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发现乱收费不能仅靠常识错误

2018-07-21 06:02:27 来源:健康报
  □秋实
  刘先生说,父亲出院后,他被住院费用结算统计表中的336次、共计1008元的重症监护费弄傻了眼。没住重症监护室,却被莫名多次收取重症监护费,刘先生感到蹊跷。(7月19日《华商报》)
  收取重症监护费的前提倒不是是否住了重症监护室,而是是否实施了重症监护项目。但恰恰在服务项目方面,科室给出的解释无法自圆其说。他们认为,这位患者处于高龄,生活难以自理,得到了生活方面的一些照顾与服务,例如翻身叩背,定时按摩双下肢,每天严格进行护理床头交接班、测量生命体征并记录、进行护理常规操作等。这解释至少存在两大漏洞:其一,高龄不是收费的理由,而生活护理又不属于重症监护,用高龄和生活护理来解释收取重症监护费,属于张冠李戴。其二,翻身叩背和按摩下肢应归于防褥疮护理,属于基础性护理。床头交接班、测量生命体征等,属于等级护理(即一级护理、二级护理等),这些服务的收费已列入等级护理当中,单独拿出来再次收费,就属于分解重复收费。这个科室的确存在乱收费现象,医院对此事的定性与处理也证实了这一点。
  此事值得称道的是,对乱收费起到监督作用的,是患者家属。通常情况下,患者和家属对医学知识缺乏基本了解,且获得相关信息十分不容易,他们对收费实施监督存在很大的困难,这次患者家属进行了一次成功监督,无疑值得肯定。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次成功存在很大偶然性,因为依据的是收费方面出现的常识性错误。假如乱收费不出现类似常识错误,而是编造得更加合理,家属或许无法发现其中的猫腻。
  患者和家属对于收费的成功监督,普遍依赖于常识性错误,只有当一天出现25小时、人已死但计费不停等常识性错误出现后,患者和家属才能找到费用监督的切入口,否则不合理收费就可能被专业性所掩盖,不能被患者和家属所觉察,这是患者在费用监督上面临的一大难题。这个难题若得不到化解,患者和家属这股极为重要的外部监督力量,就难以发挥作用。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