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 > 正文

跨省就医 他们仍怀焦虑

2017-12-07 07:03:26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12月6日,北京市普仁医院门诊大厅内的告示牌上张贴着《异地来京就医患者住院持卡结算告知书》。本报记者张丹摄
□本报记者 叶龙杰
当前,跨省异地就医结算工作已经进入全国联网时代,为确有需求的患者打开了方便之门。越来越多的人期待能够体验一把出院结算报销的便捷,然而在短暂体验后,不少人陷入理想与现实的摩擦当中,并产生焦虑。他们的焦虑为何而生?如何才能缓解?面对老百姓的诉求,跨省异地就医结算仍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
 
美好的愿望落空了
赵玲玉来自河北省保定市安国市,今年53岁,在北京市务工已有10多年。在北京某大型医院,结束与记者的交流后,他背着包,提着装满各种生活用品的袋子,转身混进人流中,向住院楼走去。此前,在住院窗口,他刚给80岁的父亲办理了入院手续。
当天上午,赵玲玉退了租住的房子,“太贵了,付不起”。他说,给父亲治好病后,就要回老家了。他谋划当晚睡在医院大厅,让陪侍的两个儿子留宿在医院门口的麦当劳。
在办理入院手续时,赵玲玉交上了东借西筹的5万元现金。在老家筹钱的同时,他与安国市医保管理机构人员反复商量,最终在《基本医保参保人市外转院审批表》上填上了北京某大型医院的名字。
“我的手续是否齐全,能否出院直接报销?”把钱和审批表一同递进住院缴费窗口时,赵玲玉问道。然而,窗口另一边“试卡”后传来了否定的答案。原来,安国市的医保系统还未与这家医院联网,也就意味着赵玲玉只能依照以前的老办法,在父亲出院后拿着一大堆材料回安国市报销。
在这家医院出院结算窗口,来自山东省日照市的张工泉夫妇因为未获审批私自转诊,无法实现在出院时获得报销、以减轻经济压力的愿望。来自内蒙古通辽市的王昭贤陪伴父亲住院已有40多天。他的父亲接受腰椎手术后,由于糖尿病导致手术部位感染,迟迟不能出院。“心思全放在治病上,忘了提前向医保管理部门备案,只能回去报销了。”王昭贤掐灭烟头后说。
在江苏省常熟市一家老年人护理院,81岁的陈仁宝苦苦等待着从上海市寄来社保卡。陈仁宝年轻时在上海工作,退休后将户籍迁回了老家常熟,属于典型的异地安置人员。妻儿双亡后,他住进了护理院,已经3年半。“心脏不好,还有肺气肿,所以经常住院。”陈仁宝说,无依无靠的他,如今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在常熟获得上海市职工医保的直接报销,“年纪太大了再邮寄各种报销材料已经不方便了”。
在海南省海口市,保险销售员陈艳由于儿子需要照料,不得不让丈夫从湖北省襄樊市迁来一起居住。她的丈夫患有慢性肾衰竭,一直在老家接受透析并享受医保接近免费的保障。来到海口后,仍需每月透析2次,费用却由免费变成全额自付。“透析属于门诊,不能办理跨省异地结算报销。”陈艳说,她已咨询过襄樊市医保管理部门,结果让人沮丧。
在福建省福州市,当地居民李飞凡拨打了全国社保查询电话“12333”,对方告知他职工医保患者可以备案实现跨省就医结算,城乡居民医保患者还不能实现。在河北省香河县,当地基本医保经办人员面对询问时表示,网络还未联通,仍需等待。
 
