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抗癌药降价大幕拉开

2018-07-14 03:07:53 来源:健康报

  □首席记者 刘志勇


  7月1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到国家医疗保障局调研,重点了解抗癌药降价等工作开展情况。此前,该局首度在权威媒体的发声即督促抗癌药降价,有药企已对多款药品主动降价。连日来,关于抗癌药品价格的热点话题让人应接不暇,抗癌药降价已箭在弦上,在多大范围内降、怎么降、降多少,引发各方猜测。为此,本报采访了接近“风暴核心”的相关药品生产企业、药物政策研究专家。

 靶向药、创新药首当其冲

  几天前,国家医保局通过媒体表示,随着抗癌药新规逐步落地,该局正积极落实抗癌药降税的后续措施,将通过开展专项招标采购、与企业进行准入谈判、协商确定合理价格等措施,督促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

  自5月1日起,我国已将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有实际进口的中成药进口关税降为零,绝大多数进口药品,特别是有实际进口的抗癌药实现零关税。与此同时,国家规定,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生产销售和批发、零售抗癌药品,可选择按照简易办法依照3%征收率计算缴纳增值税;进口抗癌药品减按3%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

  降税政策落地已经两个多月,其间,一直有声音追问抗癌药价格为何没有出现下降。“药品价格不可能应声下降的。”一位药物政策专家表示,税负下降传导至药品价格的终端,需要经历一定时间,销售终端目前在售的药品,大多还是税收新政实施前已经购进的药品。而且,“税负下降的效果在药品价格上尽快得到体现,需要在采购环节采取一定措施,仅靠企业自觉降价显然不现实,这也是近日国家医保局通过媒体表态的原因”。

  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等4部门联合发布的第一批抗癌药品清单,共包括103种抗癌药品制剂、51种抗癌药品原料药。“理论上,所有抗癌药品都产生了一定的降价空间,但短时间内对所有抗癌药品设计一整套采购方案很困难。”专家表示,价格昂贵的靶向药、创新药等社会关注度较高的药品,自然成为首当其冲的降价对象。

 17种抗癌药将率先降价

  事实上,时间表和路线图早已出炉。7月11日,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到国家医保局调研的新闻播出时,就给了《抗癌药专项工作进度表》一个特写镜头。《进度表》显示,抗癌药降价专项工作从6月1日起已着手开展,分为“前期17个抗癌药品种约谈”和“目录外抗癌药准入谈判”两项工作同步推进;8月将率先完成17个抗癌药品种的降价工作,全部公布新的价格。

  “通过前两次国家谈判,已经进入医保目录的17种抗癌药,近期就将迎来新一轮降价。”一位企业人士告诉记者,降税后不久,国家医保局就针对上述药品着手组织开展新一轮价格磋商了,“目前相关企业大多已经开始进行新的成本和价格测算”。根据《进度表》安排,此项工作已召开企业座谈会,部署开展税改调价测算;接下来将组织财税专家复核,与通过复核的企业签订补充协议,指导企业及时公布新价格,成熟一个、公布一个,8月底前完成全部品种的税改调价。

  前述专家表示,这些药品在此前的国家谈判中都已经做出了较大幅度的降价,但当时税收政策尚未调整,因此当前又面临新的降价窗口。上述17种抗癌药品中,大多为独家产品,尚无3家以上企业生产的品种;因此,此轮降价仍将采取谈判、撮合等方式,以调整国家医保支付标准的形式产生新的全国统一价格。新一轮价格降幅会有多大?税收新政刚出台时,有观点认为进口抗癌药至少能降价20%。采访中,专家表示,将税率下降幅度简单转换为价格降幅并不科学,但“最终降幅会有多大,很难预测”。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17种药品中,用于治疗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的靶向药物吉非替尼,已经有一家企业生产的国产仿制药通过一致性评价。经过国家谈判后,英国阿斯利康生产的吉非替尼片价格降至2358元,而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国产仿制药价格约为1600元;此次价格调整是否会考虑这一现实情况、推动实质竞争,如果国家医保局针对二者制定统一的医保支付标准,毫无疑问将成为历史首例。

  《进度表》还显示,目录外抗癌药准入谈判,目前已完成工作方案定稿、目录外抗癌药情况摸底、建立评审专家组等工作,下一步将组织专家评审、提出备选并确定拟谈判药品;8月将收集企业提交的谈判材料,并组织专家开展评估和基金测算等工作。

  记者粗略统计,目前仍有十几种抗癌创新药物尚未纳入医保目录。新一轮国家谈判的品种范围会有多大?上一轮谈判失败的西妥昔单抗、英夫利昔单抗,一直未纳入谈判的克唑替尼、第三代肺癌靶向药物奥希替尼,甚至今年刚刚批准上市的PD-1免疫抑制剂纳武单抗是否会纳入新一轮国家谈判?专家表示,创新药物谈判需要综合考虑药品临床价值、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医保基金承受能力等因素,很难一下将全部创新药、专利药纳入谈判范围。

 普遍降价面临复杂局面

  除了上述由国家主导针对创新药、专利药开展的谈判降价外,其他众多抗癌药品因税改新政产生的降价空间应如何落实?伊马替尼、地西他滨、紫杉醇注射液及其他已经纳入医保目录的众多抗癌药品则面临着更为复杂的市场格局。

  7月初,辉瑞、西安杨森等药企已先后在甘肃、北京、湖北等地主动下调部分药品价格,涉及多款抗癌药。

  7月2日,西安杨森率先宣布将用于治疗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的注射用地西他滨,由10327.22元降价至4996元,降幅达51.6%。记者查阅资料发现,目前国内有7家企业生产地西他滨仿制药,有多种规格产品上市;与原研产品同规格的仿制药售价一般在4000元左右。

  随后,辉瑞公司主动下调了20种药品的价格,其中包括紫杉醇注射液、克唑替尼胶囊等,降幅为3.8%至10.2%不等;其中紫杉醇注射液(规格为5毫升/30毫克)由793元降至746.85元。国家药监局网站显示,紫杉醇注射液在国内共有63个仿制药批文,涉及数十家企业;仿制药可查询到的价格更是从几元到几百元不等。

  因电影《我不是药神》而持续备受关注的伊马替尼(原研药商品名:格列卫)也有了最新动向。7月5日,江苏豪森药业发布消息,其生产的伊马替尼片已成功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7月9日,瑞士诺华生产的原研产品在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集团采购中下调价格,但并未公布具体降幅。此前,尽管国内已有4家企业生产的仿制药上市,价格多为800元~1200元,但原研产品的价格一直坚挺在万元以上。

  综上所述,落实税改政策、实现抗癌药普遍降价面临着十分复杂的现实情况。

  辉瑞公司回应本报表示,其将积极响应国家政策,正与有关部门和业务合作伙伴沟通协商,争取尽快将有关税率的降低让利于患者;目前正在进行各省申报调低中标价的工作。

  但专家也表示,降价不能全部指望企业,“当务之急是聚焦主要矛盾,首先针对价格高昂、可替代性差的创新药、专利药开展国家谈判。其他更多抗癌药降价可在国家指导下,由各地在采购中积极进行探索”。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