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月嫂的“江湖”

2018-03-08 09:34:14 来源:健康报
  □本报记者 甘贝贝
  家中添丁本是一件喜事,但是随之而来的谁来照顾产妇和新生儿困扰了许多家庭。现在生育孩子的人群中80后90后居多,他们大多数为独生子女,本身工作忙,又怕父母因为照顾孙辈太过劳碌而拖累身体;也有的小夫妻觉得,老一辈存在一些不科学的育儿方式,而请月嫂可以避免类似不必要的家庭矛盾。这些原因都使月嫂成了不少家庭的刚需。
  眼下,专业娴熟、口碑好的资深月嫂往往“一嫂难求”,需要提前半年甚至更长时间预约。月嫂的身价也是节节攀升,几年前的最高价,如今只能是起步价,不少“金牌”月嫂的价格更是被炒到每月两三万元。记者采访发现,人们对月嫂行业的诟病也越来越多,主要是服务不专业,还有价格虚高、职业认证和评级乱象频发、缺乏消费保障等。
  花钱却买来“囧”经历
  “原本想花钱买舒心,谁知道却给自己添了堵,这个钱花得太不值了!”最近请月嫂的经历让北京的二孩妈妈尹菁菁“很受伤”。3月1日,尹菁菁的小儿子刚刚满月。高龄又是剖宫产的尹菁菁把月嫂当成救命稻草,可怎么也没想到,“事故”频发,短短26天时间,竟然换了3位月嫂,全家人劳心又劳神。
  尹菁菁的母亲退休前是位儿科医生,对婴儿的照护和养育很在行。尹菁菁生大宝时坐月子就是母亲帮助照顾的。可现在,距离第一次生产已经过去了12年,父母已是年过七旬的老人,尹菁菁自己也是40岁的高龄产妇,一家人的精力和体力现状都决定了这次必须得找“外援”。
  于是,怀孕不久,尹菁菁就张罗着找月嫂。在她看来,“做过几年”“照顾过几个孩子”这种常规性问题没有参考意义,月嫂若说谎,也无从考证。她更在乎的是月嫂的实际技能和经验,所以决定从熟人推荐的口碑比较好的月嫂中选择。
  经过多方比较,怀孕4个月时,尹菁菁选择了每月(26个工作日)薪酬12800元的月嫂黄大姐,并与黄大姐所在的月嫂中心签订了书面合同。
  黄大姐果然不负所望。早上一般5时左右起床,给尹菁菁做早饭,虽然少盐少油但很可口;紧接着孩子醒了,便协助产妇母乳喂养;然后对孩子进行抚触、清洗……孩子半夜经常哭闹,黄大姐晚上也时时操心。“家人对黄大姐比较满意,觉得她靠得住。可是,正当我感觉踏实时,黄大姐就感冒发烧了。”尹菁菁说,安全起见,黄大姐主动提出不能继续为她服务了,他们一家也觉得万一把孩子传染,事就大了。
  月嫂中心为尹菁菁再推荐了一个“靠谱”人选,和黄大姐属于同一级别,都是他们月嫂中心的“金牌”月嫂。此时,一家人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考察其他月嫂。然而,这一切只是糟糕的开始。
  简单的月子餐就难住了第二位月嫂,做出的饭菜油盐酱醋一样不少,比尹菁菁平时吃的饭菜口味还重,她当然吃不下去。无奈,做月子餐的任务就落在了婆婆和母亲身上。
  “做饭不行就算了,只要把孩子带好就行。这位月嫂刚开始来的时候工作还算麻利,没过几天,就开始偷懒了。在我家工作的一个星期里,光我看见她一手抱孩子一手玩手机就不下10次。摸完手机不洗手又去摸孩子,我们说她,她很不高兴,之后就不再说她了,怕她暗地里对孩子不好。晚上睡觉,月嫂睡得比我熟,儿子哇哇哭,月嫂却在那儿呼呼大睡,完全没反应。我起身跑到儿子跟前,发现原来他是被被子盖住了脸。花了万把块钱却请了个这么没有责任心的月嫂!”尹菁菁对第二位月嫂的服务非常不满意,皱着眉头,嘴唇翕动着,一股脑儿地向记者吐着苦水。
  没有精力跟月嫂怄气,好在尹菁菁和月嫂中心有合同,不满意可以换人。折腾了一个来回,尹菁菁明白了,想找个好月嫂,要么是朋友推荐做得比较好的,要么就是撞大运了。她基本不像以前那样对月嫂的高级服务抱有幻想,“只要白天帮我照顾孩子,夜里能辅助我喂奶就可以了”。尹菁菁说。
