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

农村厕所革命迎来大气候(上)

2018-02-27 11:12:07 来源:健康报
  □首席记者 姚常房 本报记者 杨金伟
  ■不同人眼中的厕所革命
  近日,记者在山东、河北、浙江、江苏等地采访发现,厕所革命正在改变着农村的风貌和农民的生活,每个人都能说出近年来厕所的变化。
  “厕所革命就是把厕所打扫干净呗。”近日,家住山东省东南部某村的老袁,正站在梯子上给自家厕所搭屋顶。“现在要建设新农村,厕所当然得有个样子。”老袁说。
  对拥有千岛湖的浙江省淳安县来说,厕所革命的任务之一就是要把公厕打造成功能完善、环保先进、新颖美观的“景点”。各乡镇根据自身发展定位,融入乡土元素,打造“一厕一景”。比如“毛竹之乡”大墅镇的公厕就是一个“毛竹屋”。
  “改厕就是要消灭蝇虫滋生地,减少疾病传播,为下一代人拥有绿色环境着想。”河北省衡水市冀州区爱卫办主任张文选这些年一直在跟户厕较劲。2000年,冀州区爱卫办开始了改厕工作。现在,一些村子已经改死坑为坐便器;有的村还利用真空集便器,收集厕所粪便,一部分分流到沼气池,一部分分流到污水处理厂。
  在近日各地召开的地方两会上,很多代表和委员将焦点对准农村厕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委员张晓平建议,推进新疆农村厕所革命要突出重点,中小学校、幼儿园和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的厕所问题要优先解决。
  “首先,这是一场理念和卫生意识的改变,居民、政府、社会都需要理念和意识的改变和重塑。其次,让农村居民愿意为厕所投资。第三,政府对于改变农村环境卫生状况,不仅要倡导,更要投资,起到领导者的作用。第四,社会或市场要搞好技术创新和价格控制。”从2009年就开始关注农村水和环境卫生的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苗艳青,8年多来从没停止过对农村厕所的调研,她眼中的农村厕所革命层次更多。
  “要通过厕所革命推动卫生革命,提高国民特别是广大农民的卫生文明水平。”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建国对厕所革命充满期待。
  ■厕所早已悄悄在改变
  20世纪50年代,爱国卫生运动开始之初就提出建厕所、管粪便、除四害。20世纪90年代,改厕工作更是纳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卫生改革与发展的决定》。2014年10月,全国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正定县召开全国农村改厕工作现场推进会。《“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力争到2030年,全国农村居民基本都能用上无害化卫生厕所。(下转第4版)(上接第1版)
  政策上的传导,加速了现实的改善,农村厕所革命的健康效益、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逐步显现。国家卫生计生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截至2016年年底,全国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已达80.3%,东部一些省份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达到90%以上,改厕产生的直接经济效益投入产出比为1∶5.3。一项在广东省湛江地区对改厕工作经济效益的研究显示,改厕后节省相关疾病医疗费用13万元,改善环境产生扩展效益300万元。安徽省3个县的改厕项目研究表明,卫生厕所对粪便无害化处理比旧式厕所明显提高肥效,增加了农户的经济效益,折合成人民币每年每户约为50元,此外每年每户可以减少医疗费用50元。
  2009年~2011年,中央财政共支持建设1105.37万座无害化卫生厕所,在调研的442个改厕项目县中,粪口传播性疾病发病率从2009年的3.75/万人降至2.22/万人;痢疾发病人数下降35.2%,伤寒发病人数下降25.13%,甲肝发病人数下降37.34%。
  值得一提的是,农村在改厕过程中已经开始探索闭环生态链的构建。河北省衡水市岳良村村支书冯国朝称,村里320户人家,家家户户都采用真空厕所。真空管网的收集方式,无需村民淘粪坑。部分区域村民家庭的粪尿重污水单独收集,高浓度的粪尿黑水被储存在泵房附近的黑水管内,可直接作为农家肥使用。他说,当具备规模效应后,真空管道单独收集的粪尿资源,可合并农村的禽畜粪便、有机废弃物、农作物秸秆等,发展小型区域有机肥产业,支持有机农业发展。
  ■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突出
  “改厕进行了这么多年,但是对全国来讲,依然不平衡;对中西部地区来讲,还是不充分。”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举例指出,江苏有些地方农村,已经配备了负压的节水坐便器和厨余垃圾的集中回收,但是西北一些地方,还是户外的旱厕。中国工程院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还没有针对不同自然环境和发展水平推进厕所革命的具体目标和行动计划,也缺乏对自然条件恶劣(如高寒地区)、缺水缺电、无下水管网等地区因地制宜的厕所技术方案。
  据悉,冀州根据本地区财政状况以及村民承受能力,从国家推荐的几种改厕方式中,挑选出最经济实惠的方式,材料也改为相对便宜的合成塑料。即便如此,“每户全程下来造价仍要500余元,包含两个瓮、便器以及人工费。”张文选说,一个村子500户,中央投入改厕专项资金1万元,平均每户20元,缺口部分就要向区财政申请。如果财政没钱,那么就只能能改多少就改多少。“改变以往死坑式的厕所,靠国家扶持基本可以完成,但如果想达到更高标准,建成完整的链条,投入就会翻几番,光靠国家远远不够。”张文选说。
  苗艳青在调研时发现,不少地方往往忽略了卫生厕所使用后续产生的一些问题,不少地区对于农村粪便的处理仍然是储粪池满后,农民自己想办法挑着倒进田地。但是对那些不耕种田地的,粪便处理就成了问题。“大规模农村厕所改造只是近几年的事情,粪便处理问题并不明显,再过几年,将变得十分突出。”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