子处方的获得进行严格监管;从互联网慢性病用药和长处方药品的调剂活动开始试点,同时通过完善质量管理规范和细化服务标准,保障互联网药品经营质量,维护消费者权益。

  也有专家直指,处方流转才是网络销售处方药最核心的问题。推动网络销售处方药这一新兴业态健康发展,除了需要在法律和政策层面“留一条出路”,还需要更多政府部门协同配合,推动大环境的完善,推进处方信息尽快走出医疗机构的围墙,使网售平台能够在线获得真实可靠的处方。
分享到:
0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