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记者手记

震区的伤也是新生的一种力量

2018-05-12 04:10:55 来源:健康报
  □张灿灿

  从绵阳南郊机场乘车,40分钟后便抵达北川新县城。这里道路开阔,绿树成荫,空气温润,人少车少,即使在县中心巴拿恰商业步行街上,也看不到如织的人流。如果不是新生广场的那块纪念碑背后刻着“任何困难都压不到英雄的中国人民”,这座新城几乎看不到伤痛的影子。

  在地震中损毁最严重的北川县人民医院和北川中学,如今都有了气派的院区和校区,他们的共同之处是都有一面感恩墙,表达着对震后紧急驰援北川的人们的感谢。

  老北川县城位于龙门山断裂带,历史上地震不断,县城会被两面陡峭的山体“包饺子”的传闻一直都有,但没有人想到,传闻竟然成真。

  两万余人在地震中遇难,让北川成为了一座死亡之城。因为受灾范围最广、伤亡人数最多、损失最惨重,北川也成为震后唯一一个需要移址重建的县城。新北川县城取名为永昌镇,寓意“永远繁荣昌盛”。

  在一座座新建筑拔地而起的同时,北川人的生活经历了痛苦的瞬间“归零”后,也翻开了新的一页,家庭的重组和新生命的诞生抚慰着北川人的伤口,他们逐渐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有了各自的小目标。北川县人民医院副院长、儿科主任徐丽想监测震后出生儿童生长发育情况;擂鼓镇卫生院院长尹大奇希望能有更多的周转房,留住更多的人。

  有一些外地年轻人在震后重建中来到了北川。

  地震时,吕义法还是山东中医药大学的一名大四学生,在电视里看到那遮天蔽日的尘烟和撕心裂肺的哭喊,这个山东小伙子的心灵受到震撼。他报名参加西部计划,来到北川成为一名志愿者,服务期一年结束前在北川有了女朋友,至此以北川为家。如今他已经是北川县人民医院政工人事科科长。

  梁珍珍川北医学院毕业后,成为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普儿科护士。在那里,她遇到了前去进修的北川县医院医生蒋涛,两人擦出爱的火花。进修结束后,蒋涛回到北川,把梁珍珍也“拐”到了北川,如今梁珍珍已经是北川县医院妇产科护士长,他们的女儿4岁了。

  这些新生命和新北川人的到来,为这个新县城带来了人气,也为北川的新生积蕴着力量。2017年,北川县GDP首次超预期突破50亿元,是震前的3.81倍。

  从新县城到老县城,只有不到30公里。过了任家坪,一块块地震时山上滚落的巨石不时出现在眼前。当年救援人员驻地——北川中学的遗址上新建了“5·12”汶川特大地震纪念馆。湔江穿城而过,如今却已干涸。再往前,被地震摧毁的建筑或整个坍塌,或扭曲变形。

  十年了,这些建筑就这样矗立在那里,寂静而哀伤。在遗址的中央祭奠园区,来缅怀的人会在这里送上一束菊花,缅怀故去的人,也有人在不远处向他们长眠在此的亲人祭拜。远处,北川中学茅坪校区遗址的那个旗杆还在风中飘扬。很多单位为地震中遇难员工制作了祭奠牌,上面有遇难员工的照片。一张张黑框照片,述说着这座老县城曾经历过怎样的伤和痛。

  2008年9月24日那次严重的泥石流,给这座伤痕累累的老城又增加了新伤,整个老县城的河床被抬高了近10米,本已坍塌的北川县人民医院遗址进一步淹没,如今远远望去,只剩一个模糊的影子。

  站在寂静的老县城,仰头看着两边群山雾气缭绕,仿佛置身仙境。那一刻,你才会知道为什么北川人那么爱自己的家乡。有人说,山里的北川才是真正的北川。即使搬入新县城,很多人还是怀念老县城的家,但是那个家永远也回不去了。

  不到北川,你或许难以理解,什么叫“十步之内,必有悲情;一桌人中,必有伤痕”。十年,我们庆祝北川的新生。我们也不刻意去遗忘这座城市的伤,因为伤也是新生的一种力量。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