直接结算不等于当场报销
除了等待之外,一些“意外”情况也影响了跨省就医人群的热情。
根据人社部规划,异地安置退休、异地长期居住、常驻异地工作和异地转诊4类人群,是跨省就医直接结算的主要服务对象。这些人员在跨省异地就医之前,须在参保地履行必要的备案手续。尽管已有文件要求精简备案手续、扩充备案渠道,但一些统筹地区在政策执行过程中仍有不小的“自由裁量权”,给部分患者带来烦恼。
在山东省寿光市,当地居民杨某回忆,11月其母患病,在当地无法治疗,他准备将母亲转到广东省深圳市医治,却遭到当地医保管理部门拒绝。他们给出的意见是,杨某在广州市工作,因此其母只能转往广州,不能转往深圳。在北京市,一些跟随子女居住的老人表示,参保地在给老人备案时要求提供北京市的居住证,然而居住证需要在北京居住6个月以上才能申请。
一些患者甚至主动要求退出跨省直接结算。根据人社部统计,当前北京市所有三级定点医疗机构均已开通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记者在多家医院观察到,现实当中的直接结算并不等于当场报销,出院患者仍需在北京等待3天~7天的时间,才能完成结算签字手续,拿到报销款,一些患者为节约食宿费用自愿退出。一家医院的工作人员表示,之所以存在时间差,原因在于报销款由医院垫付,如果患者在参保地存在欠费或斗殴致伤的情况,按规定不能报销,而这些“意外”情况需要在院方完成医保审核并触发报销端口时才能知晓,这需要时间。
此外,当前跨省就医直接结算工作覆盖的是住院人群,对一些未达到住院条件但患有慢性疾病的老人而言,报销并不便捷。以北京市城镇职工医保为例,2017年,该市规定退休人员门急诊年费用超过1300元的部分,可在定点医疗机构获得85%的报销。随着京津冀一体化,越来越多的老人选择到北京之外的城市养老。“为了看门诊专门跑回北京太累,但不回北京,门急诊报销问题如何解决?”一位老人发问。
 
联网这道门槛要接着跨
种种现实问题,加剧了老百姓对于当前基本医保跨省异地就医结算的焦虑情绪。
让信息多跑路、患者少折腾,是跨省异地结算工作的出发点。从2016年开始,无论是人社部管理的城镇职工医保、城乡居民医保(城镇居民医保),还是国家卫生计生委管理的新农合,都将之作为一项利民举措大力推进,两个系统都已在今年9月之前实现了全国联网运行。
人社部统计,全国联网的异地就医结算系统已全面联通所有省份的400个统筹地区,覆盖职工医保、城乡居民医保各类医保制度。截至11月15日,在全国所有省级平台、所有统筹地区均已与国家异地就医结算系统对接的基础上,全国跨省定点医疗机构增加到7801家,90%以上的三级定点医疗机构联接入网,超过80%的区县至少有一家定点医疗机构可以提供跨省异地就医住院医疗费用直接结算服务。
异地看病出院报销,确实让越来越多的外地患者享受到便利。根据上述北京某大型医院的统计,当前该院的外地患者中,90%能够办理出院直接结算手续。赵玲玉的父亲属于剩下的10%,仍需等待医保信息系统的联网,才能跨过这道门槛。
“而在90%可以办理出院直接结算手续的患者当中,仍然有10%的患者最终无法直接报销。”这家医院的工作人员表示,当前该院联接的是国家异地就医结算系统,并未与各个统筹地区直接联接,当患者办理入院手续时,该院只能查询到是否可以直接结算,而当患者出院进入结算环节时,由于报销端口不匹配会导致约10%的人不能走完流程,仍需回乡报销。
“对还未实现直接结算的地区,正在加大督导检查的力度,我们也在收集各方的反馈情况,以期不断完善。”在近日召开的一场学术会议上,人社部社保中心负责相关工作的人士表示,异地就医结算系统由国家、省、地级市3级平台构成,不排除地级市与所属区县的联网还未完成,这将是下一步工作的重点。
在由人社部社保中心提供的直接结算趋势图上,可以看到当前实现直接结算的人数在不断增长。2017年1月,仅有1人次实现直接结算;2月已有68人次,7月增长到15902人次,9月已经跃升到46316人次。由这些数据所连成的折线,宛若不断攀升的火箭,轨道越来越直,速度越来越快。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