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时评 > 正文

“网络医托”医院该关就关

2017-09-05 07:30:43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邓海建
今年8月,记者以应聘为名卧底“东方起点公司”发现,该公司有3个部门各自负责为一家医院寻找患者资源,这3家医院分别是北京国康医院、北京京军医院和成都西南脑科医院。从联系患者到让患者住院,有人假冒慈善机构人员套取患者资料、有人假冒医生为患者隔空断症,最终将患者引向上述3家医院。(9月4日《新京报》)
传统医托“鸟枪换炮”也不是一两天了:他们应时而动地盯上了互联网,弄竞价排名、搞网络直播、玩远程诊疗……由于信息不对称,在“话务员”每单提成千元的利益链上,患者成为砧板上的鱼肉,被宰割,被分肥,被推向绝望的套路深渊。专业就医疗程,成了话术圈钱的把戏;“陪演”的大多数,恰恰是最需救治而家贫人善的那部分群体。
“网络医托”横行无忌,离不开几个要素支撑:一是患者信息。“公司每天将200名患者电话号码发给每位话务员”,那么,这些核心信息是如何泄露出去的,涉事公司又如何能轻松登录相关医院后台?二是医托忽悠。据称,一名没有任何医疗知识的新员工从入职到成为电话那头的“医生”,“一上午就可以搞定”。这种专业“网络医托”胆大心黑、善于忽悠,月入两三万元并非难事。三是院方苟合。相关公司设3个回访组,分别对应上述医院。记者找到一本“小儿脑性瘫痪”的话务部培训手册,手册上标注:北京京军脑瘫病医学研究院咨询部制。
骗子公司与无良医院是如何勾搭上的,有待市场监管和执法部门细致起底。但有一点值得反思:2015年11月,“东方起点公司”曾因虚假宣传被北京丰台工商局行政罚款5万元,这些钱与收入动辄上万元的敛财骗术相比,连隔靴搔痒都算不上,又如何能禁绝“网络医托”澎湃之心?
“网络医托”涉事医院大多是民营医院,这些医院在野蛮发展中僭越底线,甚至违法,已透支了太多医疗行业的公信力。本质上,“网络医托”和电信诈骗没有区别,这些医院趁早关了又何妨?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