  可是尹菁菁发现,就连这些都做不到。尹菁菁是纯母乳喂养,可第三位月嫂车大姐每天还要给儿子喂几次水,还让她间隔喂奶的时间,不要儿子一想吃就喂他。“母乳里本身不就含有水吗?纯母乳喂养不是应该按需哺乳吗?这些知识怀孕时在医院孕妇学校也学习过,怎么到她那儿都变了?儿子饿得哇哇大哭,她却带着他满屋子转,还说‘饿一饿吃得多,你可别心疼啊’。我怎么可能不心疼!”说到此,尹菁菁甚是气愤。
  只要花钱就能拿证
  由于车大姐不懂基础常识,尹菁菁严重怀疑她的专业水平。一开始,车大姐坚称,自己是持证月嫂,是通过正规培训以及考试后拿证的,还给尹菁菁看了自己的高级母婴护理师资格证的复印件。可是后来,在儿科医生——尹菁菁母亲的质问下,车大姐无奈透露了实情:其实她只有小学文化,做月嫂这行时间并不久,此前在北京只带过2个孩子。
  气愤之下,尹菁菁希望月嫂中心能给个说法。于是她翻出此前签订的合同,却发现合同中明确“可以换人直到满意为止”,但对因服务质量不合格造成的用户损失,并没有细致的说明和解决方式。
  “我不想再为月嫂的事情耗费精力了,也不信任那家月嫂中心了,他们说得天花乱坠,实际做到的却没多少。虽然很生气,但想着反正这次服务还有几天就结束了,就当高价请了个干家务活的保姆吧!”尹菁菁和家人都非常无奈,经济损失这么大,不知道找哪儿说理去。
  被揭穿后的车大姐哀求尹菁菁不要投诉她,承诺免费在她家多做10天,并对他们吐露了更为详细的实情。
  原来,几个月前,车大姐从农村老家来到北京打工,听说月嫂是家政服务里最赚钱的,便非常动心。在这个行业,持有专业技能培训证书,就相当于有了“护身符”。但因刚来北京没有证书,车大姐起初只能接到每月四五千元的单,再被公司抽成,实际就不剩多少了。
  车大姐了解到,其所在的月嫂中心在提供中介服务的同时,还提供培训、发证一条龙服务。针对没有经验的新手,开设了学费1680元的速成班。从培训到考试,短短3天,就能拿下高级母婴护理师证。课程内容包括月子餐、开奶、产后修复、婴儿疾病识别等。走马观花式的培训后,由该月嫂中心自行组织“包过”考试,然后发证书。
  记者了解到,我国的职业技能分类上并没有专门的月嫂职业工种,目前与之相关的职业工种有家政服务员和育婴师两种,但每年参加这两项职业考试的人员很少,主要原因是报考门槛较高。以家政服务员为例,即便是报考初级,也要求具备家庭保洁、烹饪、洗涤和整理衣物、照顾老人、护理病人、照料孕产妇、照顾婴幼儿等多项技能,而且还要初中以上文化程度。对于以外来务工者为主要群体的家政服务员来说,很难过关。
  一位从事家政服务管理工作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市场上持证月嫂的证书五花八门,有的是国家颁发的,有的是各地人社部门颁发的,而更多人拿的是培训机构、家政公司、各类协会等自行颁发的证书。相应地,月嫂们经过的培训也都是发证公司(机构)自行设置的,没有统一标准,随意性很强。甚至还有一些人是零基础,花钱买证后“自学成才”。
  “月嫂行业整体向好,现在想从事这一行的人实在太多,证件水分确实很大”,这位业内人士直言,一些公司的唯一目标就是推荐月嫂入户。不管客户提出什么要求,都说月嫂能做到,先忽悠着签下合同,然后根据客户的需求对月嫂进行突击培训。但这种仓促“生产”的服务,质量可想而知。
  等级全凭公司说了算
  与混乱的月嫂培训市场并存的,是月嫂专业评级的随意性。
  记者发现,大多数家政(中介)公司都会将月嫂按照等级划分:初级、中级、高级、特级、金牌,甚至皇冠、钻石、首席月嫂,级别越高,价格就越高。以尹菁菁找的那家月嫂中心为例,月嫂价格按照级别从每月6000元到3万元不等。
  尹菁菁也很纳闷,同样都是“金牌”月嫂,和第一个月嫂黄大姐相比,后两位月嫂除了顶着的头衔一样,技能方面相差甚远。这些听起来五花八门的级别到底是怎么区分的?“金牌”是怎么评出来的?
