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两会·话题

妇幼健康保障需政府“再推一把”

2018-03-09 01:49:39 来源:健康报
  □首席记者 姚常房 刘志勇 本报记者 李琳

  “改善妇幼保健服务。”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对妇幼健康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采访中,众多代表和委员表示,这实质包含着国家对妇幼保健工作的新期许,更包含着筑牢健康中国根基的决心。

 抱团取暖做加法

  “你认不认识一些有名气的医生,给我介绍一个。”谈妇幼保健人才问题时,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杭州市妇幼保健院院长张治芬忽然抛给了记者这句话,让人着实有点猝不及防。“我们希望引进更多高端人才,尤其是学科带头人。编制1000多人的医院,开业3年多已经吸引了近800人,这很不容易。但是,高精尖人才仍然是我们渴求的对象。”张治芬说。

  距离杭州市2500多公里的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彝族自治县,同样缺妇幼保健人才。“现在我们只有50多个人,如果按照国家规定的每5000人口配备一名妇幼保健员的话,缺口还有20多人。”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彝族自治县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主任胡阿罗说。

  一个缺高端人才,一个各种人才都缺,人才之痛跨越了距离,成为两座美丽城市共同的关注点。在实践中大家一直在寻找解决此类问题的办法,眼前的一个好办法就是组建医联体。“将能力参差不齐,相互粘连程度较低的各级妇幼保健机构,一家一家连起来,互相激发,可以盘活现有人才资源,提升质量,实现1+1>2。”张治芬表示。在这场服务提升战中,作为妇幼保健体系主体的妇幼保健机构被寄予了厚望,它们正通过自己的方式倍增服务。

  不过,跟谁抱团是有讲究的。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妇幼保健院院长王水表示,目前,为提高妇幼保健院的医疗能力,一些妇幼保健院与综合医院结对子。“短期内能提高妇幼保健院的医疗能力,但长期并无益处。”王水强调,妇幼保健院的发展目标与综合医院不同,长此以往,妇幼保健机构所承担的预防和康复职能将被进一步弱化。“我呼吁,综合性医院与妇幼保健院不能捆绑在一起。应从长计议,不能仅解决眼前的问题。在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今天,不能忽视妇幼保健机构的作用,它们在为占人口总数六成的女性和儿童健康保驾护航,不该弱化的职能绝不能被弱化。”

 保健环节不能“掉链子”

  “健康妇幼蓝图应该为妇女儿童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务,在缺人、各级机构分散的情况下,迫切需要一种串联资源、节省人力的方法。”张治芬说。在信息化、大数据等的“根据地”之一的杭州,互联网思维被快速地植入了妇幼保健服务当中,让医疗和保健“和平共处”。

  据了解,2017年7月1日,杭州市率先在全市范围内全面推广使用《母子健康手册》电子版,用互联网串起妇幼健康的上下游。截至2017年年底,杭州市电子版《母子健康手册》建册人数已达157141人。这套系统正是“产自”张治芬所在的医院。

  张治芬介绍,电子版《母子健康手册》采用移动互联网技术,嵌入到“杭州健康通”App中,并通过杭州市医养护一体化平台,完成了妇幼全程信息的互联互通,实现了数据一处采集,全程查看,永久保存。在使用功能上,它将原来的生育登记、孕产期保健、儿童保健、免疫接种服务“合四为一”,实现了孕产妇、区妇幼保健医生和市妇幼保健院之间的信息实时共享。记者看到,该电子手册分为孕前、孕产、儿童保健和预防接种4个篇章,以图文、音像等更为丰富的形式记录和展示健康信息,服务于计划怀孕妇女、孕妇和0~6岁儿童。

  王水指出,根据妇幼保健机构在整个医疗服务体系中的定位,平衡保健学科和临床学科之间的关系非常重要。但是目前保健有些“瘸腿”。

  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院长徐丛剑表示,大部分公立妇幼保健机构均为全额拨款事业单位,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不仅缺乏直接开展相关服务的积极性,而且缺乏相应的收费依据,这也是导致基层妇幼保健机构公共卫生保健业务滞后的重要原因。“产后母婴康复是妇幼保健领域的重要内容,但目前几乎全部由社会办医疗机构承担,也就是常说的‘月子会所’,其中深层原因就在于此。”徐丛剑说,在产后母婴康复领域,公立妇幼保健机构更多承担开展专业指导的职能。

 关键点上政府要担责

  改善妇幼保健服务体系,政府责无旁贷,很多工作需要从政策等方面做强制性要求和规范。这是众多代表和委员的呼声。他们提出,婚前检查、产前诊断等直接关系妇幼健康的关键点,需要政府直接“插手”。

  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儿童医院护理部副主任胡梅英指出,婚前医学检查是预防出生缺陷的第一道防线,建议国家实施免费婚检,严防精神病、遗传病、传染病等疾病的代际传播。提高国家目前免费的孕前优生优育检查项目经费标准。将地中海贫血防控项目实施区域从南方10个地贫高发省(区、市)的71个试点县,扩展到所有高发县(市、区)。

  全国人大代表、福建省立医院副院长翁国星建议,由财政部牵头出台强制免费产前胎儿先天缺陷筛查的实施方案,把产前胎儿先天缺陷基因筛查以及产前先天缺陷胎儿超声筛查均作为免费筛查,把胎儿先天缺陷筛查列入生育保险中。同时,提供产前胎儿先天缺陷基因筛查的相关企业,以成本价格购买政府提供的产前胎儿先天缺陷基因筛查服务。

  胡梅英强调,出生缺陷干预措施要见成效,关键是政府要提供出生缺陷干预和技术服务的经费支持,使各项措施能够在全国普及应用。建议参照国家重大公共卫生服务项目,确定出生缺陷防治免费服务资金由中央和地方财政共同负担,其中对中西部地区予以倾斜,由中央财政负担60%以上。“我国妇幼保健院目前面临最大的问题之一是投入不足。”王水以江苏省妇幼保健院为例,在成立之初,政府补偿与保健院自筹资金的比例为3:7,而同级综合医院的比例为5:5。

  对胡阿罗来讲,基础设施的改善意愿也很迫切,“20世纪80年代建的房子,夏天下雨的时候,屋子里也跟着下,房屋很潮湿。”她建议,按照妇幼保健机构等级评审标准设备要求,为民族贫困地区各级妇幼保健机构配置必要的设备。王水认为,国家应加强对妇幼保健机构中预防、康复方面的投入,完善妇女儿童的健康保障体系。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