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注入新动能 指引新方向

2018-04-30 03:32:49 来源:健康报

  □首席记者 姚常房


  《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发布,不仅为行业释放了直接的指引信号,而且牵动着新动能的发力方向,将成为促进和规范互联网与医疗健康深度融合发展的革命性政策。

 注定避不开的“热点”

  “在信息网络技术飞速发展、‘互联网+’大力推进的大形势下,‘互联网+医疗健康’注定是避不开的热点。”中国社科院健康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陈秋霖表示。而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综合处主任游茂看来,“互联网+医疗健康”已到了呼之欲出的成熟阶段,《意见》的出台为我国医疗健康事业发展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所长高解春指出,“互联网+医疗健康”的发展在健康咨询、健康评估、实时查询、网上预约、导医导诊、网上支付、轻问诊等一系列的前期叩门之后,汹涌扑向互联网医疗的核心业务,如远程会诊、电子处方、远程医疗。“互联网+医疗健康”的崛起,必然对医疗改革、法律法规完善、卫生和健康管理提出新的要求。

  火热的现实让“互联网+医疗健康”迫切需要规范化发展。陈秋霖给出了一组数据:截至2017年,我国远程医疗已经覆盖1.3万家医疗卫生机构,2017年开展远程病理、影像、心电诊断等服务6000万例次。医院互联网化后,门诊大厅滞留患者减少超过18%。有研究显示,2013年~2016年,我国移动医疗市场规模从23.6亿元增长到71.8亿元,2016年增长率68.15%,医疗大数据应用市场规模2016年增长61.97%。

  “互联网时代,人们再也不会一味强调医疗服务的特殊性而否定‘互联网+医疗健康’滚滚而来的发展趋势。”高解春说。陈秋霖也深有感触地表示,随着互联网不断渗透到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人们的行为开始发生改变,越来越习惯于通过互联网解决衣食住行,同样期待通过互联网获得医疗健康服务,倒逼提供医疗健康产品的医院、医保、药企、政府也随之改变行为。

  上海市卫生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金春林对互联网在医疗健康领域的应用前景给予了充分期待。他举例,在互联网诊疗服务和处方方面,通过远程医疗和互联网信息技术拓展服务时间和空间,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边远贫困地区缺医少药问题,提高其诊治疑难杂症的能力和水平,对解决医疗卫生资源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具有重要意义。

  处处散发着“放”的信号

  “《意见》中高频出现的鼓励、支持、允许等动词,处处散发着‘放’的信号。” 游茂举例,文件强调在保障底线、红线的前提下,对实践证明已经成熟的要鼓励大力发展,还不成熟的结合成熟部分有条件的发展,对符合医疗健康事业发展方向的新应用要大力支持允许探索,充分发挥互联网+的增能增效,以空前的力度促进医疗健康事业的发展。

  陈秋霖表示,“互联网+医疗健康”在探索中发展,也曾一度被质疑,到底还能火多久?此次文件涵盖健全“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体系、完善“互联网+医疗健康”支撑体系、加强行业监管和安全保障等方面,释放多个“鼓励信号”。“4月12日,此文件的吹风会一召开,朋友圈即可开启刷屏模式。”

  高解春指出,互联网医疗不可能、也不应该绕过公立医院这支生力军。线上线下同步、众多物联网医疗网站纷纷创建实体医院,对多元化办医、分级诊疗、多点执业的推进作用不容忽视。互联网医疗大数据对政府主导的公共信息开放和专业医疗信息处理机构运作已刻不容缓。而电子处方、网络医院、网上医药对立法和监管的要求日益迫切,与其相应的医保支付、健康管理、物联设备开发等都要市场、政府、社会的齐心协力。

  为释放政策红利、激发各类参与主体创新发展活力,此次文件鲜明提出了一些鼓励性政策措施。比如,在发展“互联网+”医疗服务方面,允许依托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在实体医院的基础上,运用互联网技术提供安全适宜的医疗服务,允许在线开展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等。在推进“互联网+”医疗结算服务方面,加快医疗保障信息系统对接整合,逐步拓展在线支付功能,推进“一站式”结算。

  值得关注的是,对医疗的核心资源——医生,《意见》也表现出了更为开放的态度。《意见》明确,完善医师多点执业政策,鼓励执业医师开展“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对此,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只有当更多的医师提供“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才更有利于进一步激活医疗服务领域的生产力,盘活现有医疗资源,形成“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的良好局面。“将建立鼓励医师的激励机制,出台‘互联网+’医疗服务的相关收费标准,明确分配机制,调动医师积极性。”




  划清红线、底线和界线

  近年来,扎入“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的各方一直都是在试探中前行,不断摸索行为边界,“问号”颇多,模糊地带不少。通过互联网可以提供什么医疗健康服务?谁可以提供服务?怎么提供服务?效果和质量是否有保障?线上提供医疗健康服务一旦出现纠纷,如何界定责任?突破空间限制的互联网医疗和属地化管理原则如何对接,如何界定行政监管的责任主体?

  此次文件在划清红线、底线和界线方面较为用力。比如,在确保隐私安全方面,强调无论是“互联网+医疗健康”还是实体医院,对患者隐私都是同等保护。同时,根据“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新特点,强调要严格执行信息安全和健康医疗数据保密规定,建立完善个人隐私信息保护制度,严格管理患者信息、用户资料、基因数据等。

  对市场最为关注的两个业务边界问题:首诊和处方药电子商务,文件也给出了明确规定。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解释,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只能起到医疗辅助作用,无法替代医生的角色,也无法完全达到面对面诊疗的效果,所以对首诊患者进行互联网诊疗活动是绝对禁止的。而对一些常见病、慢性病开展在线复诊,能够减少患者往返医院次数,加强疾病管理,改善患者就医体验。但是,并不是所有常见病、慢性病都适合在线复诊,比如有些常见病如脑膜瘤术后,需要到医疗机构复查影像。同时,医师在线为部分常见病、慢性病患者进行复诊开具处方也应当具备严格的条件,必须在掌握患者病历资料,充分了解患者病情的基础上,才能做出相应临床判断,“不能仅仅根据患者描述就开具处方。”

  在责任承担方面,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互联网医院的发展是以实体医疗机构为依托,责任主体还是实体医疗机构本身。在监管方面,原则是按照属地化管理,实行线上线下统一监管。文件特别强调了第三方平台的责任,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平台等第三方机构应确保提供服务人员的资质符合有关规定要求,并对所提供的服务承担责任。同时,建立医疗责任分担机制,推行在线知情同意告知,防范和化解医疗风险。

  金春林建议,要想《意见》真正落地,结出硕果,特别要尽快出台互联网医院、互联网诊疗的准入门槛、明确业务范围、强化主办者的主体责任、提高监管能力,同时完善相应的法规、法律。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