  记者了解到,2016年2月,为规范家政服务市场,由国家标准委出台的《家政服务母婴生活护理服务质量规范》和《家政服务机构等级划分及评定》(简称两项标准)正式实施。两项标准对母婴生活护理员(俗称月嫂)提出了基本要求,年龄应为18岁~55岁之间,具有初中以上文化程度,并依据客户对母婴生活护理服务的不同需求及母婴生活护理员具备的工作经历、服务技能的不同,将母婴生活护理服务分为一星级、二星级、三星级、四星级、五星级和金牌级共6级。
  其中,“金牌”月嫂必须持有高级家政服务员、高级育婴师、中级营养配餐员3个证书,同时还应具备48个月以上的母婴生活护理服务工作经历,至少累计48个月客户满意无投诉等。除了需要具备前5个级别的技能外,还得掌握更多高级技能,如在婴儿的饮食喂养方面,要有规律地让婴儿每天按照适当的比例摄取生长发育所需要的各种营养素。在照顾产妇方面,除了指导产妇做形体恢复操、对产妇进行心理疏导等基本技能外,还需掌握更多医学专业技能,比如对体温、呼吸、脉搏的观察,熟悉产后常见病的症状和预防等。
  然而,据北京家政服务协会的工作人员介绍,两项标准均属行业标准,并非强制,只是作为推荐性标准,更多起到指导作用。
  记者了解到,现实中的月嫂市场,“国标”几乎沦为摆设。各家月嫂公司用自定的标准来给月嫂分级定价,标准参差不齐,在服务质量上也相差很大。
  “价格现在并不是人们最在意的,每月酬劳上万元的月嫂反而比几千块的更抢手。”那位从事家政服务管理工作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也正是看中了人们的这种心理,有相当一部分家政公司为了获得高额报酬,想尽办法将未经正规培训的保姆、钟点工都包装成“金牌”月嫂,根本名不副实。况且月嫂的流动性很大,如果跳槽到另一家公司,其以往的资质经历往往难以查证。于是,刚刚因为不专业而被辞退的月嫂,换了一家中介机构,就摇身变成星级月嫂重新上阵。
  短短26天里,看似月嫂中心为了满足客户需求为尹菁菁更换了月嫂,实则是遇到情况只能被月嫂中心牵着鼻子走,消耗了不少精力。
  尹菁菁告诉记者,后来她和朋友聊起她的经历,发现媒体曝光有关月嫂的负面事件屡见不鲜,吓得直冒冷汗:有的月嫂给婴儿喂错药,有的因护理不当导致婴儿感染,有的偷偷虐待婴儿,还有的为了让孩子晚上睡觉偷偷喂安眠药,也有临近生产月嫂中心突然提价的……“比起那些,我这些经历还算不上最糟糕的。”尹菁菁苦笑道。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