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 > 正文

聚焦医用耗材(2)

耗材经销领域的灰色空间

2017-12-06 00:54:18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记者 刘志勇
 
  违规生产、非法使用发票、哄抬价格和垄断、耗材回扣等违法违规行为是造成当前医用耗材市场秩序混乱的重要原因。根据前期调研结果,国家卫生计生委在政策解读中做出这样的判断。医用耗材流通领域的积弊由来已久,混乱的销售环节滋生出了很多“歪门邪道”。今年8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发改委等9部门联合印发《医用耗材专项整治活动方案》明确,将核查各省(区、市)医疗耗材集中采购流程、制度及有关配套建设,剑指流通环节各种不正之风。
 
  ■搞定一家医院就能成为一级经销商
 
  “同一批准文件下悄然生出多个不同型号的产品;销售环节采购集中度低;临床超范围、超需求使用、变相多计收费。”一位医药政策专家表示,“总体而言,医用耗材产业链条上的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一些怪现象,实质就是相关利益共同体维护其非法利益空间”。
 
  同药品类似,我国的医用耗材同样受制于体制机制等大环境的“先天不足”。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药品政策与管理研究中心陈昊表示,即使是世界500强的医疗器械、医用耗材企业,其营销模式也一直是通过数千个一级经销商覆盖全国市场,甚至同一家企业在同一家医院会设立多个一级经销商。
 
  真的有必要设立这么多一级经销商来服务市场吗?骨科耗材、心脏支架等个别医用耗材,因在临床使用中具有明显的个体差异,经销商需要备好不同规格的产品,甚至准备专用手术工具箱、提供跟台服务。“这些产品需要提供特殊的临床质量保障服务,一级经销商直接覆盖到医院尚有一定道理,但此外绝大多数种类繁多的小型器械、耗材、诊断试剂等,并不具备服务的属性也从未提供过任何临床服务。”陈昊表示,事实上站在大企业数千个一级经销商背后的,只是数千个自然人、个体户、小公司,“他们成为一级经销商的最大资本,就是能够打开医院市场”。
 
  “只要能搞定一家医院,就能成为医用耗材一级经销商。”一位销售代表的表述印证了上述业内“游戏规则”。这位销售代表说,二八定律在耗材销售领域体现得格外淋漓尽致,“我们集中精力只做普外和泌尿两个科室,每个科室培养两个销售小组,抓住核心只做几个医生,就能妥妥地完成公司定的销售任务”。
 
  ■“底价包销”催生市场“奇迹”
 
  专家表示,即使是知名跨国企业,在最初选择国内一级经销商时也不会考虑资质、能力、信誉等一系列门槛要求,最大的门槛就是能够搞定医院,这也直接导致我国医疗器械、医用耗材流通领域多、小、散、乱的混乱局面。来自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2016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尽管市场规模只有药品市场的约1/4,但我国医疗器械、医用耗材相关经营企业数量却多达18万余家,是药品经营企业的13倍。
 
  在这样的行业环境和基础之上,几乎所有在中国市场销售产品的医疗器械、医用耗材生产企业,普遍采取了曾在药品行业风靡一时的营销策略——底价包销。陈昊表示,在底价包销模式下,医用耗材的最终零售价由经销商产生,而生产企业连“建议零售价”都不曾有过,“这种情况在国内企业身上更是变本加厉”。
 
  “底价包销的营销模式,最大限度调动了覆盖市场终端者的积极性,使其不遗余力‘开发市场’;甚至出现了一家三级医院对应上百个耗材结算账户的‘奇迹’,令人匪夷所思。”陈昊表示,在这样的营销结构中,相关各方都不会真正关心产品的临床效益、质量管控和风险管理,“而这原本是生产企业应尽的义务,流通企业需要共同承担的责任”。底价包销的营销模式,还极易造成典型的“医疗—产业合谋”现象,导致“异型品规在临床上层出不穷,同一产品冠以不同名称的比比皆是,巧立名目单独收费的也不少见”。
 
  一位熟知行业情况的医用耗材采购领域专家同样表示,我国医用耗材领域生产企业水平参差不齐,年销售规模从几十万元到几十亿元不等;“比这个更值得关注的是销售经营企业,大多是个体户,既做销售又做配送,对临床过度使用医用耗材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药品对于患者来说可以看见手里的实物,也可以进行比较,而器械和耗材的相关信息患者却无从知晓。”上述专家表示,与药品相比,医用耗材领域的信息透明度更低,灰色利益空间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也导致医用耗材价格虚高更能损害患者和医保基金的利益”。
 
  ■集中带量采购遭遇壁垒
 
  在混乱无度的市场环境下,为了维护和提升自己的市场份额和利益,生产环节乱象频发。前述专家告诉记者,医用耗材行业具有较强的专业性,产品根据临床反馈而更新迭代的速度远快于药品;但也有不少生产企业采用不断改变医用耗材的材质、形态等手法,推出一些并没有实际临床意义的所谓改进产品作为新产品向临床销售,“有些产品连注册文件都没有,同一个注册证号对应多个产品,甚至注册文件与实际产品完全不符”。专家进一步指出,甚至有企业将生产注册时的一整套医疗器械,在销售时拆分成多种医用耗材,“不了解内情的人很容易被蒙”。
 
  此外,在临床使用环节,医用耗材该用不该用,用什么品牌、什么规格,使用多少数量,并没有相应的评价体系和明确的标准、规则。“使用一个吻合器需要花费数千元;而使用一套人工关节动辄就要数万元甚至十几万元,最终如何决定全凭医生的临床经验和职业操守。”专家表示,面对混乱的环境和巨大的利益诱惑,有临床医生滑向腐败,加剧了医用耗材的过度使用。
 
  事实上,医用耗材领域的乱象早已引起政府部门的关注。2012年,卫生部、国务院医改办、国家发改委等6部门联合印发《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工作规范(试行)》,明确提出血管介入类、骨科植入类、起搏器类等十大类高值医用耗材,须开展以政府为主导、以省(区、市)为单位网上集中采购,所有县级以上公立医院必须全部参加集中采购。
 
  对高值医用耗材省级集中采购的落实情况,也是此次9部门联合整治的重要内容。“大多数省份开展了挂网阳光采购,将高值医用耗材的采购行为集中到了网络平台;但真正开展由政府主导集中招标采购的只有少数几个省份和城市。”前述专家表示,同样的产品不同的名称、同样的名称却不是同一个产品,同样的产品也可能衍生出复杂的型号,“人为原因造成的混乱大大限制了竞争、制造了壁垒,正是由于医用耗材生产、购销环节各种具有隐蔽性、欺骗性的‘怪事’,给集中带量采购制造了困难”。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