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

农村厕所革命迎来大气候(下)

2018-02-28 14:59:52 来源:健康报

  □首席记者 姚常房 记者 杨金伟

  新时代,农村厕所革命在各方关注下开启“快进”状态。但是,将这场革命做实,做到人民满意,还需社会各方共同推进。
  单打独斗无法实现“革命”
  “厕所革命是一项系统工程。”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建国认为,强化顶层设计、统一推进是未来厕所革命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这些年,参与农村改厕的部门很多。除卫生计生部门外,旅游部门做旅游厕所,农业部门主要是沼气池建设,住建部门主要是城市公厕、农村人居环境、下水道建设,环保部门是粪便污水管理,共青团也参与过改厕的动员和资金投入。”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表示,各部门都在做,但是缺乏统筹。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苗艳青调研发现,随着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及旅游产业的兴起,农村外来人口逐渐增多,这些人如厕成了一个突出问题。爱卫办改厕工作只涉及户厕,公共厕所主要由住建部负责,这就使得农村公厕建造难以纳入全国农村改厕工作中。
  其实,早在2014年,全国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推进农村改厕工作的通知》,就明确提出“各级爱卫会要加强对改厕工作的组织协调,把农村改厕与新农村建设、扶贫开发、沼气建设等项目结合起来,整合卫生计生、农业、环保、建设等部门项目资源,统筹推进相关工作”。“几年过去了,效果并不好。”一位不愿具名的疾控部门官员表示。
  众人对顶层设计的另一期待就是明确各方责任。清华大学环境学院余刚教授表示,必须明确各级地方责任人在厕所革命中的责任、厕所运营管理相关行政机构的权责利,健全厕所招投标、管理、维护、运营一条龙管理体系。同时,探索以补促建、以奖代补等激励政策以及不同的厕所管理模式和商业运营模式,鼓励模式创新,为推进厕所革命建立长效机制。
  中国工程院院士吴丰昌建议,提出类似“水十条”“土十条”“气十条”的具体实施方案,或者制订一个几年行动计划,提出每年任务是什么,每个部委做什么,考核目标是什么,定出时间表、路线图。“要有一个单位牵头组织,抓紧制订行动计划,并且落实、细化具体分工。”
  因地制宜分类指导
  苗艳青说:“北方大部分地区冬天的平均气温都在零摄氏度以下,水冲式厕所的水管很容易上冻甚至冻裂,导致厕所无法使用。而在高温地区,卫生厕所与腹泻类疾病的联系也很紧密。”
  跨纬度广、南北气温差异大,仅是我国农村厕所革命需要差异化对待的一面,还有经济发展不平衡、各族文化差异等问题。2015年一项针对山东省25个县(市)125个乡镇500个村的调研发现,山东省东部地区的县均农村人口数量相对较少,县域GDP和人均纯收入相对较高,完整下水道式卫生厕所比例明显高于其他地区;中部地区由于主要为山区,卫生厕所建设成本相对较高,同时外出务工比例明显高于其他地区,卫生厕所的普及率相对较低;西南(北)部地区的县均农村人口数量较多,县域GDP和人均纯收入相对较低,卫生厕所普及率、生活污水处理率低于其余两个地区,投资成本较低的双坑交替式卫生厕所比例较高。余刚指出,我国的厕所革命要因地制宜、分类指导。苗艳青建议:一是应继续把改厕的重点放在西部地区,同时加强中部地区改厕工作,改变中部地区卫生厕所覆盖率进展缓慢的局面;二是中央应该继续对基层改厕工作进行投资,同时遵循公平分配的原则,给予处于经济劣势的地区更多投资。
  专家建议,在农村改厕过程中,必须综合考虑各地农村的财力、自然环境、风土人情、生活水平等因素,最终达到经济、社会、卫生和环境的共同发展。
  把厕所事业产业化
  采访中大家普遍认为,改厕成本偏高是制约农村改厕进程的关键因素。苗艳青在2009年的调研中发现,江苏、陕西、山西3个省份中,已改厕农户自己支付的费用是608.76元,而当年3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分别是8003.54元、3437.55元和5149.27元,实际改厕费用占农民人均纯收入的比重较大。因此,出现了一些居民拒绝改,或者“自己不出钱可以改,自费不改”的现象。
  “卫生事业应该是国民经济发展的一部分。”徐建国呼吁,把厕所事业产业化。中国工程院多位院士也表达了同感,提出要充分发挥技术和方案创新对厕所革命的驱动作用,加大对厕所相关技术研发的投入,加强环境友好、节水节电、资源利用、安全卫生、便于管理的厕所技术和设施研发。同时,重点扶持有技术实力的厕所设施生产商的发展,选择典型的农村地区和中西部地区,支持建设一批厕所革命示范工程,带动厕所革命关联企业的科技进步和发展壮大。
  “几年前,马桶盖在日本脱销的新闻四处可见,而它的最大购买者正是中国人。可见,围绕厕所的商机潜力有多大。”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表示,我国目前厕所相关的新理念、新工艺、新材料、新技术、新设备研发投入不足,技术创新不活跃,产业化进程仍然非常缓慢,支撑厕所革命的骨干龙头企业还有待培育,关联产业亟须发展壮大。
  吴丰昌表示,要利用现有技术,形成相关的技术标准,推动产业发展。“改厕要像做高铁产业一样,花时间花精力,做成品牌,打上中国标签,借助‘一带一路’向更大范围推广。”苗艳青建议,农村改厕的推动方式应该逐渐由政府主导转向企业主导。实现供应改厕原料、修建厕所、后续粪便管理等方面的一条龙服务。当然,补贴部分仍然由政府支付,剩余部分由企业想办法,降低厕所修建成本,建设出适合农村居民使用的方便厕所。政府由原来考核各级爱卫办转移为考核企业,改厕职能转变为宣传教育和监管。
  徐建国提醒,把厕所做成产业,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社会广泛参与,革命才能成功”。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