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 > 正文

取消窗口挂号有新问题待解

2017-08-03 12:46:01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实习记者 杨真宇 实习生 谢洁馨
 
  今年年底前,北京市将在全部22家市属大医院实施非急诊全面预约,取消现场窗口挂号。北京其他大医院也纷纷拉开了全面预约的序幕。从传统寻医问诊途径逐步向信息化手段靠拢,本意是让老百姓看病更加便捷,但记者近日采访时发现,取消现场窗口挂号产生了若干新问题。
 
  老年患者犯了怵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各大医院开放的预约挂号渠道众多,包括“114”电话预约、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窗口预约、手机App预约和微信预约等不同形式。但一些老年患者表示,传统的电话预约挂号和现场窗口挂号还是首选的看病方式,他们对其他挂号渠道所知甚少。
 
  “‘114’挂号还是儿子告诉我的,微信还没研究明白。”在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门诊大厅里,前来就诊的张阿姨告诉记者,电话挂号最省心,之前就诊记录的基本信息也都存储在系统里,只要提供姓名、时间、医院科室就行。张阿姨说:“我还是习惯跟人打交道,对着电脑和手机,不明白的门道太多,问也没地方问。”
 
  7月21日,阜外医院取消现场窗口挂号,实行所有门诊号源预约就诊。高大爷之前并不知道取消窗口挂号,有“经验”的他带了一把简易凳子,以便排队时可以歇歇。发现变成预约挂号后,高大爷犯了怵,“有时候好不容易轮到自己,还不会操作,后面排队的患者催我,让我去看看门口预约挂号的宣传图,看懂再来挂号”。高大爷无奈地说。
 
  但对大多数中青年患者来说,预约看病很便捷。在外企上班的白女士通过微信“京医通”平台轻松挂上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眼底科的专家号,“一说是同仁医院的眼科,脑子里浮现的就是排队到天明的景象,现在通过手机就可以实时查询号源,不用再盲目排队了……”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大多数年轻人对于全预约挂号持赞成的态度,认为此举省时省力又透明。
 
  黄牛党傍上“互联网+”
 
  杜绝倒号、黄牛号是取消窗口挂号的目的之一。记者走访的多家医院,并没有看到黄牛的身影,非急诊全面预约似乎断了号贩子在医院门口揽客的财路。然而,记者调查发现黄牛倒号的阵地已转至网络,通过一些第三方软件,依旧有许多“黄牛党”在高价兜售专家号,主要客源对象依旧是老年人群和外地人群。
 
  有统计显示,2015年,北京市医疗卫生机构总接诊人数达2.35亿人次,其中三成以上为外地患者,而且相当一部分患者冲着专家号来的。从河北省来京看病的王先生告诉记者:“外地人来京看病,看的都是‘难病’,而且大老远来的,看上专家才算没白来。”当记者询问他是否知道医院取消窗口挂号时,他表示是通过电话预约挂上专家号的。王先生笑着说:“如果电话挂不到,就找网上黄牛。”
 
  让人吃惊的不止于此,非急诊全面预约以来,一些挂号软件打着“互联网+”的幌子把倒号生意张罗的红红火火。记者在手机应用商店里下载排名靠前的某挂号软件进行预约挂号,输入信息后,软件显示记者可以挂到阜外医院当天任何一个专家的号,只需缴纳标价293元的“初级挂号导诊费”。这笔款项后面的括号里醒目的写着“不包含挂号费”。那么这笔导诊费到底是何来头呢?
 
  记者立即通过该平台的在线客服进行询问,对方的自动回复显示,“初级挂号导诊是指,挂好号后,有工作人员电话联系您,给您讲解就诊前的一些事项”。当记者继续追问,都是哪些相关事项时,对方显示,“支付成功后,您可根据短信上的时间去医院取号机上自行取号或者窗口取号”。记者打开应用商店里其他使用者对软件的评价时,几乎均是好评。记者继续往下浏览,发现这样的软件竟然数量惊人。随后记者又下载医院推荐的官方挂号平台,这里显示只能挂到下周二的专家号。
 
  编后
 
  随着互联网和信息化在医疗机构中的不断应用,医院的就诊流程和医疗服务愈加变得便捷而有效。但“互联网+”带来诸多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新问题。互联网只不过让黄牛党换了一个更加隐蔽的倒号形式,并没有从根本上堵住倒卖号源的问题,甚至山寨App所能“盗取”的号源比官方渠道还要充足。网络预约也让那些习惯现场挂号的老年患者一时不知所措。“互联网+”作为改善医疗服务的工具,并不能一劳永逸解决所有问题,充分利用信息化手段的同时也要积极应对发展中出现的新问题。
 
  比如,如何让老年人顺利预约挂号,服务不但要到位,更要下延、前伸,在与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分级诊疗有机结合的基础上为老年患者打开便利之门。同时,打击黄牛党也要手段更新、技术升级,不给他们可趁之机。此外,在开通医保异地结报,以及跨省的综合医联体、专科医联体组建的基础上,建立让外地患者顺利转诊的机制。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