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送健康理念比送技术更要紧

2018-02-07 01:15:17 来源:健康报
  □特约记者 杨静
 
  在全国居民年均就诊次数5.6次,京沪居民年均就诊次数超过10次的情况下,你是否可以想象,在我国的西北边陲新疆,一个塔吉克族儿童要顶着高烧徒步8天从县里跑到市级医院看病;92岁的老汉患白内障失明却找不到手术医生;26岁的维吾尔族姑娘因为一颗蛀牙长期不治疗导致面部皮肤溃烂?
 
  日前,当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仁济医院、新华医院、第九人民医院、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等知名三甲医院的专家赴南疆喀什地区进行义诊时,这些在上海医院挂号费超过200元、预约排队常常需要几个月的专家,多数时候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现在才看病,太晚了。”新华医院儿科主任钱继红在喀什市巴楚县一个居民小区里义诊时,遇到了3名唐氏综合征患儿、1名脑瘫并发脑肿瘤患儿。“这些病,大城市妇女都可以通过早期产检、筛查避免,但在这里,妇女没有产检意识,在家生产发病率太高。”
 
  “健康中国要让偏远地区的人民感受到。”上海交大医学院党委书记范先群是一名眼科医生。几天义诊下来,他发现,提升边疆地区人民的健康指数,最重要的不是给边疆输送多少高精尖的仪器、设备或者技术,而是先要教会民众如何看病,再教会医生如何准确地治疗常见病。
 
  这里更需要口腔科普
 
  喀什地区病人的一个相同点是,他们大多数在接受诊疗时并不确切知道应该到什么科室看病。以至于鼻子流血的到眼科看眼睛;心脏不舒服的到呼吸科看嗓子;脑子长肿瘤的到口腔科看了牙齿。
 
  莫嘉骥是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一名口腔修复科的医生,作为上海市第9批援疆医疗队员,目前他担任喀什二院口腔科的主任,按说为期1年半的医疗援疆活动中,他应该发挥自己在口腔修复专业的亚专科优势,专做种植牙。但一段时间下来,小莫只做了30多例种植牙术,一个月的工作量甚至达不到在上海一天的。
 
  那位26岁的维吾尔族姑娘就是他刚来喀什没多久遇上的。她找到莫嘉骥就医时,颌面部有一个很大的脓疮,经牙片检查,她只是长了一颗蛀牙。但因为长期拖延治疗,炎症突破面部骨头、肌肉,脓水溢出到皮肤外面,“其实问题并不复杂,我给她治好了牙齿,但骨头缺损却补不了,面部皮肤的凹陷疤痕也永远留下了。”这样小病拖着不治疗导致更大问题的患者绝非个案。莫嘉骥感觉,与把高精尖技术带到边疆相比,更重要的是把健康的理念带来。
 
  为此,在上海交大医学院的倡议下,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与喀什地区第二人民医院签订了共建“沪—喀口腔诊疗中心”,协议书显示“开展口腔科普教育”和“为喀什培养口腔科人才”成为协议的重头戏。莫嘉骥也决定借助这个中心,未来把一部分建设精力花到口腔卫生的普及工作上。
 
  抓紧时间把队伍带出来
 
  喀什二院骨科主任是上海第六人民医院的骨科骨干彭晓春,他在喀什的每一天,都在“算日子”,“不是计算什么时候可以回上海,而是在算我还剩多少时间可以把徒弟带出来。”
 
  彭晓春形容自己对喀什医生的训练是“魔鬼训练”,“临床工作中的各个环节,包括术前宣教、术中无菌、术后康复、材料使用、病历撰写等都需要规范;工作纪律不够严明,缺乏时间观念。”每天查房,彭晓春都要随机抽查知识点,并进行定期考试;手上功夫练好了,彭晓春还要求科室青年医生做主题演讲、申报课题;反复模拟假骨模型手术;术中带教,手把手讲解知识点。
 
  喀什二院急诊科主任杨之涛来自瑞金医院急诊科。他看到,喀什二院的急诊病人约有20%的重症患者急需准确处理,但由于缺乏标准化培训,这里抢救病人的给药方式还停留在上海10年~15年前的水平。因此,他直接为急诊科带来了美国心脏协会基础生命支持、高级心血管生命支持两套标准化培训课程。下一步,杨之涛将选出其中6名考试优秀的青年医生,培养他们成为上述两项课程的导师。实际上,喀什二院是喀什地区医联体的龙头医院,“喀什二院的医生学会了,他们成了导师,可以再教会10家县医院的医生。”
 
  打通边疆医生的上升通道
 
  崔勇是上海援疆医疗队队长,如今在喀什二院任常务副院长。见到前来义诊、慰问的新华医院党委副书记李劲松,他忙不迭地凑上前去,“今年我们能不能再送15位规培生到新华学习?”
 
  规培生,是指医学本科毕业后接受为期3年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医生。崔勇要送到新华医院参加规培的,实际上是喀什二院的年轻医生。喀什二院的规培生,能在上海交大医学院系统内得到“规培优待”。他们可以直接被送往上海交大各大知名医院接受规培。“每培养一名规培生,就等于给边疆送去一名靠谱的医生。”崔勇说。
 
  陈晓欢现在是喀什二院肾病科的副主任,而在3年前,她还是一名呼吸科医生。肾病科于2014年8月在上海仁济医院肾病专家顾乐怡援疆过程中创建,像陈晓欢这样的医生被从各个科室挑选出来,先在本院接受上海援疆医生的培训,再被送到上海的医学院读研、培训。
 
  如今,肾病科已经成为南疆医学界的一个传奇——建科最晚,发展最快,3年间创下许多“南疆第一”。它还成为南疆唯一一家血液净化中心。“过去南疆的病人得了肾炎,有钱的病人就买上2000多元的机票去乌鲁木齐市透析,在那里租房生活;没钱的病人就只能放弃治疗。”陈晓欢说,南疆血液净化中心的成立,直接提高了本地肾病病人的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
 
  据悉,除了南疆地区,上海交大医学院始终坚持开展对口支援工作,在西藏、云南、贵州、青海、宁夏等偏远地区都活跃着上海交大医学院系统医学专家及青年医生的身影,持续不断地为缺医少药地区的人民送去先进的医疗技术和健康理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